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京伦
Grassland Research | 东非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瓶颈和机遇:肯尼亚案例
2024-6-18 20:50
阅读:503

640 - 2024-06-07T115711.962.png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423.png

 文 章 信 息

期刊名称:Grassland Research《草 地 研 究(英文)》

英文标题:Developments, bottlenecks, and opportunities in seed markets for improved forages in East Africa: The case of Kenya

中文标题:东非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瓶颈和机遇:肯尼亚案例

第一作者:Jesús F. Florez 国际热带农业中心,热带牧草项目,哥伦比亚

通讯作者:Stefan Burkart 国际热带农业中心,热带牧草项目,哥伦比亚

扫码查看原文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519.png

编译者: 冯润秋  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  在读博士生

说明:该文仅代表编译者对论文的理解,如需参考和引用相关内容,请查阅原文。

 摘 要 

研究背景:由于人口增长和人均动物源食品消费量的增加,养牛业在非洲农业和畜牧业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牧草是奶牛的主要饲料来源,对生产成本有重大影响。虽然当地饲草品种是奶牛场主的首选,但近年来改良饲草的采用率有所提高。然而,由于牧草种子市场不发达等原因,总体采用率仍然较低。

研究方法:本研究探究了肯尼亚和部分东非国家这些市场的动态、挑战和潜力,重点关注(1)过去十年的市场演变,(2)未来的市场前景,以及(3)瓶颈和改进机会。2022年,对来自六个国家牧草种子行业六个领域的利益相关者进行定性访谈收集了数据。

研究结果我们发现,近年来改良牧草种子市场持续增长。进一步增长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种子价格高、监管困难以及生产者的知识限制。

研究结论:研究结果揭示了该地区牧草种子市场的积极态势,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和决心推动了这一市场的发展,他们认识到这一市场对乳业和经济增长具有多方面的益处。要实现这一市场的潜力,就必须应对当前的挑战,包括种子成本上升、复杂的品种登记程序以及农民普遍缺乏意识。

关键词:动物生产力,乳制品,改良饲草,市场开发,可持续性,热带饲草

前言

背景介绍:牧草在东非畜牧系统中的作用

由于人口增长、收入增加以及生活方式和饮食模式的转变,全球对动物源食品(ASF)的需求和供应都在迅速扩大(粮农组织,2023)。预计到2050年,肉类和奶类的需求量可能较2005年激增70%-80%,这就更加需要增加畜牧业的产出(Vera &Muñoz,2017)。畜牧业约占全球农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5%,并对社会和政治产生重大影响。其影响涵盖就业、扶贫和生计(Felis,2020)。养牛业在发展中国家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国家的小规模生产者依靠牲畜获得营养、创收、储蓄和保险,预计对ASF的需求增长也将主要发生在这些国家(Little et al., 2014;Moritz, 2013; Njuki & Mburu, 2013; Paul et al., 2021)。

非洲大陆拥有全球三分之一的牛群,养牛业约占非洲大陆农业国内生产总值的40%。由于人口增长、收入增加以及城市化进程等因素,预计对ASF的需求将会增长,养牛业在非洲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每年非洲人均肉类和牛奶消费量分别约为14公斤和30升,预计到2050年将分别增至26公斤和64升。在东非,养牛业在数百万人的生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当地经济的基石,并为食品、收入和就业提供重要支持(东非共同体,2022)。该地区还拥有非洲相当大比例的牛群,是非洲大陆最大的活畜出口国(DAI,2023)。牛奶销售对农村家庭至关重要,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同时选择性宰杀在这充满挑战的时期提供了一个安全网(Bahta & Malope, 2014; 粮农组织,2018; Felis, 2020)。

尽管养牛业具有重要的社会和经济意义,但它也会对环境产生重大影响,主要包括空气、土地、土壤、水和生物多样性等方面(FAO, 2023; Paul et al., 2021; Vera & Muñoz, 2017)。一个主要的环境问题是温室气体(GHGs)的排放,该行业占全球排放量的14.5%。通过肠道发酵产生的甲烷(CH4)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分别占牛肉和奶牛养殖业总排放量的91%和85%(Grossi et al., 2019)。在非洲,该行业占农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的70%以上,主要以CH4的形式排放(Balehegn et al., 2021)。然而,由于全球对ASF的需求超过了供给(Tabassum-Abbasi et al., 2016),而且养牛业与多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相一致,包括无贫困(SDG-1)、零饥饿(SDG-2)、性别平等(SDG-5)、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SDG-8)以及气候行动(SDG-13),因此减少养牛业的发展十分复杂(粮农组织,2018;Otte et al., 2012; Paul et al., 2021)。

在此背景下,必须采取战略性变革方法。改良战略的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动物饲料上,因为它们在总体生产成本中占比很大(60%-70%)(Maina et al., 2022; Strauch & Stockton, 2017)。改良牧草,特别是那些适应干旱环境的牧草,有望得到改善,以应对干旱条件下种子质量、生长和生产率方面性能有限等难题(de Haan, 2016)。非洲大陆饲料和饲草稀缺且质量不佳,尤其是在旱季和干旱期间更为明显,气候变化的影响加剧了这一问题(de Oto et al., 2019; Ohmstedt et al., 2019; Paul et al., 2020)。因此,改良饲草并将其纳入作物-树木-牲畜系统是提高生产力、促进气候适应性并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的宝贵战略(Rao et al., 2015)。

