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春
民国时期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地学留学生学业与师承试析(王宠佑、袁复礼、冯景兰等) 精选
2022-8-12 08:55
阅读:4004

 民国时期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地学留学生学业与师承试析(王宠佑、袁复礼、冯景兰等)

                       陈昌春  张保祥       

  哥伦比亚大学地质学毕业生王宠佑、袁复礼、冯景兰3位先生的留美学业、专业与学历,不同文献说法不一,莫衷一是。在查证的同时,也觉得民国时期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地学留学生的学业与师承值得一并做些探讨。下面就笔者了解到的一些民国时期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地学留学生的学业与师承做些粗略的查证与辨析。 

                    一、王宠佑先生学业与师承情况辨析

                     ——王宠佑先生有硕士学位,但无博士学位

                     ——从加州转入哥大,主要是加大水准不足

  王宠佑先生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学习地质学的留学生。不过,王宠佑先生事迹,现有的各类事迹文献,对王宠佑先生是否博士各说各的,并不明示哪个正确,可谓莫衷一是。特别是近年的一些文献,包括《王宠佑年表》,都把王宠佑先生说成博士,仿佛这是更加准确的史实。比如,《王宠惠与中华民国》(2006)一书《王宠佑年表》里有博士的讲述,但前面紧挨着的一篇是《中国地质矿床学先驱王宠佑》(1992),里面仅提硕士,并未提到博士之事。不过,《中国地质矿床学先驱王宠佑》同一作者,几年后的1995年的《中国开发矿业的先驱王宠佑》改将王宠佑先生称作博士了。

37cb5b69c417f31710ad2074605a99c.png

注:《王宠惠与中华民国》(2006)一书《王宠佑年表》

   关于王宠佑先生有无博士学位,负责编选《游美同学录》的是徽州休宁人周诒春,此时他任清华学校校长。《游美同学录》未提及王宠佑先生是博士,这也佐证王宠佑不是博士。 至于王宠佑先生并无博士学位的铁证,应当是1919年伦敦出版的第2版《锑》的封面只有学士、硕士,没有博士。现在文献中也未见提及王宠佑先生获得过荣誉博士。

image.png

注:1919年伦敦出版的第2版《锑》的封面1ed0eaaed627c62aeae24ee9fea3e89.png 

注:这是《中国名人录》(WHO'S WHO IN CHINA)中王宠佑先生的介绍。

   王宠佑先生的事迹中,有从加大转到哥大的经历。有文献误称其在加大获得硕士学位。而实际上他是从哥大得到的硕士学位。为什么转学呢?这是因为加大当初教育水平不高,王宠佑先生与其兄王宠惠等共同向国内资助机构请求转学并获批。

   关于王宠佑先生的硕士导师,因其在哥大获得学位,导师不排除是葛利普。王宠佑先生出于感念,捐款制作葛利普奖章。有学术同行提供了王宠佑记叙葛利普先生的文章,从里面可以看出,葛利普先生未必是王宠佑的硕士导师(王宠佑在文章中说:“作为 Grabau 博士的第一位中国学生,......我是为数不多的研究生之一被录取参加他的地层学讲座),但肯定是重要的授课老师。

image.png

  顺便讨论一下曾与王宠佑合作撰著《钨矿》一书的李国钦先生。《矿床学及其成矿理论发展简史(四)》(吴凤鸣. 2017)指出:“1943年中国矿产地质学家王宠佑与李国钦博士合著《钨矿》(Tungsten,New York,Reinhol Publishing Co.1943,1947,1955),把中国钨矿研究推上了国际舞台。(http://html.rhhz.net/bmpg/html/20170518.htm)。根据这个信息搜索,相应的出版情况为: Tungsten-its history, geology, ore-dressing, metallurgy, chemistry, analysis, application, and economics: by KC Li and Chung Yu Wang. 325 pages, illustrations, 16× 23 cms. New York, Reinhold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43. Price $7.00[J]. 1943。据查证,一般且可信的说法,在正式学业上,李国钦看来是学士而不是博士。《美国矿冶巨子李国钦》一文称,李国钦获得过克拉克荣誉博士学位,并称李国钦是王宠佑博士的学生。1944年,关于1943年第1版《钨》的一篇英文中确实提到“李博士”,但可能仅指荣誉博士。

