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向云
古镇遐思
2020-10-23 09:45
阅读:2472

  我生长、生活、工作都是在北方,见惯了夏日暴晒的庄稼,以及绵绵秋雨后泥泞的乡间小路。自从到了南方后,经常是烟雨朦胧。每次碰到这样的天气,我就想:要是能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里去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一个人在湿漉漉的石板街上走走,那就好了。没想到,这种想法这么快就实现了。

前几天去余杭参加一个会议,会务组为了招待大家,把最后一次宴会安排在塘栖古镇大运河边的一个酒楼上。透过酒楼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在细雨中静静流过的京杭大运河,以及大运河上一座古老的七孔石拱桥。会上安排是,饭后直接回十几公里外的酒店。我想起了心里想了多次的愿望,这样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于是,会后和大家说了“再会”后,就开始了一个人的古镇行。




古镇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我在酒楼上看到的那个石拱桥。桥边有一座铜质雕像,拿着一卷书稿,我以为是苏东坡。毕竟苏东坡是名人,也在杭州做过官。大家都愿意在名人身上大把花钱,为自己贴金。到跟前仔细一看,并不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词人,而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宁波人,叫陈守清。当时运河上的这座广济桥,已经破败不堪,只能坐船往来两岸,时有过客落水溺亡。见此情景,陈守清发起募捐修桥活动,历时九年于1498年建成眼前这座石拱桥。如今,这座桥已经经历了五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仍然稳稳地安坐在大运河上,迎接四面八方的来客。看来,一个人无需做多大的事,只需要实实在在地做一件对别人有益的事,就足以让人尊敬。



过了广济桥,沿着运河边的石板小街道走不了多远,就看见一座码头。码头后面是水利通判厅遗址。这个通判厅是当时的浙江督抚胡宗宪修的一个官衙,负责捕盗、缉私、维持地方治安等。1751年,乾隆皇帝南巡到塘栖,得知苏、浙、皖三省中唯有浙江大灾后未拖欠钱粮,龙颜大悦,下令蠲免浙省地丁钱粮三十万两,并刻碑晓谕百姓。乾隆虽然贵为天子,但也没有保护他御碑的神力,还多亏了一位叫卢锦江的湖州商人,他于1927年购买了通判厅旧址,建起自己的私宅,并将乾隆御碑砌入墙体之中,才使乾隆御碑在战乱中得以幸存。不知道他当年盖房子的时候,心中是怎样想的?




通判厅后侧的指示牌,指向运河谷仓博物馆。跟着指示牌走,没有见到高大雄伟的建筑,却看到一篇花海,博物馆就在花海的下面。原来,塘栖自古就是运河漕运的一个重要节点,民国时是江南最有名的米市,水北街上还曾建有国家储备粮仓。购票后,乘扶梯深入地下,好像穿越了时空隧道一下子回到了史前时代。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原始先民使用过的石器,居住的洞穴。随着生产力的提高,谷仓开始诞生,进一步催生了农业文明、城市文明。由于时间关系,没能仔细探究。可以看出,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谷仓,内部结构和外观差别很大,但无不跟当时社会的生产力、当地的气候特征等密切相关。


花海下方就是博物馆


从博物馆出来,原路返回,再一次站在广济桥的石板上,望着桥下流过的运河水,不仅思绪万千。五百年来,桥下走过富丽堂皇的皇家龙舟,也走过苦难贫困的乌篷船。广济桥啊广济桥,如果让你对世人说一句话,你会说些什么?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郭向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232-125544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