多项研究强调,改良牧草在可持续地提高肉类和奶类生产的生产力方面可发挥重要作用,从而增加畜牧业生产者的收入(e.g.,Burkart et al., 2021; Enciso et al., 2021; Karimi et al., 2022; Maina et al., 2020; Paul et al., 2020; Sandoval et al., 2023; Schiek et al., 2018)。此外,这些改良牧草还能增强对干旱和内涝等极端天气条件的适应能力,有助于进一步增加在林牧或农林业系统中的适应性(Macedo Pezzopane et al., 2019; Montagnini et al., 2013; Naranjo Ramírez et al., 2014)。值得注意的是,Urochloaa (syn.Brachiaria)等属已经证明它们有能力提高牛奶产量、增强动物舒适度、改善营养、减轻土壤侵蚀和优化水资源利用(Maina et al., 2020; Schaedel, 2021; Schiek et al., 2018)。此外,采用改良牧草还能产生更多的生物量,从而减少种植和饲养动物所需的土地,以满足植树造林、环境保护、作物生产或基础设施建设等需求,很大程度上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Cohn et al., 2014; Edwards et al., 2021)。同样,改良饲草也有可减少与反刍动物饮食有关的甲烷排放量,并进行生物硝化抑制和碳固存(Sandoval et al., 2023; de Souza Congio et al., 2021; Thornton & Herrero, 2010)。在非洲,一些学者也指出了使用改良饲草可以带来经济和环境方面的效益。(e.g., Cheruiyot et al., 2020; Dey et al., 2022; Maina et al., 2020; Njarui et al., 2021; Notenbaert et al., 2021; Schiek et al., 2018)。

尽管将改良饲草纳入畜牧系统具有经济、社会和环境潜力,但非洲的采用率却很低(Ahumuza et al., 2022; Burkart, 2023),这源于政治、经济、环境、社会和文化等多方面因素的相互作用(Enciso et al., 2022; Gebremedhin et al., 2003; Ndah et al., 2017, 2022; Njarui et al., 2017).。技术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在非洲,功能性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缓慢(Ahumuza et al., 2022; Creemers & Opinya, 2022; Creemers et al., 2021; Dey et al., 2022; Mwendia, Ohmstedt, et al., 2020; Tekalign, 2014),尽管这有助于减少农村地区的性别差距(Bergman Lodin et al., 2019; Njuguna-Mungai et al., 2022; Theis et al., 2018)。在畜牧业中已经发现了性别差异。妇女分担家务和农场工作,决策权较小。实施性别平等的做法旨在增强妇女在畜牧业中的能力(Assan, 2014; Katothya, 2017; Otieno, 2022; Price et al., 2018)。在引进改良饲草的同时开展性别平等培训,可以更好地分配农场中的男女任务,鼓励男性利用节省下来的时间支持女性的工作(Njuguna‐Mungai et al., 2022)。

尽管该地区有一些关于热带牧草的社会经济研究,但大多数研究侧重于改良牧草的采用,除少数例外,并未深入探讨种子市场的运作,也未全面了解其面临的挑战。在此背景下,本文旨在分析东非部分国家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情况,尤其关注肯尼亚,并提出三个研究问题:(1)过去:该行业在过去10年中是如何发展的?(2)未来:进一步发展的前景如何?(3)有哪些瓶颈和改进机会?我们采用定性方法,对来自牧草种子系统的44位利益相关者进行了关键信息访谈(KII),其中特别涉及牧草研究部门(育种和种质选育)、牧草种子生产商和经销商、政府部门、发展组织、生产者协会和个体养牛户。涉及六个东非国家,包括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赞比亚和卢旺达,并对这些国家进行了区域分析。此外,特别关注肯尼亚,该地区KII数量明显更多。特别关注了牧草杂交种的种子市场,即Urochloa属(Brachiaria同义)和 Megathyrsus maximus属(Panicum同义)的种子市场,因为其在东非具有很大的市场潜力(Burkart, 2023; Junca, Paredes et al., 2023)。信息来源时间为2022年10月至12月。

东非牧草种子市场

有关肯尼亚和东非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运作和发展的研究很少。不过,有一些重要研究初步概述了一些优先国家的牧草种子市场。关于市场结构,Ohmstedt 等人(2018)概述了肯尼亚牧草种子价值链中的主要参与者。该系统由投入品供应商、种子繁殖商、种子加工商、种子质量控制机构、种子认证机构、种子贸易商、种子分销商和种子用户组成。

