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云灿
科研十年路(12)校友(年度回响)
2010-3-21 12:55
阅读:8729
标签:科研十年路

校友(年度回响)

 

-------------------------------------------------------------------------------------

 

注:本人十分感谢各位朋友们不断来信和短消息问候。在各个时期,科学网的游客读者也不断来信和来电问候。本人真诚地表示衷心感谢。

但是,请不要再来信和来电,恕我不能够一一回复——一则,太忙,我真的没有时间;二则,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我想尽快地彻底忘却那段黑暗的日子;三则,我已计划着逐渐淡出这个博客。

现在,谨挑选出3个年度的有代表性的3位中山大学校友(我的学生辈儿)的来信,拟为示范公开回复共同的关心和挂念。谨此公开答谢所有善良的朋友们。

 

-------------------------------------------------------------------------------------

 

 

(一)2008,那场雪

http://yongaimei.blogcn.com/diary,13159670.shtml

 

艾云灿老师:

    您好。我市廣州日报社的记者。我知道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您很不愉快。甚至会带给您愤怒。对此,我表示理解,甚至我会对网上的不理性的言论表示不理解,毕竟这是在没有弄清情况的条件下发言。因此,网友的态度似乎并不能代表真正的舆论方向,甚至也更不能代表媒体的意见。

    因为媒体追求的是真相。

    在众说纷纭中,一直没有听见您对这件事情的回应。尽管这样可以规避舆论,但似乎也使您自己在舆论中面对更多的谴责,我相信这并不时您自己希望看到的局面,这也不符合您的切身利益。

    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听听您对这件事的看法,甚至对您自己的伤害,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中,谁都不会成为赢家。但我相信如果拥有更多的澄清会减少对您的   伤害。

    这也是我们的想法。

    如果不会带给您更多的困扰,您可以通过邮件联系我。

    静候您的回复。

                                                        广州日报 徐静

 

 

 

尊敬的徐静记者,您好:

 

谢谢您的理解和善意。

 

您不难发现,由于我们的声音的缺位,造成了舆论的一面倒,主要是根据网络言论加上自己的猜测来发言。

我注意到在现有的报道中,只有您是比较中立的。您的职业操守和善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由于目前广大网民和不明真相的人们,被少数一面倒的描述所指引,再加上他们自己对现实的各种不满,发泄到我这个符号性的事件上来,我的确很难过。但是表示理解,由于我和我实验室的学生采取集体沉默方式,配合学校调查了解工作,没有及时与舆论界沟通提供事情真相,可能客观上造成了更大的误解。

现在,我还不能公开澄清妖魔化的东西,因为我首先要保护的是具体学生的个人和家庭隐私,而不是急于为自己辩解。可能在时间平息事件,冷静回归人性的时候,事情的真相已经逐渐在善良人们心中开始显现时,才是我们可以冷静下来谈谈事件的象征性意义和深层启发性,要比谈谈事件的是非曲直本身更有意义。

谢谢您。

艾云灿

2008-1-5

 

 

(二)2009,那个冬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XXX" <已经过处理>

To: "艾 云灿" <Lssayc@mail.sysu.edu.cn>

Sent: Saturday, December 05, 2009 12:57 AM

Subject: 意想不到

 

敬爱的艾教授:

您好,请原谅我没有看书,晚上回到家又忍不住看您的文章,和您的那件事。意想不到两个问题,一个是您的坚强,我真的觉得您很英勇!还有力量去捍卫您的权利,还可以写什么道歉信。你知道原来网上有个您的吧,不过骂人的话很难听,您不要再去看了!若是我,可能休息,去旅行一两年。或者遁入空门,了此残生。二是,想不到网上的谣言可以置人于死地!

看了您的事和扬帆教授的打骂学生事件后,我的心情很不好,想不到现在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就像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一样,问题大大!我以为只有我们这行当很受到敌视和攻击,想不到您的行当也一样。

爸爸早就说,退休好,退休不用再对着越来越不像话的学生,上课讲话还很大声,你说他们,他们好像停一下后继续,我总不能每每停下来说他们吧!我的可怎么上啊?爸爸说若是我的孩子,上去两巴掌没得说!自己不想听就出去或者睡觉,不要妨碍我!

我心想还好,我上课永远坐最后一排,一是方便逃跑和迟到(这是坏习惯,现在想不应该。但是每次会行弯腰礼,以示我的惬意,这是尊重),另一个是不和同学讲话。

记得XXX的外科医生有个习惯,手术台上问学生解剖问题,不会的马上用手上的器械打去,目的是想学生记住解剖的名词,不能再错!我实习时,有幸跟一位XXX出身的主任做手术,问到解剖问题时,我不会,马上打过来,他很生气,说怎么连这个也不会,女孩也一样要打!我跟你说,真的很疼,那是金属做的柄,我的手背马上淤青,可是我没有怪他,我知道XXX的外科医生就是挨骂挨打训练出来的,XXX不如XXX,有时就是XXX自由散漫的学风的弊端造成的。我想成为出色的医生,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惩罚,下台后,他马上过来看我的手,说疼不疼?我说不疼。他又说不要怪我,我是想你记住。我回答我知道,没有关系。他又说,下次不会再打!我说可以。

后来工作了,轮到了肾移植科,那里的主刀全都是XXX的,同学们向我抱怨,教授很凶啊,骂那个低年资的医生骂得死去活来,从手术开始到结束,没有停过,还用器械打他的手,还打了很多次。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只是说是XXX的优良传统罢了。那个教授是个牛人,病源遍及东南亚,因为和XXX不和,所以退休后来我们医院工作,肾移植科成就很大,功劳就是他和他的博士学生(科室主任)。跟你说个事例,您就会明白他们是严谨的人,是优秀的医生。床边透析,因为往往很急,需要很快到现场(去别的科室),主任说一间三甲医院没有床边透析会给人笑死的,所以明知回不了本还是坚持买了下来,还是两部,并承诺20分钟以内到场。据同僚们讲,肾移植牛的原因之一就是准时,没有迟到过一次!

