孙学军
猴痘来了,如何科学应对? 精选
2022-5-23 07:34
阅读:3651

猴痘传播,科学家很担心,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1是这种病毒虽然可以人传人,但过去大部分都局限在非洲和非洲游客。很少有在非洲以外传播的案例。2是因为天花和猴痘有交叉免疫,但因为天花已经消除,40岁以下的人对这种病毒缺乏免疫力。不过对这种病毒不用过于担心,我们应对这类病毒有比较好的策略,疫苗完全不会如新冠状病毒那么难。

d41586-022-01421-8_21740422.jpg

Monkeypox goes global: why scientists are on alert (nature.com)

猴痘过去主要发生在非洲,但过去一周在至少11个非洲以外国家报告了120多例猴痘确诊或疑似病例。这种病毒在世界各地不同人群中出现,而这些人群通常不会出现这种病毒,这让科学家们感到震惊,并让他们竞相寻找答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流行病学家安妮·里莫恩(Anne Rimoin):“看到这种传播令人惊叹她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研究猴痘已有十多年。

1958年研究人员首次在实验室猴子身上发现了这种病毒,所以这种病毒被称为猴痘。人们认为这种病毒会从野生动物,比如啮齿动物传播给人类,或者从被感染的人传播。非洲平均每年发生几千例病例,通常在非洲大陆的西部和中部地区。但非洲以外的病例仅限于少数与前往非洲旅行或输入受感染动物有关的病例。仅在过去一周在非洲以外发现的病例数已经超过了自1970年以来在非洲大陆以外发现的病例数,当时首次确认该病毒导致人类疾病。这种快速传播让科学家高度警惕。

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病毒学家杰伊·胡珀表示,猴痘不是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SARS-CoV-2。它不会轻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而且因为它与天花病毒有关,已经有治疗方法和疫苗可以遏制它的传播。因此,尽管科学家们感到担忧,因为任何新的病毒行为都令人担忧,但他们并没有恐慌

SARS-CoV-2通过称为气溶胶的微小飞沫传播不同,猴痘被认为是通过与体液(如咳嗽唾液)的密切接触传播。胡珀说,这意味着患猴痘的人可能比SARS-CoV-2患者感染的密切接触者要少得多。这两种病毒都能引起类似流感的症状,但猴痘也会引发淋巴结肿大,并最终在面部、手和脚上形成独特的充满液体的病变。大多数人在不接受治疗的情况下,会在几周内从猴痘中康复。

519研究人员在葡萄牙上传猴痘病毒检测的基因组初稿但是纽约市伊坎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古斯塔沃·帕拉西奥斯强调它仍然是一个非常早期的草案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

从这一初步遗传数据中可以看出,猴痘病毒与主要在西非发现的一种病毒株有关。与在中非传播的毒株相比这种毒株引起的疾病较轻,死亡率较低——在贫穷的农村人口中约为1%。但是导致目前疫情爆发的毒株与西非的毒株究竟有多大不同,以及在不同国家出现的病毒是否相互关联,仍然是未知的。

回答这些问题可以帮助确定的突然上升情况下源于一个突变,使这猴痘病毒传播比过去更容易如果每个爆发痕迹回到一个起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流行病学家莱娜麦金太尔说SARS-CoV-2不同的是,猴痘病毒是一种相对较大的DNA病毒。SARS-CoV-2是一种快速进化的RNA病毒,其变种经常无法获得疫苗和先前感染的免疫。DNA病毒比RNA病毒更擅长检测和修复突变,这意味着猴痘病毒不太可能突然突变成为擅长于人类传播的病毒。

尽管如此,在人与人之间没有明显联系的人身上检测到猴痘,表明这种病毒可能一直在无声地传播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痘痘病毒研究小组负责人、流行病学家安德里亚麦科勒姆(Andrea McCollum)称这一事实令人深感担忧

与可无症状传播的SARS-CoV-2不同,猴痘在感染人时通常不会被忽视,部分原因是它会导致皮肤病变。麦科勒姆说,如果猴痘可以无症状地传播,这将特别令人不安,因为这将使病毒更难追踪。

另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病例集中包括年龄在20-50岁的男性,其中许多人是同性恋、双性恋。里莫恩说,虽然猴痘还不知道是通过性传播的,但性活动肯定构成了密切接触。麦金泰尔说,对于这种意想不到的传播模式,最有可能的解释是,病毒碰巧被引入了一个gmsm社区,并且病毒在那里继续传播。一旦完成流行病学调查,科学家将更好地了解疫情的起源和感染的风险因素。流行病学调查可能需要数周时间,并涉及严格的接触者追踪。

控制策略

自从20世纪70年代消灭天花(猴痘的近亲病毒)的运动结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密切关注猴痘。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疫苗接种,天花不再是一种威胁,公共卫生官员不再建议接种天花疫苗。麦金泰尔说,自从天花被根除以来,对这些病毒免疫力减弱或没有免疫力的人口每年都在增长。

从那以后爆发过几次。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十年来一直在与猴痘作斗争,尼日利亚一直在经历一场大爆发,自2017年该国报告了39多年来的第一例病例以来,已有大约500例疑似病例和200多例确诊病例。美国在2003年也报告了病毒的爆发,当时从加纳运来的一批啮齿动物将病毒传播给了伊利诺伊州的宠物草原犬,并感染了70多人。

然而,公共卫生当局对猴痘并不是无能为力。作为对生物恐怖主义的预防措施,美国等国家维持天花疫苗的供应,以及一种被认为对该病毒非常有效的抗病毒治疗。不过,这些疗法可能不会大规模应用,麦科勒姆说。卫生保健工作者可能会转而使用一种称为环接种的方法来遏制猴痘的传播将为感染猴痘的人的密切接触者接种疫苗,以切断任何传播途径。

根据到目前为止她所看到的数据,麦科勒姆认为,目前的疫情可能不需要采取除疫苗环接种以外的控制策略。即使在每天都有猴痘发生的地区,她说,它仍然是一种相对罕见的感染。

doi: https://doi.org/10.1038/d41586 - 022 - 01421 - 8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学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174-133975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