据Fuglie等人(2021)估计,非洲种植饲料作物的面积超过780万公顷,经济价值达47.41亿美元。种植面积最大的地区是非洲的撒哈拉以南地区,占总面积的43%,但饲草经济价值最高的地区是北非,占非洲大陆总价值的37%。Junca Paredes等人(2023)分析了非洲东部和西部几个国家适应环境条件的新型牧草杂交种的潜在市场。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Urochloa种间新杂交种的潜在市场为414 400公顷,M. maximus新杂交种的潜在市场为528 400公顷,年经济价值分别为7350万美元和1.011亿美元。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占Urochloa 种间杂交种潜在市场的70%,而南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坦桑尼亚占maximus杂交种潜在市场的67%。上述情况表明,在该地区扩大改良牧草的采用范围非常重要,但也有一些因素限制了这一潜力。

就肯尼亚而言,Creemers等人(2021)指出,在两个畜牧潜力巨大的地区,牧草种子的供应量都非常低。不过,公共、研究以及私营机构都在努力促进改良牧草的应用并扩大其供应量。同样,他们也发现了一些限制采用的因素,即种子需求量低、供应信息有限、牧草种植、保护和利用的知识和管理技能水平低。总体而言,有限的基础设施和技术制约了种子行业的发展。就乌干达而言,Creemers和Opinya(2022)报告称,该国目前没有重要的牧草种子部门,原因是牧草种子质量和市场价值较低。为解决这一不平衡问题,需要在未来30年内大力发展牧草种子行业,同时注重可持续性和植物育种。最根本的挑战在于坚实的监管框架、为种子供应提供鼓励措施、充分的市场营销以及改善分销物流。Ahumuza等人(2022)发现,乌干达对改良牧草的采用率仍然很低,并建议种子的供应需要与展示种子能为不同类型的农民带来的经济价值挂钩。为了提高种子产量,需要改进整体业务计划、扩大/改进外联、建设基础设施和获取资金。Tirivanhu(2022)对放牧用牧草进行了影响评估,发现73%的生产者没有种植改良牧草,因为这些牧草既可用于放牧,也可用于种植。

Tekalign(2014)进一步发现,埃塞俄比亚的种子供应无法满足非政府组织、地区农业办公室、农民、大型育肥牛场和奶牛场快速增长的需求。由于种子生产商和经销商短缺,种子价格非常高。现有的种子市场高度分散,供应商和买方之间的联系薄弱,而且普遍缺乏市场信息。Dey(2021)指出,与乌干达的情况一样,对ASF日益增长的需求正在造成种子供需失衡。与乌干达一样,埃塞俄比亚对ASF日益增长的需求正在造成这些食品的供需失衡。因此,提高饲草产量至关重要,特别是通过改良饲草的应用。埃塞俄比亚牛的干物质饲料缺口约为20%,能量和蛋白质缺口约为50%。Dey等人(2022)发现,埃塞俄比亚牛的生产率较低,原因是动物饲料供应不足,尤其是在易旱地区。埃塞俄比亚在采用改良牧草方面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牧草种子系统不发达,约70%的种子通过非正规渠道交换。总体而言,Creemers和Alvarez-Aranguiz(2019)概述了东非饲草部门面临的一些主要挑战,包括:(1)饲草的质量和数量较低;(2)获得种子和种植材料的途径有限;(3)季节限制,因为饲草作物依赖降雨,缺乏干旱时期的保存方法;以及(4)农艺实践、反刍动物营养和饲草种子种植方面的教育和培训水平较低。

关于牧草品种,Creemers等人(2021)强调Chloris gayana(当地牧草品种)、UrochloaM. maximus是肯尼亚交易量最大的品种。除了为种子供应商创造有利的商业环境、简化许可、执照和行政程序外,还需要通过与商业公司签订合同实施鼓励措施并分配资源,为农民提供经认证的改良牧草种子,以促进种子销售和分销。Maina等人(2022)发现,与Urochloa相比,肯尼亚的奶制品生产者在生产Cenchrus purpureus时面临着更高的土地成本,并描述了一些影响采用Urochloa的因素,如饲草种植年龄和经验、牧群规模、动物品种类型、牛奶生产率、农民团体成员资质以及获得推广服务的机会。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需要通过推广计划和对农民的技术支持来推动牧草的广泛应用。Lukuyu等人(2021)指出了生产者在选择牧草品种时使用的主要标准,即营养价值、对气候条件的适应性、生长速度、牧草使用和保存的难易程度、产量以及动物的消化率。在集约化和改良的粗放型饲养系统中,具有高营养价值和高产量的割饲牧草(如UrochloaM.maximus)是首选。

