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五?龙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CaiNiao 行踪常在云霄外,天下英豪我第一

博文

科研合作应该怎么讲诚信?

已有 12213 次阅读 2015-9-22 11:2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昨天我要贴博文《磁受体:齐天大圣的黄金罗盘》的时候一众朋友还不要不要的,后来大家激烈讨论了之后,我说对不起各位兄弟啊,我还是贴了。另一件请各位好友体谅的是,我已经尽量写的委婉,并且很顾及朋友的感受了。友情是私交,学术不端是公事,若因为我写博客各位对我有意见,这里我先表示道歉,并且恰当的指出,就算我不讲,Nature也讲了不是《Chinese scientists row over long-sought protein that senses magnetism》?

另一个事情是,上一篇博文只是个铺垫,主要是磁感知这个方向我并不熟悉,因此需要一点时间来阅读文献。这一篇则是我希望与各位分享并讨论的重点。

====================================================

前几天在科学网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清华北大论文抢发风波:两校疑认定该事件“违反学术规范”》。大致是说北大有位X教授发现了新的磁受体,文章还在投呢,清华一位教授已经拿着从X教授那里获得的实验材料抢先发表了。看到X教授的名字,我的第一反应是曾经某次开会的时候见过。后来想起来了,1010月在北京开某个会议的时候,的确是见过。那个会议很有意思,参会人员是邀请制,也有几个是自由申请的参加者。我印象中这个会议只有三个自由申请成功的参会者,包括他与我。因此聊天的时候,发现X教授做的内容与会议的方向基本不符,就纳闷说您咋来开这个会啊?X教授答:我来打酱油的。我说:密兔啊!咱那时候出道不久,X教授也是刚回国,青年PI们有多艰难你懂的,所以大家颇有共同语言,于是共同探讨了红烧酱油跟凉拌酱油的异同。

本篇先要讲的第一个问题是,至少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官方的结论出来,新闻报道不能作数。【此处因为友情省略若干字,请读者自行脑补】因此,最好尽快给出一个明确的、不拖泥带水的调查结论,要是有问题就赶紧开回家,要是没问题也请尽快出来公开声明,并恢复他人的名誉。

如何调查,怎么调查,以及怎么给结论,这不是本篇关心的问题。紧接着上一篇,本篇要讨论的问题是,科研合作是不是要讲诚信,以及应该怎么讲诚信。第一个问题估计没有争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清清楚楚写了“诚信”的,应当自觉遵守。第二个问题是今天讨论的重点,也正好是本月12日我们生信领域同行一起讨论的问题。因此本篇的观点也不全是我本人的,参考了诸多好友的看法。

第一,科学家要自律。科研工作很难搞,失败的多成功的少,而且单就生命科学研究来说,一般顶级的刊物都希望能做的非常的全面、非常的扎实,最好既有新的技术方法和平台,又有重要的生物学发现,还能在临床、医学等实际应用中有贡献,并且还得有相当的理论高度。考虑到每位学者的知识面都不是无限的,因此做非常完整的研究对每位学者的智力都是严峻的挑战,这就需要不断的学习与合作。做PI和当学生那会儿不一样,学生时代有精力,不会的东西花时间学能学的会,PI们一是忙,二是精力跟不上了,再想学习新的东西就很困难,想请人教那自然也不容易,你肯放下身段求助,人家也未必愿意搭理你。别人肯教,让你看未发表的工作,并且还愿意跟你合作,本身就是一种信任,你要上去就是一刀,那不真成农夫与蛇了吗?所以,实验材料啊,未发表的结果啊之类的,这些其实是可以分享的,而且很多很多学者乐意将自己的东西与他人分享。

例如抽雪茄的格瓦拉教授,先是开会的时候遇见了就好心的给建议,然后咱就派学生过去学,后来感觉研究系统不错,征得同意后就直接薅过来用,光质粒都不知道拿回来多少,至于未发表的结果,人家根本不在乎,随你看,看过瘾为止。后来感觉这一切都不太真实,赶紧跑去问老马,说有没有这么好啊?答:出了名的好啊,人见人爱的。所以国内学术做的好人品也超赞的学者其实是挺多的,你想要他的质粒,用他的设备,看他未发表的结果,很多时候口头承诺一下都是会答应。当然一般来说,对方会有些小要求,例如你不能随便把拿到的东西转赠他人,你拿别人的东西发表论文要先打个招呼,征得允许之后再投稿,人家未发表的结果你看了也就看了,搁自己肚里别乱说就得了。另一个问题是,咱中国是人情社会,人品的重要性并不低于学术,并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比较密切,大家互相认识,其中某个出了千,得,一顿饭的功夫所有人都能知道,红了当然是好事,但因为学术不端红了这估计以后就没法儿混了。基本的学术道德,一般来说学生们刚进实验室都要学习,没有开展过学术道德规范教育的不妨重视一下这个问题,现在国内学术不端的成本越来越高,出了千不要说功名利禄,就是想全身而退都很困难。因此,科学家显然需要自律。

