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春
匈牙利地球物理专家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大庆油田发现等工作中的贡献回顾
2022-9-15 10:58
阅读:2407

       匈牙利地球物理专家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大庆油田发现等工作中的贡献回顾

          ——匈牙利专家组“大地电流分队”对发现大庆油田起重要与关键作用

                     陈昌春    张保祥

  本文尝试对匈牙利地球物理领域的专家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大庆油田发现等工作中的贡献进行一些粗略的回顾。

                一、“大庆油田”及“大庆”的得名 

  “大庆油田”之“大庆”的得名,《中国地质工作发展历程及主要经验》(2016)介绍:“石油部党组经过认真考虑,决定采取会战的形式,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缓解国家缺油的困难。-场史无前例的石油大会战在积极筹备中开始了。石油部党组会同黑龙江省党委认为松基3井位于肇州县大同镇地区,为避免将来建成油田后,与山西省的大同煤矿重名,又恰逢新中国成立10周年,因此建议把大同镇改为大庆区。此后,省人大做出决定,把大同镇改为大庆特区,划归安达县管理。石油部和地质部就把这里发现的长垣叫大庆长垣,发现的系列油田统称大庆油田,在这里进行的松辽会战改称大庆会战。”

  《“大庆油田”名称的由来与大庆石油会战序幕的揭开》(见于《大庆油田的发现和大庆石油会战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回忆》(1993)一书)指出:“松基3井喷油的消息,像一声春雷震动了全国,来井上参观、慰问的人络绎不绝。10月上旬中匈地震队(116队)匈牙利专家来油井参观访问,我与赵声振接待了他们,当他了解到松基3井钻遇的油层顶面深度与他们编制的地震构造图1层顶面(即葡萄花油层顶)基本吻合时,非常高兴,我们相互祝贺大庆油田勘探取得的胜利。11月8日黑龙江省省委书记欧阳钦、付省长陈剑秋和省委秘书长李剑白等一行20多人来大同镇油田前线慰问,我向他们作了油田发现过程和松基3井情况。”

image.png

注:上图来自《“大庆油田”名称的由来与大庆石油会战序幕的揭开》(见于《大庆油田的发现和大庆石油会战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回忆》(1993)一书)

image.png

 注:上图来自《回忆大庆长垣的发现》        

        二、关于大庆油田发现过程中匈牙利专家作用的两位院士的观点分歧

  关于大庆油田的发现过程,中国科学家博物馆网站的《发现大庆油田真相》(http://www.mmcs.org.cn/gz/1224/2851/2016-06/138896.shtml)一文中,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学锦先生总结了四个环节。谢学锦先生认为:“第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先后有阮维周、翁文波、谢家荣、孙建初、高振西预测东北平原可能有石油蕴藏。......”第二个重要环节,谢学锦认为是1955年地质部第一次石油普查会议。第三个重要环节,谢学锦先生认为是匈牙利地震队发现长垣构造,地质部钻探见油砂。当时,匈牙利的Etvos研究所的地震队是世界著名的。所以中国作出部署,请该所的地震队来中国做地震找油,并帮助培训中国作地震方法的技术人员。工作地点定在西部。谢先生并指出:“匈牙利地震队的工作对大庆的发现有关键贡献。可是从来没有人提过他们一句。好像我们中国人得了帮助,然后把人家忘得光光的。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我们应该真实地对待历史。”“大庆油田发现的第四个重要环节,”谢学锦先生强调说,“是石油部在地质部的地质工作基础上进行的大规模钻探。”关于第三个环节,谢家荣先生强调指出:“匈牙利地震队的工作对大庆的发现有关键贡献。可是从来没有人提过他们一句。好像我们中国人得了帮助,然后把人家忘得光光的。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我们应该真实地对待历史。”

  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先生在《大庆油田发现与匈牙利人无关》(https://wap.sciencenet.cn/blog-938141-694525.html?mobile=1)认为:“显然,所谓‘匈牙利地震队在1958年发现了长垣背斜构造导致大庆油田被发现‘,或是说匈牙利人‘对大庆的发现有关键贡献‘,都严重违背了客观事实,完全站不住脚,更谈不上其功绩遭抹杀。”

       三、大庆油田的现有文献中对匈牙利专家参加中国石油调查的讲述及简析

  下面列出一些书刊文献中提及匈牙利专家的所谓Etvos研究所及匈牙利地震队情况:

  《走进中国科技殿堂》(2014):“50年代中期,地质部长李四光根据陆相生油理论,认为在松辽这样的中生代白垩纪盆地找到石油的概率很大。地质部随即于1956年派地质队对全盆地进行了全面地质和重磁力普查,还请匈牙利地震队在大庆南部葡萄花地区作了地震剖面分析。”

