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落地,请问您看出了什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dazhong 得慧于老聃,取经自西天,欲知生死谜,弹指一挥间!

博文

给南方科大的教改支招——可考虑“宽进严出” 精选

已有 6505 次阅读 2011-6-22 17:17 |个人分类:科学之道|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南方科大, 中国教改

IMG_0001.pdf

 

给南方科大的教改支招——可考虑“宽进严出”

 

南方科大的教学改革试图以“去行政化为突破口”,全球揽才,自主招生,然而步履蹒跚,艰难地前行。在45名学生是否参加高考的问题上朱清时校长被架到了熊熊烈火上煎熬。文革后的恢复高考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重要措施之一——“神圣不可侵犯”!因此南方科大招收的学生们选择不参加高考被批评为“文革”式的改革。

不过笔者认为中国高教其实不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可以参照和借鉴瑞典读学位的体制——“宽进严出,这样既保证了人人受教育的权利,也保证了教学质量,还可以让杰出人才迅速完成学业,甚至还可铲除因急功近利导致的学术舞弊现象产生的土壤——不紧不慢,学术第一。

实现这一点,瑞典大体是这样做的(本文以下部分主要是以读博士学位的学生为例)。瑞典的博士资格答辩在学术上要求很严格,读博学者何时达到一定的学术水准,有关导师再决定学生何时作学位答辩,注册博士资格后三年、五年或十年、八年再答辩都未尝不可(当然注册之前,也可以有多种灵活的有利于造就各种人才脱颖而出的筛选)。因此女士可以从容地边生孩子边搞研究,男士也可以边工作边作学术探索并积累文章。这样的体制让学术成为做研究者的唯一追求,也使科学研究自动地成为日常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想当年与我一起获得博士学位的瑞典人有不少是50岁左右的医生或资深实验员。

下面给出的这张图片便是1996年瑞典林雪平大学博士学位颁发大会会议图册中的一页。在我照片的前后,那几位同年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的年龄从图中清晰可见:图中左面是学位颁奖领导,右面从上往下便是学位获得者。从上往下最上面的那位出生于1950年,当年45岁;接下来的第二位出生于1937年,当时已年近60岁。我是当年文革插队和洋插队耽搁了时间,40岁才获得博士学位,不过瑞典的学术文化教会了我以学术和科学真理为生命的唯一追求的心态。

总之中国人要学会以宽松心态,从容参加国际学术竞争,才能脚踏实地,潜心学术,有朝一日登上瑞典的诺贝尔领奖台。

本文题为给“南方科大的教改支招”, 希望也对中国的教改有益,看到陈安老师最近的博文“这才是最牛的导师”中那个8年未获答辩的学生心情很着急,希望这篇短文也能够给她一点缓解和安慰。

从更深的层面来看,南方科大引发的这场教育改革大辩论,实际上也是当今中国对整个社会风气进行反思和改革的绝佳契机!其意义之深远不亚于当年邓公对经济实行改革开放的大手笔!30年了,中国人在政治、经济、文化、体育上站立了起来,现在是到了在科学教育领域成熟起来,站立起来的时候了!

 



关注南方科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405-458070.html

上一篇:科学网又封了一个账号?
下一篇:水漫京城,谁是真正的肇事者?

19 刘洋 王涛 陈安 高建国 李宁 刘广明 曹聪 丁甜 唐常杰 谢鑫 许培扬 王号 蒋永华 杨正瓴 刘圣林 杨金波 xqhuang zengfeng ghzhou567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15: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