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O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POP

博文

为什么会出现心理学与生物学同步统一3

已有 1578 次阅读 2023-3-9 14:00 |个人分类:数理心理学|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编者按


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它是距离“数理心理学”最近的地方,也就必然是“传统心理学”与“数理心理学”冲撞和融合最直接的地方。它是一个新理论体系产生后,科学知识、世俗价值观念体系、学术江湖冲撞与重叠的地方。也必然是新理论发生的地方。


自2022年下半年,“数理心理学”发起“洗心运动”后,开始了新知识体系的辩论,现把这些辩论逐步向大众开放。

它的辩论多随笔性质,并一直试图建立在学术问题的本质理解之上。它的主题主要围绕:

(1)心理学能否用几个数学方程实现统一。

(2)心理学的统一路径和实施步骤。

(3)传统心理学的唯象学性质、实验纲领性质。

(4)心理学功能统一和生物学、社会学统一关系。

(5)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发展的路途:是发展心理主导的学术,还是统一的基础心理的正途。它是心理学发展的一个缩影与实践case。

现对全网进行开放,使得这些辩论的经验、问题确实使更多的人收益。


——数理心理学


本文继续探讨心理学与生物学同步统一:


认知科学以六边形作为自己前进的指导纲领。问题出在“研究对象”为何物?


物理学的物质对象与还原论、整体论方法的两者结合,既可以向微观世界进行探索,也可以向宏观的宇宙学尺度进行探索。“物质对象”是其根本,而不迷途。


生物学,是以生物物质材料的结构、功能作为对象,结合还原论和整体论,既向微观世界进行探索(解剖、细胞、基因、多样性),也向宏观的宇宙学尺度(进化)进行探索。


社会学,以社会为物质对象,结合还原论和整体论,既向微观结构探索(社会阶层、结构),也可以向宏观的尺度(进化、历史、发展史、人类学、人文地理)进行探索。


心理学,以“精神现象”为对象,既质疑还原论,又怀疑“物”的研究方法。没有找到物质对象,而备受诟病。结构、功能、行为、认知等学派天然七寸均出于此,后来学派总是植根于对前期学派的推翻,Miller把行为、认知作为两次反革命(Miller,2003)。


没有物质对象的研究,结构与功能的载体物也就虚无缥缈。即便当下国际,也曾企图以“脑生理结构”作为人的功能结构、以FMRI扫描的生理图谱,代替功能图谱。


认知科学六边形,似乎正确。而确切的道路是:


(1)心理是神经系统的信号的功能(不是信息功能)。


(2)信号的意义源于社会进化和学习,即行为的因果律来源于人的“价值观念”。(见行为表达式)。


(3)语言则是意义的编码学。语言是对“事件”和“物质对象”的编码。不存在无物质对象的语言学。


(4)生物学的神经是信号通讯电缆、生化是代谢通讯化学程控,构成人体通讯,生理机械结构构成人体热机驱动的机械系统。


(5)哲学是对人体信号系统工作方式的“自洽”构建、进行的逻辑说明。它是人体运作机制的“推论”。而哲学的理论,本质上在心理学原理之下,而不是在所有学科之上。心理学的推论是“哲学”。


(6)人类学是人的价值观念产生的溯源。


(7)计算机只是工程应用。确切的讲,人体工程是数字电路、模拟电路构成通讯机构。


数理心理学承认以往所有心理学流派。它走向了统一性。它并不把“精神现象”作为对象。它把“物质人”作为对象,心理学就是“信号系统”产生的“信息功能现象”。它是信号系统工作的推论。抓住物质性,是统一的根本。这就避开“传统心理学”抓不住的“设想的对象”。而这一特性,天然和生物学达成默契。即兼顾了生物学的物质基础,同时又兼顾了它的功能:心理学。


在上一篇,已经回答了基本的统一的物质路线,不展开,仅仅下图再图示。


image.png


心理学的方法学问题:丢掉了原理。


如,EEG的原理是突触电位原理。而一般方法学不强调这一点。神经元第一个器件是“膜电容”,也就是加法器,在spike促发之前,具有求和功能,电位累加。它的类型,分为正负,也就是逻辑控制,即可以加运算、也可以做减运算。这就构成了逻辑运算。神经元也就是逻辑神经元。形同“计算器”。


image.png


这是ERP产生的根基。问题是ERP和编码信号的关系的机制。心理学的ERP使用,丢掉了这一关系,关注ERP的大小波形的差异,拉回行为主义方法。把ERP的底层丢掉,去做了关联。公司的培训,从未在这一点上给予清晰指导(EEG signal analysis,这本书比较可靠)。


生物学spike方法,抓住了“code”。心理学丢掉了“code”。走了相反的路。ERP可以很轰轰烈烈,但底层方法出错。且认为:把传统实验换一遍ERP指标,就是研究,只要问一下该做法的“问题”是什么?方法学的失败就会显露。


心理学和生物学合体的交叉问题的本质:心理量、编码量之间的数理关系。差异性检验建立不了这个关系。


心理学的“应用”统计,丢掉了实验误差论、统计底层的数理逻辑推导,在方法学上会经常犯错。同理,EYE-TRACKING、FMRI也是如此。脑图谱不是“生理图谱”,是“功能图谱”。这句话理解起来就已经费劲,更何况没有这方面从业经历的人。


理工科知识是必要的,因为底层原理:


(1)H-H方程,是神经元的电路方程。数电、模电基础。


(2)信号分析,脑电分析的基础是傅里叶变换、小波分析。“数学物理方法”。


(3)独立成分分析,线代基础。


(4)脑电的促发,偶极子,电磁学基础。


(5)统计学,数理统计奠基。


(6)眼动原理,通讯的图像学。


心理学的基础机制研究,早已在其它学院和学部发力。一旦这些理工科快速补齐神经、心理,依理工科的速度,可以一夜起高楼,心院将无任何优势。


参考文献

MillerThe cognitive revolution: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20037141-144.

高闯,数理心理学:心理空间几何学,吉林大学出版社,2021.

高闯,数理心理学:人类动力学,吉林大学出版社,2022.


image.png

数理心理学QQ群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78362-1379584.html

上一篇:为什么会出现心理学与生物学同步统一2
下一篇:是否会出现心理与神经交叉点的一次统一?
收藏 IP: 218.199.20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3 1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