在法律法规方面,Mwendia(2020)概述了肯尼亚的牧草种子法规框架,并得出结论认为,肯尼亚是少数几个拥有完善的种子法律法规的非洲国家之一,尽管在执行、法规范围以及相关执行机构的能力方面存在不足。肯尼亚的种子法规定了负责执行法规的机构。农业、畜牧业和渔业部处于最高层,负责制定、实施和监督支持研究、推广技术、确保种子质量和控制虫害的农业政策。该部门对进入市场的所有牧草种子品种拥有最终决定权。他们还强调了肯尼亚植物健康监察局(KEPHIS)作为该国主要监管机构的突出作用。KEPHIS于2012年根据议会立法成立,其职责是保护植物、种子、植物品种和农产品。KEPHIS为种子、植物检疫措施和实验室检测提供认证服务。关于种子贸易,Maina等人(2022)重点分析了现有的牧草生产和营销模式。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50%以上的禾本科和豆科植物种子转让和对农民的销售是通过非正规渠道进行的。大公司更容易获得种子质量认证标准;而中小型企业往往买卖未经认证的种子和种植材料。因此,要创造对改良牧草的需求,就必须通过在农民中推广和普及的创新途径来增强知识。在埃塞俄比亚,Tekalign(2014)提到,由于缺乏生产、加工和营销方面的技术和商业专业知识,正规种子系统发展不足。生产者以非正式、非货币形式交换大多数牧草种子。

尽管这些研究提供了有关种子市场的信息,但其重点在于应用。因此,有必要开展研究,重点描述种子市场和利益相关者(种子公司、研究机构、政府、非政府组织、生产者协会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即种子价格、品种选择、市场监管、采用知识管理和农民偏好的动态。

材料和方法

数据来源、方法和数据分析

我们采用了定性的KII方法,与来自牧草种子系统的44位主要利益相关者进行了交谈,其中包括研究机构(育种和种质选育)、种子生产商和经销商、政府实体、发展组织、生产者协会和农民。主要利益相关者是通过参与牧草研究和销售的地区专家的建议来确定的,并扩展到私营、公共和研究部门。我们采用了“小样本”(small-N)法,认为这种方法适合深入了解利益相关者对种子市场的看法,并了解受访者提出的主要问题(Clipperton et al., 2022)。小样本法用于定性研究,研究人员可以发现仅靠定量方法难以获得的新信息。小样本法允许对特定主题、地区或人群进行更深入的评估。进行小样本研究有多种方法,即关键信息提供者访谈、参与观察、焦点小组和过程追踪。

访谈在2022年10月至12月期间通过面谈和虚拟方式进行。针对每类主要利益相关者设计了访谈指南,包括与研究问题相对应的三个部分:(1)市场发展,(2)市场观点,(3)瓶颈和改进机会。每位受访者的访谈时间为40-60分钟(见附录A)。所有访谈均在受访者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录音和转录。转录工作由Descript软件完成。我们采用内容分析法,在Microsoft Excel中为每类利益相关者创建了一个汇总矩阵,对每个受访者在回答每个问题时给出的最重要信息进行编码和整理,以便进一步进行内容分析。每个矩阵包含每个受访者对每个问题的回答摘要。这一综述是在阅读访谈记录后得出的。通过纵向阅读矩阵,可以比较每个受访者对每个问题的回答,找出他们之间的异同。此外,2022年10月还对肯尼亚(梅鲁、埃尔多雷特、基塔莱、卡卡梅加、邦古马和基苏木地区)几个种植改良牧草(和杂交种)的奶牛场进行了实地考察,并收集了11位生产者对牧草种植的看法。

本研究共进行了44次KII,分布在该地区的6个国家和20个机构、组织和公司。所有44个KII都为地区层面的分析做出了贡献。就肯尼亚而言,其中33个国家提供了信息,这说明在分析中特别关注这个国家是科学的。获得信息较少的国家有肯尼亚(12个KII)、赞比亚(11个)、埃塞俄比亚(10个)、卢旺达(9个)和坦桑尼亚(9个)。因此,我们的研究对肯尼亚具有代表性,但我们发现与所探讨的其他东非国家存在有趣的相似之处。此外,我们还走访并采访了肯尼亚的11位奶牛场主和牧草种植者,以及3个生产者协会,这一活动无法在其他国家复制。在按利益相关者类型进行的访谈中,接受访谈最多的是研究机构,其次是生产者和发展组织。与种子生产和销售公司进行了7次访谈,与政府机构进行了5次访谈。图1列出了受访机构、组织和公司的名单。

在肯尼亚,我们对主要种子公司、研究机构、政府实体和发展组织的咨询覆盖率很高(表1)

表1 肯尼亚牧草种子系统的主要利益相关方。微信截图_20240618204749.png

缩写:CIAT,国际热带农业中心;GIZ,德国国际合作公司;ICIPE,国际昆虫生理学和生态学中心;ILRI,国际家畜研究所;KALRO,肯尼亚农业和家畜研究组织;KEPHIS,肯尼亚植物健康监察局;NGOs,非政府组织;SNV,荷兰发展组织。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850.png

图1 采访机构、组织和公司。

本研究的局限性

我们的研究基于对六个不同国家的六类主要参与者进行的半结构式访谈。访谈的主要参与者是根据专家标准选定的。由于时间上的限制和接触上的困难,我们无法安排与之前确定的所有参与者会面。因此,按国家和关键行为者类型进行的访谈分布不均。因此,分析是在地区层面进行的,对肯尼亚进行了具体的案例研究,没有对不同国家的答复进行比较。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研究为肯尼亚提供了有效的结论,并与其他国家的答复进行了一些比较。利益相关者类型之间的不均匀分布意味着无法对他们的答复进行比较;因此,我们编制了单独的分析矩阵。