爸爸说中国应该从我们这一代要实行军国民教育,像日本一样,以便增强意志力和克服困难的能力。

看来他说的对啊,我们病到骨子里了,最恐怖是没有独立思想啊,又嫉妒别人,喜欢幸灾乐祸,特别是有分量的人一受到攻击,就开心快乐附和。咋办啊?我们的民族咋办?文革的错啊,错啊,全错了。

还喜欢乱扣心理和精神疾病的帽子,唉,没病的也变成有病的了。

我很高兴您没有想不开,您要谢谢您家人的支持,因为每个人遇到困难时,家庭总是很好的避风港。也替我谢谢您的夫人和孩子,谢谢她他们,我才可以现在还能和你对话。当然也谢谢您的坚强!我严重的上了一课。

再次,衷心祝愿您开开心心,做人糊涂时且糊涂,千万不要太认真,特别在中国!我不希望任何事情再伤害到您和您的家人,真正的学者应该受到保护,无论他的缺点有多大,就因为他是真心搞科研的人,足以! 

考完试,再同您聊天,我先不看您的文章了,忍住先,时间紧迫,收回感性,理性冲刺!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un-Can Ai" <lssayc@mail.sysu.edu.cn>

To: "XXX" <已经过处理>

Sent: Saturday, December 05, 2009 10:52 AM

 

呵呵,你还挺见多时广的呀。

 

非官方主流媒体就是自生自灭要争取发行量来解决吃饭问题,而打察边球损害公民利益来转眼球就是必经之路了。见多不怪。只是谁倒霉成为他们的狙击对象就真惨了。

 

当事人如果自身行得正,挺过去那段新闻时期,过了就没有事了。请向你那位老师转达我的问候。自己放松,就没有事情了。

 

有时候,人们的确压力大,行为失控,是社会的责任,本该宽容,却被伪道德家们再次狙击,往往成为给当事人的最大打击。这个么,就要看当事人的定力了。我是有定力的人,希望你那位老师也是有定力的人。

 

你现在的考试很重要喔,抓紧时间复习考试吧。考完后,来中大约我去怕山咯。

 

 

(三)2010,这个春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已做处理)

To: Lssayc

Sent: Sunday, March 21, 2010 3:05 AM

Subject: 一个科学网的网友

 

艾老师: 

您好!看了您在科学网的博客,感觉十分酸楚。

作为一个中大生科院曾经的学生,我难以想像您在0708年所承受的一切。心很痛。为您,为中大,还为很多说不清的情感。如今的您徜徉美丽缠绵的康乐园,是否有种难言的苦涩和凄凉呢。 

我非常想写一点什么,可是非常怕随便一点什么线索就暴露了我的身份。生科院真的是个很小的圈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学子,不想搅进那么多是是非非。一个侠骨柔肠的性情中人,看到那些文字又十分的渴望抒发。 

我见过您,但是不了解您。我也无法判断孰是孰非。但我见过您的辛苦。我永远无法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是非的争辩为什么要搞到如此你死我活。为什么如父如兄的师生情谊会顿时间如沐硝烟。 

很多科学的进步是要以生命的消逝作为代价的。大时代的小人物不知不觉就成了牺牲品。我相信您是个真正的男人,不需要同情和安慰。我想表达的也绝不是同情,而是某种共鸣。而同时,我不敢再相信任何东西,包括你博客里所写的东西。我不知道该相信谁,除了自己。这是时代的悲哀。

很多人都想做PI,包括我,您其实是个教训,让我们知道善心,智慧,勤勉是不够的,还要圆滑,还要权衡,真的很难。可是人生这场游戏精彩也好,惨淡也好,规则从来都不由人。

也许经历此劫,您能更从容豁达的生活。如果您从前真的是善良和正义的,真诚的希望您能继续地保持。我相信:仁者寿。我愿意相信您是善良正义的(温总理说的公平正义像太阳一样,我觉得应该是像太阳一样遥远吧)。我是个单纯的人,我天真的认为,能写出那样文章的人不会是坏人。可是艾老师,完美主义,理想主义真的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我想您最近一定很忙,是不是又到了复试的季节。您大可以不理会这封邮件。但是如果您有空的话,我很愿意做您的忘年交。我觉得您对人生的很多感悟是非常深刻的,会对我的成长有很多帮助。当然您也没有必要回信,谁又能保证这不是又一个陷阱呢。

怀着复杂的心情,说了很多语无伦次的话。

夜深了,愿您安寝,保重身体。

XXX 谨上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Yun-Can Ai

To: (已经过处理)

Sent: Sunday, March 21, 2010 12:44 PM

Subject: Re: 一个科学网的网友

 

谢谢你的挂念。

本人现在生活很好。请国内外的各位朋友们不用挂念。本人的遭遇,是历史的必然。但是,本人的路,不一定就是朋友们的路。正如一个人在黑暗中遇到了流氓,不表示所有经过此地的过客都必然还会再次遭遇流氓。但愿青年朋友们都能够摆脱那些忧郁和悲伤,在心里期盼着温总理的叮咛:公平正义像太阳一样……

人生可以更有意义的。

有缘人会有机会见面的。欢迎你随时来看望我,我请你饮茶(广州话)。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艾云灿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8104-30489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