第二,逐步建立完善的科研合作制度。例如看微博上有讲科研合作如果互相赠送东西,是可以签“材料转移协议”(Material Transfer Agreement, MTA)的,据说还有“版权转移协议”(Copyright Transfer Agreement, CTA)。这些都不妨可以尝试建立起来。这篇博文贴了咱得转给学院领导,看能不能也借鉴一下兄弟院校的经验。是不是必须得签正式的科研合作协议,这个可以看情况,你觉得靠谱就不签,不放心就签了。04年那会儿与丰丰合作,第二天他就拿了个书面协议让我签字,说是有话事先说清楚防止扯皮。后来觉得这个方法好,一般与人初次合作都是要白纸黑字讲清楚,例如第一作者怎么分,通讯作者怎么算,第一单位归谁,知识成果怎么划分,等等,完了之后大家签名,每人留一份作为凭证。例如去年还是前年咱跟同事打赌,做一个东西我赌他做不出来,他赌自己做的出来,谁输了谁就从华科东校区大门口裸奔到磨山公园的门口。学院其他朋友不相信,咱就把裸奔协议拿出来:签了名儿的。因此咱俩见面打招呼与众不同,张嘴第一句都是:你小子就等着裸奔吧。另外,有时为了让对方安心,咱也是要求签协议的,比如从格瓦拉教授那边薅质粒,人家是没有要求,但咱还是按规矩发了份签名的协议过去。当然非常熟悉的朋友之间一般就不必须签协议了,比如我跟胖子合作,也就是第一年装模作样签了份协议,以后就再也没签了。朋友嘛,有话好说。当然如果科研合作制度完善了,研究单位要求凡合作必须签协议,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第三,提高科研合作中出千的代价。千王之王那是电视剧,科研合作还是不要出千比较好。如果是无心之过,例如忘记了之前有合作协议,或者学生并不清楚PI们之间有协议之类的,这个一般朋友之间解释一下,诚恳道歉估计也能求得原谅。而且得尽快有些补救措施例如主动撤稿,或者至少要出个纠错讲清楚对方的贡献。小问题一般大家都不会计较,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是重要的科研成果,真要出了事儿一般就不会是记忆里的问题,可以肯定是在出千。大家搞科研这么久,就算智力不超常,也不会是弱智,大庭广众下出千,莫非真以为瞎念叨“你看不我见,你看我不见”大家就真的看不见?对吧?愿赌服输,既然出了千,那也别怨罚。

因为前一周众同行好友们正好讨论了这个问题,所以这里咱给出朋友们关于科研合作的一些建议,以供参考:

(1) WJW: 合作是一个相互之间深入学习、了解的机会和平台,对于合作应该抱一个积极的心态,关键是要衡量一下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问题。(2) PSL: 合作首先看人品,找靠谱的人,胸怀要大,真诚合作的人,如果只想合作就是不想给作者的不合作。(3) GAY: 双方都诚心想做出好的东西,发表好文章的,提前说好署名和单位的问题;一些很熟的朋友请求帮忙的,又不花多少时间,力所能及的就帮忙做了,不必计较署名的问题。(4) Shirley: 之前没说好的合作,若是很好的朋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要多做;如果要继续合作,关于如何署作者的事一定提前讲好。(5) WXF & ZY:合作方向匹配,产出数据多,最好同城同单位,事先分好作者;如果不是同单位,通讯作者单位说清楚。(6) LCY: 在合作之中要让合作方清楚自己研究部分的工作量。(7) 对于一个刚刚起步阶段的实验室,合作的重要性比较大。(8) 有时自己作不作为通讯作者不重要,但一定争取做该工作的学生的利益,要求共一作。

   最后,这个事儿无论如何影响会非常深远。一个比较好的处理方式是,不如借这个机会将科研合作的规范明确下来,因为“国内这些年合作都是口头协议,主要靠人品维系”,朋友老徐建议,“不论感情多好,还是领个结婚证比较靠谱”。其次,这件事情的处理可能正在走程序,需要一些时间,程序正义很重要,另外讨论科研合作规范也可能需要时间,咱也表示理解并期待最终的结果。再次,学术的问题,最好还是能够通过科学家们的协商、讨论和沟通来解决,你得相信有些学者是有理性的。最后,学者要有勇气。

学术不端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04304-922562.html

上一篇:少年班:来自天顶星的超级赛亚人们
下一篇:周期素:学渣的惊天逆袭【上】

29 赵美娣 陈楷翰 许培扬 陈南晖 郑文 王振亭 黄仁勇 孙学军 戴德昌 吴雷 武夷山 田云川 姬扬 陈亮 朱延平 刘立 黄健 金耀初 马兆武 邵鹏 姚伟 李毅伟 汪晓军 白龙亮 徐晓 陈冬生 fei763 biofans dachong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9 0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