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京
女儿的书包
2019-10-6 10:58
阅读:1974
标签:教育, 课业负担

       女儿的书包,已经重达15公斤。她每天背着这个大书包,欢欢喜喜地去上学。她刚上初中一年级。

      老父亲看到了,心疼他的孙女,一个劲地埋怨老师。可我们知道老师的无奈,因为家长们都想让孩子考上好的高中。教育部三令五申,要减轻孩子的学习负担,因为诺贝尔奖似乎并不青睐这么辛苦的孩子们。

       于是我便思考,是谁错了? 

       第一个反应是,家长错了。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家长不该让孩子们挤高考这条独木舟。然而,家长不爱自己的孩子吗?教育部的领导比家长们更爱自己的孩子吗?我想不通。

        第二个反应是,老师错了。老师不该布置那么多作业,甚至开补习班。可是,初高中的老师们如此辛苦,还顶着被教育部批评的风险,图什么呢?我想不通。

        第三个反应是,教育部错了。可是,教育部三番五次,苦口婆心不让增加学生作业负担,不让开各种补习班,看起来没错啊。我真的是想不通。也许是家长们对自己的孩子太狠?

       出于对孩子爱莫能助的懊恼之心,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是我们的社会竞争太激烈了。当伟人过于伟大时,平民就会过于渺小。“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家长们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枯骨。

       这种现状有点儿类似于囚徒困境,但并非不可解决。在新西兰,教育部是这样解决学区房、课业重的问题的(也许是个人的片面理解):每年给各个小学排名,排名最靠前的小学,将减少政府拨款。这样做的结果是,几年下来,各个小学的教育水平、基础设施都差不多,家长们自然不必竞争学区房,孩子们也有充分的时间探索未知的世界,而不是天天埋头刷题。反观我们的做法,排名的目的是为了给好学校更多的资源,制造更大的不平等。当教育政策不是以公平为目的进行制定时,下再多减负的文件,也是徒劳。不过是在推脱领导的责任罢了。

      我希望,全中国每个孩子都能得到公平的教育资源(这其实并不难做到)。我希望,普普通通的孩子也能获得有尊严的工作。我希望,普普通通的老人也能领到一样的退休金。若能如此,中国人民的生活必定更加幸福和美好。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樊京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09373-120080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