  《“大庆油田”名称的由来与大庆石油会战序幕的揭开》(见于《大庆油田的发现和大庆石油会战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回忆》(1993)一书):“松基3井喷油的消息,像一声春雷震动了全国,来井上参观、慰问的人络绎不绝。10月上旬中匈地震队(116队)匈牙利专家来油井参观访问,我与赵声振接待了他们,当他了解到松基3井钻遇的油层顶面深度与他们编制的地震构造图1层顶面(即葡萄花油层顶)基本吻合时,非常高兴,我们相互祝贺大庆油田勘探取得的胜利。1真(??)月8日黑屯;工省省委书记欧阳钦.付省长陈剑秋和省委秘书长李剑白等一行20多大来大同镇油田前线慰问,我向他们作了油田发现过程和松基3井情况。”

  《大庆油田的开发建设》(见于《大庆历史 中》,2018)介绍:“另外,匈牙利地震队对发现大庆油田起了关键作用。当时,匈牙利的Etvos研究所的地震队是世界著名的,所以中国请该所的地震队来中国做地震找油,并帮助培训中国邱中建(1933...做地震方法的技术人员。1956年底时,Etvos所带地震队在西部的工作已经做完,但合同期未满。鉴于当时松辽平原石油地质普查已......”

image.png

  上面所述赵文津先生博文中用以质疑时提到的文章名称——《发现大庆长垣经过》,似乎不很准确。准确名称可能是《回忆大庆长垣的发现》,该文更早的用名据称是《回忆大庆长垣构造的发现过程》。

image.png

                 四、匈牙利专家援华情况分析

   中文文献有“匈牙利的Etvos研究所的地震队是世界著名的,所以中国请该所的地震队来中国做地震找油”的表述。根据检索,“匈牙利Etvos研究所”中的外文单词拼写不太准确。这个匈牙利研究所的全称应állami Eötvös Loránd Geofizikai Intézet (ELGI) (Allami Eotvos Lorand 地球物理研究所)。从组成人员看,匈牙利专家援华并不限于这个地球物理研究所,还有来自高校的专家。

                   (一)仪器情况

  匈方文献明确指出:“直到 50 年代末。仪器通过 NIKEX 重工外贸公司的出口始于 1954 年,当时是交付捷克斯洛伐克订单制造的设备。 SZM 26/53 仪器向独联体国家的销售一直持续到 1958 年。该仪器在中匈地球物理考察的实施和地震研究的成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SZM 26/53 的国际认可还体现在 1958 年布鲁塞尔世界博览会上获得的大奖赛展览奖。”(注:匈牙利语文献的机器翻译)

  中文的现有文献中,似乎都轻描淡写地称“Etvos研究所地震队”。匈牙利的SZM 26/53 仪器,在中国的矿产勘探中深受欢迎并有杰出的效果。据一个网络群的地学前辈回忆,这些仪器,后来可能留给中国发挥余热了。下面是一些匈牙利语文献的机器翻译:

18032b73952d293ec22bb3b05a8a188.png

image.png

                   (二)人员情况

  匈牙利对于中国地矿的贡献问题,匈方清楚地指出了其先进设备在“中匈地球物理考察的实施和地震研究的成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他匈文文献表明,这里面包括了合作勘探东北的油田。

a76183edc38ededc2fab82cb42563db.png

0f8be2d7ce895d9df934a0504c0d201.png

image.png

5b18d07a777496c4ba88c935006f4b1.png



894c093f958ac0c44b5ea6f63148b0c.pngf8633066a02abbfaa3bd3da2b1b73cc.png

46a07e5f3d18cfef2304a615ed99da3.png

3d4dbe66142a3b685df7c6c8c8a2ddb.png

           五、中国方面对匈牙利专家的感谢与本文的基本结论

03f8045afa6fc90733238b80f7d4bb4.png

4b479e690540cec843df4b9d3292c79.png

  朱大绶先生的《和匈牙利物探专家相处的日子》,以感谢的口吻表示“在我們祖国东北大平原上,几年来经过了許許多多地质、物探人員的辛苦劳动,终于肯定了这个盆地的含油远景;井且找到了一批适于储油的局部构造,在最近的钻探果中普遍見到了良好的油气显示并见到了原油,这对加速我国石油资源勘探的进程具有甚为重要的意义.在取得这样重大的成果过程中,有来自远方的国际友人一一匈牙利专家的重大贡献。由于他們的指导和帮助,加快了勘探的速度;由于他們的教导,给我們培养了技术力量,从他們那里我們学到先进的工作方法和技术。”

