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桂锋
母亲的教育观 精选
2022-5-13 10:19
阅读:5855

今天我能够在大学里做教师,与我父母的教育观念是密不可分的。特别是母亲对我的鼓励,与大多数农村妇女不一样,他能把我一步步的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直至读完博士研究生,直到今天在大学里面工作,都离不开母亲对我艰辛求学之路坚定不移的支持。


小学一至三年级是在村里上的。我的学习成绩很一般,那时父母没有对我的学习成绩进行过多的关注和辅导,从来没有因为学习成绩打骂过我。而且母亲只上过几天的学,也没有辅导的理念和能力,却让我无拘无束、自由的发展,天真烂漫的度过了3年小学。四年级和五年级是在另外一个村庄的完小上的。换了一个学习环境,我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起色。父母还是和往常一样,对学习成绩不感兴趣,只负责我的基本生活。


初中是在乡镇上读的。第一天来学校报到,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学校好大,人好多。第一回离开家,要在学校住上一周,才能回家,在当时是非常不适应和不习惯的。母亲把我送到学校,放下书包转身要走的时候,我真的想退学,跟着母亲回家,被母亲劝返了。班级里边有五六十个同学,一个都不认识,更增加了要回家的冲动。后来慢慢的跟同学熟悉了,也就习惯了初中的生活。母亲经常来镇上赶集,顺便到学校来看我,给我带点水果、油条之类好吃的东西,基本上每一个集都会来,我都提前盼望着。计算着那一天是赶集的日子,偷偷看着教室门口能否发现母亲的身影,有的时候老师讲课根本听不下去,大多数同学都和我一样的心情。就这样,在母亲的陪伴下度过了初中生活。到了初中毕业,部分同学选择外出打工,母亲坚决不同意我打工,而是让我继续求学,这对我的影响很大。


高中是在县城求学的。第一次是父母把我送到学校,顺便在县城西郊市场一起转了半天,买了些水果和罐头类的食品。母亲时常说,年轻的时候她经常跟村里的拖拉机来到县城,在各大商店、商场等进行闲逛,虽然不识字,却对县城的各个路口、各个商场还是比较了解的。由于高中基本是一个月放假一次,偶尔母亲一个人坐车来学校给我送吃的。有一次我记得非常清楚,中午12点左右放学后,母亲来到学校的餐厅没有找到我,然后又到教室里面去问,最后打听到我到了宿舍,又到了宿舍来找我,看到我在拿着一块大饼在吃,非常惊讶的说:“怎么没有吃菜呢?”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母亲说着说着就把从家里带来的咸菜等其他的菜和钱给了我,然后就回家了。还有一次,母亲从车站下车之后,舍不得花一块钱坐公交车,背着几十斤的玉米种,步行5公里左右来到学校找我,让我非常感动和惊讶。高中阶段学习成绩一般,没有考上大学,这个时候就面临着重要的选择。要么选择复读,要么外出打工。我记得当时母亲非常坚决的支持我进行复读,家里交不起复读的费用,就带我到亲戚家里把钱借好。这样我经过一年的复读,考入了当地的一所师范学院,这下可给父母脸上增了光,全村人都交口称赞,可能我是我村很多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后来我到省内的一所师范大学上学,在我的印象中,母亲就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这也是比较遗憾的。在大学上学时,恰好本村有人考上物理系,就让他父亲给我带来煎饼等家乡口味。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依靠助学贷款交齐学费。我记得当时母亲到各个亲戚家里借钱, 回家时非常沮丧,基本上没有借到。尽管如此,母亲还是坚定的支持我,依靠助学贷款,顺利完成学业。


2005至2010年在上海中国科学院硕博连读,当时家庭状况些许好转,非常遗憾的是,父母都没有来过上海。


2010年我毕业来到高校工作。2016年6月份弟弟带着母亲来过一次,唯一的一次在镇江给母亲过了一次生日。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母亲没有来过镇江。等到疫情好转的时候,我一定把父母接过来,好好让父母一起转转。


感谢父母对我求学路上的不抛弃、不放弃的支持和鼓励。


 

2022年5月8日母亲节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桂锋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723-133833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