 结果 

过去:过去十年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情况

如今,当地牧草品种仍是牛饲料的主要来源。因此,非洲的改良牧草种子可以说是一个新兴市场。在非洲,种植饲料作物在奶牛养殖中更为常见,而在牧场放牧则在牛肉生产中更为普遍。因此,改良牧草在奶牛生产者中引发的兴趣比在牛肉生产者中更大。

对种子市场的描述首先从两个主要变量的行为入手:售出的种子数量和种子价格。所有受访者都认为,近年来,改良牧草种子市场不断扩大,表明销售数量和价格持续增长。受访者将这一现象归因于非洲大陆不断增长的人口以及相应的食品需求增长,尤其是对牛奶的需求。为了应对牛奶需求的增长,奶制品生产商寻求提高动物生产率的策略,从而发现了改良牧草。因此,他们逐渐开始用改良牧草品种取代当地牧草品种。这一转变导致种子需求激增,从而影响了种子价格。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兴趣还受到土地供应有限的影响,这就需要提高牧草作物的生产率,以便在有限的土地面积上产生更多的生物量。

受访者还强调,目前该地区改良牧草种子供应不足。需求大于供应,缺口尚未弥补,给价格带来持续上涨的压力。造成这种情况的另一个因素是运输成本。因为非洲并不生产这些种子,大多数改良牧草种子都是从拉丁美洲进口的。COVID-19危机暂时中断了全球供应链,大大增加了海运成本,在撰写本报告时,海运成本尚未恢复到COVID-19前的水平。据受访者称,截至2022年,该地区生产商改良牧草种子的销售价格在40-50美元每千克之间波动。这一相当高的价格严重阻碍了种子的获取和改良牧草的应用。

关于牧草品种的采用,所有信息提供者都认为,当地品种的使用主要是由于种子价格较低和市场供应量较大。此外,与改良品种相比,生产者更了解如何管理本地品种。虽然改良品种目前在市场上并不占主导地位,但近年来已呈现出增长趋势,并正在缓慢但逐步地取代本地品种的使用。该地区使用最多的本地品种是C.purpureusC.gayana。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改良种植材料是UrochloaM.maximus。此外,还观察到采用Urochloa杂交种的情况,即Mutato IICayman、CamelloCobra等栽培品种,但其生长速度低于Urochloa(Mavuno)M. maximus(蒙巴萨、坦桑尼亚和马赛)的栽培品种。据接受采访的研究人员称,人们之所以偏爱C. purpureus,是因为其产量高,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特性。UrochloaM. maximus品种的采用率提高,部分归功于研究中心和开发组织的推广工作。对肯尼亚奶牛场的实地考察证实了这一点——73%的生产者使用Urochloa品种,55%使用M. maximus品种。Urochloa杂交品种cvs. Mulato IICayman在27%的受访牧场中出现,而CobraCayman则在25%的受访牧场中出现。仅有9%的农场种植cvs. CobraCamello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改良牧草对该地区农村发展的影响时,所有信息提供者都一致认为改良牧草在农场一级产生了相当大的积极影响。所有采用改良牧草的农场都表示牛奶产量增加,从而提高了生产者的收入,改善了农村家庭的生活。虽然受访者没有提供这方面的数据,但这一说法与Karimi等人(2022)的观点一致,他们对肯尼亚卡卡梅加县和邦戈马县因种植UrochloaM. maximus而增加的牛奶利润进行了估算,发现内部收益率提高了16%至36%。由于改良品种不易受极端天气条件的影响,尤其是在东非的旱季,因此牧草作物损失的风险也降低了。商业化的Urochloa杂交品种甚至比当地使用的其他(改良)牧草品种更耐旱。

一些研究人员提到了该地区正在开展的植物育种活动,尽管这些活动仍处于早期阶段,其中包括:(1)乌干达梅克雷雷大学作物改良研究所育种计划;(2) 埃塞俄比亚农业研究所育种计划;(3)乌干达国家农业研究组织育种计划,该计划将重点关注Urochloa;(4)肯尼亚农业和畜牧业研究组织育种计划。

受访的政府机构和发展组织代表表示,他们对(在资金上)支持植物育种计划的兴趣并不浓厚,但更希望改良新品种的开发主要在国外进行。他们希望这些新品种能够进入本国,然后为应用过程提供支持。

未来:未来十年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前景

关于肯尼亚和东非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未来,主要利益相关者预计,在未来几年,市场增长趋势将继续保持。这意味着种子需求和销售都将进一步增长。为此,必须更快地扩大种子供应,缩小供需差距,稳定种子价格。

在品种方面,主要利益相关者预计,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两个改良品种UrochloaM.maximus的使用将继续保持增长趋势。他们还预计Urochloa杂交种,即Mulato II、Cayman、M.maximus等品种的使用量将增加。为此,研究机构、政府实体和发展组织必须继续推动这些技术的应用。受访者还预计,现有的植物育种计划将继续致力于改良现有品种和培育新品种,并强调了在开发新技术时对他们提出的一系列要求:

—继续加强现有的Urochloa杂交品种,开发新的UrochloaM. maximus杂交品种。

—开始研究非洲本地品种,特别是C. purpureusC. gayana。此外,还要重点改良豆科植物,如麦草属(Medicago sativa)和山蚂蝗属(Desmodium spp.