image.png

675dcce8cc3e98c4d8cc40286f783d0.png

fa3b858bba7a84cec0da9b915d212c9.png

  根据上面所述,或可推知,除了苏联,匈牙利可能就是对新中国地质界贡献最大的外国了。

  托卡赤·爱尔诺先生的事迹网页(https://tab.mta.hu/miskolci-teruleti-bizottsag/tortenete/tudos-arckepek/takacs-erno/)介绍:“1956年夏天开始的中匈地球物理考察除了两个地震组和Eötvös摆组外,还有一个大地研究组, Ernő Takács 被指派领导。甚至在考察准备期间,1956 年 1 月,在 Kántás 院士的组织下,Sopron 和北京(由 ádám-Takács)之间进行了奇怪的多日同步测量,这有助于了解全球特征大地电流系统。在为期三年的考察中,大地组的成果极大地帮助了对满洲里鄂尔多斯高原和松辽盆地进行的地球物理测量的复杂解释,并确定了几个具有油气储存前景的地质构造。匈牙利地球物理考察队的作用,在中国已正式宣布的中国最大油田——大庆的发现中得到突出体现。 Ernő Takács 于 1959 年在中国获得高级奖,并于 1960 年以中文发表了一篇关于大地方法的文章。”

  根据Takács Ernő(托卡赤·爱尔诺)的事迹网页,当时匈牙利勘测人员在松辽平原分为4个队,Takács Ernő负责的“大地电流”队在北部探测。4个队的分法,在中文文献《》中也得到了证实。不过,由于表述上有点简洁,导致赵文津先生在《大庆油田发现与匈牙利人无关》中造成误解,以为匈牙利只有3个队在南部工作,而不知道匈方有一个重要的队伍在北方探测。据现有匈牙利文文献判断,可能正是这支由托卡赤·爱尔诺带队的“大地电流分队”首先与直接发现了石油信号。此外,据朱大绶先生回忆文章,由于中方当时不肯按照匈牙利专家意见与规程,因此各自编组,而不是混合编组。结果可能是匈方小组首先与单独发现了石油信号,中方并无人员在现场目睹。

  另据《Dr. Károly Posgay》一文介绍:Károly Posgay博士......(1950年起)担任地震观测员和仪器设计师,迅速晋升为地震组组长; 1956年任地震部门主任。 1957年至1960年,作为中匈考察团成员,他在发现至今仍是中国最重要油田——大庆的(地质)构造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image.png

      谢学锦先生回忆:“当时地质部找油的具体部署指挥是普查委员会的常委谢家荣、黄汲清和刘毅,他们遵循的完全是传统的石油地质学理论及大地构造学理论”(http://www.mmcs.org.cn/gz/1224/2851/2016-06/138896.shtml),我们认为完全是大实话。我们判断,奇迹的直接创造者,首功是匈牙利地球物理的神奇仪器,再次是掌握这个神奇的匈牙利“大地电流分队”负责人爱尔诺先生。

      地质部地球物理探矿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顾功叙先生1959年在《地球物理勘探在我国地质工作中的作用和成就》一文中指出“在一些还沒有确定为含油的地区,如华北、华东、松辽大平原、鄂尔多斯等地区,在寻找可能为含油构造的阶段中也必須经过主要为地震勘探的較詳細測量工作,为初期鑽探提供科学侬据。”这说明那时候勘探油藏,主要不是指望大、小理论再立新功,而是指望先进的探测技术与设备。

附:我国石油普查等工作中的苏联专家贡献

  2021年7月1日《中国矿业报》的报道《新中国地矿事业的繁荣之路 ——赵文津院士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地质找矿的功勋伟业》(https://mp.zgkyb.com/m/news/41371)中,强调了苏联专家对于石油普查的贡献:“1953-1954年,我们的物探队和地质队多囿于矿区范围内就矿找矿,收效甚微;我国的石油普查也限于在油田外围转,没有开展大面积的普查找新油田。因为,我国石油部门没有普查力量开展区域油气普查工作。在1954年7月20日召开的地质部第一次物探队长会议上,李四光部长、何长工副部长都参加了会议,歇尔施尼尧夫、沙利柯夫和利比娜3位苏联专家提出“物化探工作要转向大普查,走在地质工作之前,积极发挥找矿作用”的建议,会议讨论后形成共识与行动。苏联专家还推荐了要应用多种方法的综合普查方法。这是由于任何一种方法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为了使物探普查结果减少不确定性,要大力推广应用多种方法,取长补短。以后,这种做法也就成为中国普查的传统,意义重大。”

说明:由于时间、精力有限,往往只是提供一些素材与判断,文章语句与结构也多是半成品。本文所涉的匈牙利语文献,直接采用网页的机器翻译。欢迎有兴趣的博友、网友们补充与指正。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昌春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50729-135541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