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
论永恒
2024-5-18 09:14
阅读:433
(2009-04-23 22:55:15)

    人类享受瞬间,却追求永恒,所以吾之同类必定是这个星球上之灵异。

    毫无疑问,吾类是地球上最晚出现的物种,但是同时又是最早运用智慧来征服自然地生物。也许吾类将永远也不会知道吾类是谁?从哪里来?到那里去?这些世界上最简单的问题了。然而,吾类仍然一如既往地执着于究竟一切,而又只能生存在这个星球上。

    那么,吾类谓之永恒的东西是什么呢?吾曾经用变来描述永恒,可是一言难尽;如若用易来描述永恒,又尽而难言。也许,吾辈之永恒就是“铁棒磨成针”的时间;就是“愚公移山”的精神;就是“水滴石穿”的功夫吧!也许,吾辈之永恒就是“沧海桑田”的演变。

    世界时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的物质就会产生能量,所以运动就是永恒了。万恶如山,上善若水,天道酬勤,顺其自然,人算怎如天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

    突然有一天,一些鱼类厌倦了海洋中的生活,开始离开时代生活的家园,并且逐渐学会了如何同时用肺和腮进行呼吸,吾辈称其为两栖类动物。突然有一天,一些猴子厌倦了森林里的生活,开始离开世代生活的家园,并且逐渐学会了手脚分工及其使用火和工具,吾辈称其为人类。在这突然的永恒之中,弱肉强食就已经变成了进化的天性。

    突然有一天,冰河期不期而遇了,大雪铺天盖地,地球上三分之二的大陆都被冰雪覆盖着,那些没有生命的矿物,被封冻在厚厚的冰雪之下,等待着人类最后的开采;那些没有进化出腿的植物无处可去,几乎都被冻死了;只有那些长腿的动物才会四处逃命,去寻找有阳光的地方。然而,人类恰恰是由于历史上那几场欲将人类置于死地的冰川期,反而引导人类走向了文明。

    同类相从,同声相应;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谓之物以类聚也。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可谓之自然也。天自混沌则常有序,地自污秽则常多物,人自傲慢则常少友,水自清澈者常无鱼。所以,天道看其混沌中之有序,地道品污秽中之繁荣,人道悟野蛮中之文明。

    最终,人类在通向永恒的崎岖小路上,变永恒为中庸。忘记了,觉悟了一种解脱;不看了,表达了一种高尚;没看见,预示了一种圣神;不知道,完善了一种糊涂;装不懂,就是一种伟大。记忆是瞬间的,忘记才是永恒;静止是瞬间的,运动才是永恒;不变是瞬间的,变化才是永恒;极端是瞬间的,中庸才是永恒。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海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6125-143460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