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
生虽偶然死却必然
2024-5-13 15:43
阅读:388

(2008-10-12 07:25:53)

     地球,不知为何分为东西?东方文化强调参禅静思,西方文化则注重推理行动。然而,生命就是存在,产于器而精于物,方成品质也。

    很久以前,吾读过《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生命之轻》,不甚理解,五十载后方莫名其妙地略有所思。生命既然来自偶然,那么失去了又有什么可惜的呢?偶然在必然中产生恐惧,必然在偶然中产生意义。

    生命就是未来,活着才有意义,未来是开放的,意义就是新的生命。茫茫物理天体,浩瀚真实宇宙,无时无刻不发生着类似于生物学中的物种形成和共生体形成的过程以及现象。社会革命往往是由于生产力与生产资料的矛盾所导致,然而科学探索所导致的革命,在生物学意义上可以看成是遗传过程中的突变。但是,由于工具所推动的革命远远要多于由于概念所推动的革命。

    就概念上而论,未来就是尚未发生的事情;就宗教意义上讲,未来是开放的;从时间序列上看,物理宇宙的进化就像是一个函数的傅立叶级数展开过程。时空从大爆炸开始,到恒星核和在超新星内部生成比氢和氦更重要的元素,为什么物理世界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宇宙就是由其他宇宙之间的某种关系所构成的集合,人类不过恰好是生存在一个集合的宇宙之中。问题在于,这个集合的宇宙之中的各种常数恰好适合于生命的发生、发展和存在。

    难道吾之身体不是一个宇宙吗?难道吾之灵魂不是一个宇宙吗?变异不过是遗传在进化过程之中的一次展开,也许这个过程具有更深更远更大的意义罢了。

    当人类将计算机技术作为一种科学放在大学里来研究的时候,吾深刻地认识到大学研究所涉及的学科实在是太广泛、太博大、太完备了,人生苦短,生命有限,要想全部弄懂也真是一件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事情。读书二十年,从教二十年,复制之中偶觉误差,遗传之中自觉突变。吾倏忽之间混沌起来,世间万物,隔行不隔理,人间百态,隔行如隔山。

    吾无事,汝是好事者,偏偏离去,从此以后,境界升降,觉悟涨落,大部分学科在不同程度上居然具有了相当程度的观赏性。吾乃大学教授,君子也,动口不动手,用心非用力,意境高尚,但是缺乏人之本体,过于其用也。

    是生后死?还是死后生?是汝死吾生?还是汝生吾死?是偶然中的必然?还是必然中的偶然?动则起生死之本,静则醉沉昏之乡,动静双泯,生命则落入空亡,动静双收,世界圆满,方成佛性。吾本魔王学人难呀!是光而不耀眼,是声而不震耳;似响而不混韵律,似音而不染天籁;如芒而不乱光辉,如彩而不杂空色;十方寻无踪影,三界探绝行踪,故而退缩中庸之境。

    世界的本质是偶然中的必然,还是必然中的偶然?生虽偶然死却必然,时间就是好运!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海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6125-143388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