  讲个花絮:梁启超先生雾里看花,在赞美的文章中竟把王宠惠先生与王宠佑当成同一人了(http://news.tju.edu.cn/info/1018/60721.htm)。

               二、袁复礼先生学业与师承情况辨析

                                       ——袁复礼先生布朗大学所学,应主要是课程而不是专业

                                       ——袁复礼先生的硕士导师很可能是地貌学家约翰逊先生

       袁复礼先生在哥大攻读课程之一的“地文学”(physiography),中文语境中已很少使用。现代地理可分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自然地理又分水文学、地貌学、土壤学、气候学等。从大的方面,地文学相当于自然地理,从小的方面相当于地貌学与地形学。地质学中的“地文期”等,接近于地形学及地貌学。 我们认为,袁复礼先生与冯景兰先生是戴维斯先生间接的中国传人。袁扬老师的文章中指出,袁复礼先生师从约翰逊先生。就美国的情况看,physiography看来主要相当于自然地理学,有时狭义地指地貌学。中国地质界曾用地形学,以表示与地貌学的差异。从史料可以判断,直接与深刻影响竺可桢先生的地理学家看来是戴维斯先生。约翰逊先生((Douglas Wilson Johnson))是戴维斯先生在哈佛大学的学生。

       袁复礼先生的学术传承脉络很可能是“戴维斯——约翰逊——袁复礼”。

       至于“geomorphology”的出处,即明显早于袁复礼先生在一篇文章中的推测,也早于专门研究“地文”的文章《地文期与地文期研究》所说的1894年。《地学大师彭克事略》(徐近之)称,1891年,彭克就在万国地理大会宣读“Die geomorphologie......”论文了。

01377f68581bbadb2d49badfd97a2db.png

               三、冯景兰先生学业与师承情况辨析

                                            ——冯景兰先生的硕士导师有可能是约翰逊先生

        冯景兰先生从科罗拉多矿业学院毕业后考入哥大读研,与其兄长冯友兰已在哥大就读有关。《科学的道路 》(下卷)一书收录了冯景兰先生自撰的《冯景兰致力于我国地质事业》,里面提及在哥大攻读“矿床学、岩石学和地史学”。不过,同页的哥大毕业时间又自相矛盾。因此,不排除“矿床学、岩石学和地史学”写法有误。其他文献中,多作“矿床学、岩石学和地文学”。如果冯景兰先生留学所学没有“地文学”,那么,导师是约翰逊先生的可能性会下降,但约翰逊先生应当是他的授课教师,并应当在地貌学方面对他影响巨大。

       地貌学界,一般认为的两大高峰或许是彭克与戴维斯。沿着约翰逊先生的线索,袁复礼先生与冯景兰先生或许都可看作戴维斯的中国传人。这样,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地貌的介绍与宣传中,就会多一些色彩。丹霞地貌的第一命名人冯景兰先生就不是以地质学家客串地貌学的身份,而是地貌学传人的身份做的中规中矩的应用研究了。我觉得,从学术传承而言,戴维斯与约翰逊先生在天之灵,得知他们的地貌学理论的中国传承者冯景兰先生发现了一种新地貌类型——丹霞地貌(冯先生起初命名为“丹霞层”,由其他学者称作丹霞地貌),也会感到高兴的。按与冯景兰先生合作矿床学教材的袁见齐先生说法,通过冯先生的传播,林格仑、爱孟斯两位对于中国矿床学教育的影响应当是巨大的。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谌湛溪先生学业与师承情况辨析

  据网络消息:谌湛溪还被清廷任命,做过一任小京官,官名中书(六部里面的缮写人员),时间是1899年。在京师大学学习期间,谌又考取了第一期庚子赔款留美生,并于1904年远涉重洋,进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采矿。留美期间,他不仅在适应能力上有超强表现,学习上更是加倍努力。他广泛关注世界探矿、冶矿技术的新进展新成果,积极参加相关学术活动。四年学习期满,以优异成绩发表了博士学术论文《关于磁性探矿公式的推演》,得到美国学界的赞赏,不但获得了博士学位,并留用在美国地质研究部门工作。(http://www.csteelnews.com/special/602/604/201206/t20120625_68069.html)

致谢:本博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了李学通先生、焦奇先生等的指点及资料协助,特此致谢。

注:因时间所限与48小时博文时间限制,总体比较粗糙,供有意人士了解与追溯。写作中....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昌春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50729-135089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