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伯洪
影响力 精选
2022-11-29 13:24
阅读:4341

影响力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在国外留学时,我问教授什么是好的研究工作。教授回答说是“impact”,也就是影响力。于是我就一直记得“impact”有“影响力”这一含义。
       正在火热进行的世界杯足球赛,为什么吸引众多球迷观看?尤其难为了很多中国球迷,还要熬夜看比赛直播。主要原因是“影响力”。
       今晚23点08分神舟十五号载人宇宙飞船按预定计划发射,与中国空间站对接。为什么大众瞩目?也是“影响力”。
       前一阵子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张益唐教授,在aeXiv上发布了宣称解决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的证明,弄得Nature杂志都要报道,还是因为影响力。
       无论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还是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等,一个好的研究工作,肯定是有影响力的工作。
       什么是影响力?罗伯特·西奥迪尼(Robert B. Cialdini)在《影响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里说影响力就如同呼吸一样,既极其个人化,又普遍存在于整个人类世界之中。它无时不在。 拥有影响力的人,往往是社会中最有成功素质的人;每一个渴望成功的人,都应该注重自己影响力的修炼。这讲得太复杂,简单一些,影响力就是在某个领域,让某个范围的人认可、欣赏以至于信服的能力。研究工作的影响力也是如此,可用研究工作的同行认可度、社会接受度、公众欢迎度。影响力也是时间的函数,随时间变化,有些成果的影响力慢慢减退,有些成果的影响力则慢慢显现。在科技史上可以找出很多这样的例子。顺带讲一句,张益唐的数学研究工作能取得全世界影响力还真不简单,毕竟数学太艰深了。
       如何取得影响力?一个人在社会公众上取得影响力主要靠权威、宣传、以及为社会带来效益。一项研究主要靠研究水平。可是什么样的研究水平高?解决百年悬而未决的重大科学问题当然水平高,有影响力;能取得高质量的应用推广或成果转化,广为社会公众或市场认可,有影响力;能取得本领域同行广泛参考、并在基础上取得进一步深入,有影响力。所以,取得影响力是重要途径是人,人的广泛认可就是研究工作的影响力。因为人的认知有快有慢,所以研究工作有时很快产生影响力,立竿见影;有时过很长时间才有影响力,旷日持久。诺贝尔奖里面这样的例子很多。
       怎样评价影响力?既然影响力是时间的函数,所以评价影响力真是需要“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大浪淘沙之后,真金自然显现。可是现在对成果的评价需要“倚马可待”。于是乎,各种各样成果就催生出来了,里面的共性就是“数字”。所有的成果背后,都有共性的特征,就是数字都非常好看、表格都非常满。不能否认能在短时间把表格填满、数字好看的成果,确实存在有影响力的成果。但起码把需要长时间才能显现影响力的成果排除在外,等这些“慢成果”逐渐为公众认可时,成果的主人早就不在岗、不在职抑或不在人世间了。所以就有一些幸运者,很快出成果、很快被公认、很快有影响力,年纪轻轻就出名;也有一些幸运者,做出了“慢成果”,尚在人世间,成果也产生影响力。曹雪芹的“红楼梦”有影响力,但是曹雪芹本人在世时没有“享受”到自己的影响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曹雪芹还真是不幸。当然,更不幸的是研究成果一直没有产生影响力,影响力的“函数值”随时间变化基本处于零线位置。
       影响力是任何一个研究工作需要考量的指标,但是又是非常困难的考量指标。因为研究成果有时“无量可考”。有影响力的成果,真是可遇不可求。做出有影响力的成果,需要智慧、需要恒心,更要有平常心。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顾伯洪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9184-136577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