—提高生物量产量,这是生产者选择牧草的重要特征。

—提高牧草的营养质量。

—努力适应环境(高地/低地、低肥力土壤、气候变化)。

—抗病虫害。蜘蛛螨是东非影响饲草作物的一种特殊害虫,需要提高对蜘蛛螨的抗性。

—在旱季较长的地方,提高耐旱性,减少饲草种植对水的需求。

—提高适口性和消化率,增加动物舒适度。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开发可减少反刍动物甲烷排放量的牧草品种。

关于生产者对未来的期望,我们走访了肯尼亚的农场,询问他们对种植改良牧草技术的要求。产量尤为突出,91%的信息提供者表示希望继续提高牧草产量。45%的生产者看重对病虫害的抵抗力,研究人员和生产者都特别关注蜘蛛螨。36%的生产者提到了提高耐旱性,同时还提到了其他要求,如提高营养质量(27%)、发芽率(11%)、增强对寒冷气候的抵抗力和对高原的适应性(9%)。

在分析六类主要利益相关者的期望时,我们发现他们都希望加快肯尼亚和东非改良牧草的采用(图2)。研究中心的目标是继续开展牧草育种和选育计划,改良现有品种,并向市场推出能更好地适应当地条件的新品种。同样,种子公司也希望在数量和多样化方面扩大其供应范围。政府实体和发展组织表示有兴趣支持和资助该地区改良牧草的推广和采用。生产者协会计划与种子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批发采购,以更低廉的价格向生产者分销改良牧草。最后,在这一价值链的基础上,奶制品生产商对改良牧草感兴趣,以提高牛奶产量、减少生产所需的空间并增强抵御气候变化的能力。因此,正如我们的分析所显示的那样,开发这一市场的意愿是存在的,但这是否足以克服市场扩张(即种子价格、分销渠道、物流)和牧草采用(如资金、社会文化、生产者知识)方面的障碍,还有待确定。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910.png

图2 利益相关者对肯尼亚和东非加快采用改良牧草的贡献。

市场发展的瓶颈和机遇

关于可能限制该地区种子市场增长和活力的主要制约因素,受访的利益相关方一致确定了三个主要方面(图3):

—种子价格高:主要制约因素是种子成本过高(40-50美元/公斤),限制了农民获得种子的机会。这一价格对奶农来说过高,而奶农又是主要目标,特别是考虑到他们大多是小农户。受访者将价格上涨归因于种子稀缺和进口相关的高昂运输成本,因为这些种子并非本地生产,而自COVID-19危机和全球供应链暂时中断以来,价格大幅上涨。

—品种注册:向国家卫生部门注册新的种子品种以引入市场的过程具有挑战性——这一过程非常复杂,会导致该地区新品种引进的延误,从而抑制种子进口商/经销商的积极性。

—理论知识:改良牧草的管理可能比当地使用的品种更具挑战性。一般来说,农民对这些牧草及其农场管理的了解始终有限。例如,有关改良牧草对不同土壤和环境的适应性的信息没有得到广泛传播。事实上,许多偏远地区的农民甚至不知道这些牧草的存在。由于这些因素,用改良牧草替代当地品种的决定变得更具挑战性。

—其他重要制约因素包括:(1)牛肉生产者对种植饲草作为动物饲料的兴趣;(2)小规模家庭生产模式,财力和饲草种植面积有限;(3)配送物流不足;(4)高投入低产出(牛奶)价格。种子公司的受访者提到了一些限制其市场行动的因素,即:(1)难以与价值链上的利益相关者合作,尤其是与政府实体合作;(2)缺乏市场运作信息,使未来规划具有挑战性;(3)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来扩大业务和发展。

要使牧草种子市场发展壮大,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协调努力至关重要。在这个问题上,受访者提到他们之间的合作近年来有所改善,但仍处于较低水平。受访者强调,研究中心与发展组织之间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共同实施各种推广和采用项目。人们认识到需要让政府实体和种子公司参与进来,因为迄今为止,这两个行为者大多是单独开展工作。不过,生物多样性联盟和国际热带农业研究中心(CIAT)与帕帕罗特拉集团(Grupo Papalotla)之间强有力的伙伴关系被视为研究机构与种子公司之间协调工作的典范。

表2列出了改进种子市场的更多机遇。

表2 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机遇。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925.png

微信截图_20240618204937.png

图3 市场发展的瓶颈和机遇。

 

