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
熵不起呀!
2011-6-29 11:09
阅读:3757
吾在北京,用一个字描述感受就是“熵”。

    奉天城实在是一个好地方呀,不仅四季分明风调雨顺,而且奉天盛世城泰民安。奉天城是一个肮脏混乱的城市,但是并非是一个高熵值城市,因为熵是体系的混乱的程度的描述。东部地震海啸,南部非旱既涝,西部烈日炎炎,北部阴雨多寒,真可谓是风水宝地也。以奉天城为中心,方圆一百公里可谓是咫尺,方圆一千公里就可谓是天涯了。孤立体系中实际发生的过程必然要使它的熵增加,所以来一点豪言壮语,弄一点小景小情,静下来读书,动起来行路,人生途半方顿悟,更需悦人无数。

消息说,到2011为止世界主要经济体的GDP排名是以欧共体(European Union 16,106,896)四国为榜首的,此外的前四名排列为美国(United States 14,624,184)、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5,745,133)、日本(Japan 5,390,897)、德国(Germany 3,305,898)。在热力学中,是用以说明热学过程不可逆性的一个比较抽象的物理量;熵在信息系统中被作为事物不确定性的表征;在可逆微变化过程中,熵的变化等于系统从热源吸收的热量与热源的热力学温度之比,可用于度量热量转变为功的程度;在经济学中,熵就是GDP密度的代名词。

科学似乎已经发明了测量无序的量,即熵,所以熵也是混沌度,是内部无序结构的总量。诡异地讲,熵是生物亲序,是行为携灵现象。

    熵:吾人伤不起呀!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海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6125-46034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