讨 论 

本研究根据对牧草价值链主要利益相关者的访谈,分析了肯尼亚和东非国家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行为,以及未来趋势、挑战和改进机会。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虽然改良牧草种子的市场规模相对较小,但它是一个新兴市场,近年来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并有望在未来继续增长。这与Creemers和Opinya(2022)的观点不谋而合,他们认为乌干达的牧草种子市场规模较小,并表示未来30年供应量将持续增长。此外,Ahumuza等人(2022年)强调,该国改良牧草的采用率很低,需要加强推广和传播。Tekalign(2014)在埃塞俄比亚也发现了类似情况,该国的牧草种子系统发展不足且非常不正规,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同样,Creemers等人(2021)也认为肯尼亚的牧草种子供应有限。Dey(2021)强调了提高采用率以缩小埃塞俄比亚肉类和奶类供需差距的重要性,承认饲草对提高动物生产率的贡献。我们研究中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也有同感,Dey等人(2022)、Maina等人(2022)以及Creemers和Alvarez-Aranguiz(2019)等其他研究也有同感。我们的研究结果也与Burkart(2023)和unca Paredes等人(2023)的研究结果一致,前者将东非的Urochloa杂交种种子市场描述为一个新兴市场,具有巨大的未开发应用潜力,并可能对该地区产生积极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后者将该地区UrochloaM. maximus的新杂交种的潜在市场量化为超过900 000公顷的潜在播种面积。

我们的研究还发现,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种植很感兴趣,主要是因为改良牧草具有提高动物生产率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潜力。这种兴趣有望继续推动需求和市场增长,这与Dey对该地区市场扩张的预测一致(Dey, 2021)。改良饲草可产生多种社会、经济和环境效益,从而实现热带地区作物-饲养牲畜-树木混合系统的可持续集约化。可持续集约化不仅能提高这些系统的生产率,还能减少畜牧生产的生态足迹,并产生多种生态系统服务(Rao et al., 2015)。在肯尼亚,Brandt等人(2018)的研究表明,小农奶牛养殖的可持续集约化既提高了农场效率,又减少了对森林的干扰,从而降低了森林砍伐的风险。除了采用改良牧草带来的经济和环境收益外,只要让男性意识到利用节省下来的工作时间来支持女性完成农场和家庭的其他任务,还能在性别平等方面获得收益(Njuguna-Mungai et al., 2022)。

然而,在支持该地区采用改良牧草时,首先必须考虑到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如果新的饲草技术更高产、更有利可图,可能会鼓励畜牧生产者扩大农田,而不是集约利用现有土地(也称为杰文悖论,Alcott, 2005),这可能会导致森林砍伐或生态系统不稳定。其他潜在影响包括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本地物种的迁移以及土壤侵蚀过程。因此,可持续集约化和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发展必须与完善的支持和监测政策及控制机制齐头并进。

关于种子价格,受访的利益相关方一致认为,供应短缺导致种子价格居高不下,给种子的获取带来了挑战。埃塞俄比亚的Tekalign(2014)也强调了这一价格问题。由于种子价格高且供应量少,东非的畜牧业者通常依赖于牧草的无性繁殖,即通过无性繁殖(当地称为分株),然后在农场使用、出售给邻居或在农民之间交换。Burkart(2023)根据专家咨询估计,东非的种子与分株比例至少为1:3,这意味着每播种一公顷牧草种子,就会有另外三公顷的牧草用分株繁殖。这种非正式的方法有助于提高该地区牧草的采用率,还可以通过建立小型苗圃企业实现收入多样化。令人惊讶的是,受访的利益相关者都没有提到牧草分播对东非牧草种子系统和畜牧业的重要性。

关于品种偏好,我们的研究表明,该地区的生产者最常用的是本地品种。在改良品种方面,UrochloaM. maximus在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预计在未来几年仍将保持这一地位。这一发现与Creemers和Alvarez-Aranguiz(2019)、Lukuyu等人(2021)、Creemers等人(2021)和Junca Paredes 等人(2023)的研究结果一致,所有这些研究都预计这两个品种在该地区的应用将持续增长并具有市场潜力。在我们的研究中还发现,生产者选择种植牧草品种的主要标准包括生物量生产、抗病虫害(如蜘蛛螨)、耐旱性和营养质量。这与Lukuyu等人(2021)的观点部分一致,他们认为选择标准包括营养价值、对气候条件的适应性、生长速度、易用性/保存性、产量能力和动物消化率。

受访者强调,该地区国家在牧草新品种注册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是限制采用的一个因素。Creemers和Alvarez-Aranguiz(2019)、Mwendia等人(2020)、Creemers等人(2021)、Creemers和Opinya(2022)、Dey等人(2022)以及Maina等人(2022)都曾指出过这一问题。利益相关者强调,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另一个根本问题是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益处和管理认识不足。Creemers和Alvarez-Aranguiz(2019)以及Maina等人(2022)先前的研究也强调了这一挑战。为解决这一问题,政府机构必须参与合作,通过农村推广计划提供有关这些品种的培训。我们的研究还发现,改良牧草的信息传播水平尚可,这与Fuglie等人(2021)的研究结果一致。

受访的主要利益攸关方指出的另一个挑战是配送物流不畅,Creemers和Opinya(2022)也指出了这一问题。因此,设计一个覆盖面更广的配送系统至关重要。种子公司与生产者协会之间结成联盟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方法。据Tirivanhu(2022)估计,乌干达83%的生产者没有加入任何协会,这进一步阻碍了他们获得种子,因为许多协会以更优惠的价格批量采购种子分发给会员。此外,获得新知识也是一项挑战,因为协会通常负责管理对生产者的培训。

受访的利益相关者中没有人建议发展东非种子产业,将通过自己的育种计划开发新的栽培品种与种子系统联系起来。这一点令人惊讶,因为在本研究的各个目标国家,牧草育种和开发项目正在建立或至少正在讨论之中。缺乏兴趣的原因可能是:(a)东非地区牧草种子生产的潜力有限,因为大多数国家(赞比亚除外)所在的纬度地区,牧草种子生产在经济上无利可图;(b)受访的公共利益相关者和非政府组织似乎都不认为这是其职责的一部分,并同意依赖国际研究中心和种子公司。这种依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困难的,因为(a)无法预见私营公司和国际研究中心如何决定预算分配和工作的地域重点,以及(b)COVID-19等不可预见的事件可能会中断价值链并导致进口牧草种子短缺(Burkart et al., 2022)。泰国和老挝成功建立了当地牧草种子产业(e.g., Hare, 2014),东非利益相关方可从中学习。

牧草价值链中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和透明度(即研究)对于该地区的市场动态和提高改良牧草的采用率至关重要。我们的研究发现,虽然并非所有参与者都在合作,但战略联盟确实存在,特别是在专注于促进采用改良品种的研究机构和发展组织之间,这与Creemers和Opinya(2022)的观点一致。

总之,我们关于近年来改良牧草种子市场的持续增长、其上升趋势以及与种子价格高、监管困难和生产者知识有限相关的挑战的研究结果,与之前对该地区一些国家的相关研究结果是一致的。这种一致性加强了为加强市场运作和提高采用水平而提出的建议。

 结 论 

该地区最常见的牧草品种仍然是当地品种,主要是C. purpureusC. gayana。然而,由于该地区土地稀缺,生产者必须提高单位面积的产量,因此人们对改良牧草的兴趣日益浓厚。引起生产者极大兴趣的改良品种包括UrochloaM. maximus,它们将主导未来的市场。生产者还对Urochloa杂交品种(如 Mulato II、Cayman、CobraCamello)感兴趣。所有信息提供者都认为,市场对这些牧草的预期是积极的。

然而,种子市场的发展受到诸多限制,其中最主要的限制因素是:(1)种子价格高昂,成为获得技术的障碍;(2)种子新品种的注册程序复杂,阻碍了其商业化和采用;(3)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选择、栽培和管理的认识和知识有限,减缓了改良牧草的推广速度。(4)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选择、种植和管理的认识和知识有限,延缓了改良牧草的采用。

改良牧草种子的市场正在增长,并为该地区带来了巨大的未来潜力,相关利益方热衷于在该地区加快采用改良牧草种子。为充分释放这一市场潜力,需要制定具体战略来解决其主要制约因素,如(1)降低种子价格以提高可获得性,即通过改善物流和种子分销系统、大宗采购和增加种子供应量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2)简化复杂的牧草新品种注册程序,即通过让研究机构和开发组织参与进来来提高可获得性。(3)通过媒体、发展项目、推广计划和其他机制,提高生产者对改良牧草的选择、种植和管理的知识和认识。同样,目前该地区推广采用改良牧草的重点完全放在奶制品生产上,忽视了牛肉行业蕴藏的巨大潜力。因此,将研究项目、开发工作和政府战略的范围扩大到畜牧业,将为该地区采用改良牧草开辟新的途径。

在今后的研究中,最好在不同国家的利益相关者中收集更统一的样本。在埃塞俄比亚、乌干达、赞比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加大工作力度,将有助于为改良牧草种子市场制定区域愿景,并有可能在各国之间进行比较。此外,应研究改良牧草对环境、经济和社会的潜在负面影响以及权衡问题,以指导政策和决策过程。

原文链接: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glr2.12073

引用格式:

Florez, J. F., Karimi, P., Paredes, J. J. J., Ángel, N. T., & Burkart, S. (2024). Developments, bottlenecks, and opportunities in seed markets for improved forages in East Africa: The case of Kenya. Grassland Research, 3(1), 79–96. https://doi.org/10.1002/glr2.12073

排版:徐萌蔚

统筹:沈锦慧 秦泽平 

声明: 该编译文章仅代表编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如需参考和引用相关内容,请查阅原文。编译文章由GR团队制作仅供学术交流,转载须注明转载自Grassland Research微信公众号及编译作者信息。

640 - 2024-06-18T200707.216.png

期刊官网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journal/27701743

投稿网址

https://mc.manuscriptcentral.com/grasslandresearch

640 - 2024-06-15T115616.399.png

微信截图_20240617141001.png

640 (101).jpg640 (102).jpg640 (103).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彭京伦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568995-143872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