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新冠病毒相关冠状病毒在东南亚蝙蝠和穿山甲中传播的证据

已有 1460 次阅读 2021-2-20 14:47 |个人分类:科学普及|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新冠病毒相关冠状病毒在东南亚蝙蝠和穿山甲中传播的证据

《自然(Nature)》杂志子刊《自然·通讯(Nat Commun)》2月9日发表了新加坡著名病毒学家王林发联合泰国、澳大利亚、美国和中国的相关病毒学研究人员共同撰写的研究论文:《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在东南亚蝙蝠和穿山甲中传播的证据Evidence for SARS-CoV-2 related coronaviruses circulating in bats and pangolins in Southeast Asia(见参考文献)。该文以新的雄辩的事实证明,新冠病毒(SARS-CoV-2)起源的最大可能是来源于自然界的蝙蝠。不应当新冠病毒的传播归咎于某个国家或某个实验室,这些谬论反映了对基本科学事实的藐视。

COVID-19(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许多未解问题包括在中国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的起源,以及中间动物宿主在早期动物向人类传播中的潜在作用。在中国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提示新冠病毒蝙蝠来源的可能性很高。

该论文报道了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SC2r-CoVs)在东南亚蝙蝠中活跃传播的分子和血清学证据。泰国的一个洞穴中5只独立的蝙蝠(大角菊头蝠 Rhinolophus acuminatus)获得了相关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获得了一个单独的冠状病毒分离株RacCS203,该分离株与在中国云南马来亚菊头蝠Rhinolophus malayanus发现的RmYN02分离株的亲缘关系最密切。

在同一种群的蝙蝠和泰国南部野生动物检查站的穿山甲中也发现了SARS-CoV-2中和抗体。针对RmYN02受体结合域(RBD)的抗血清能够交叉中和SARS-CoV-2尽管RacCS203RmYN02RBD不能与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细胞受体结合。

尽管病毒的起源尚不清楚,但该项研究将遗传多样性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SC2r-CoVs)的地理分布范围从日本中国扩展到泰国,范围超过4,800公里。

迫切需要各国协作进行跨境监测,以发现SARS-CoV-2的直接来源病毒。

image.png 

本文所用冠状病毒(CoV的简称(代号)与来源:

SC2r-CoVs 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

RaTG13 2013年,中国云南,菊头蝠

RmYN02 2019年5月至10月,中国云南,马来亚菊头蝠(Rhinolophus malayanus)

RacCS203,2020年6月,泰国,大角菊头蝠(Rhinolophus acuminatus)

早就应该停止将新冠病毒(SARS-CoV-2的传播归咎于某个国家或某个实验室。这些谬论反映了对科学事实的藐视,包括最近在泰国蝙蝠身上发现了密切相关的冠状病毒。2013年中国云南省采样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SARS-CoV-2的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表明大流行冠状病毒可能来自蝙蝠。为确定高度相关病毒的其他可能来源,于2020年6月泰国东部对300只蝙蝠进行了采样,这些蝙蝠都属于大角菊头蝠(Rhinolophus acuminatus100份蝙蝠直肠拭子样本中13份PCR阳性,与SARS-CoV-2和蝙蝠 CoV-RaTG13序列同源性分别为95.86%96.21%。这种名为RacCS203的病毒似乎是在这个蝙蝠群体中传播的占支配地位的冠状病毒。系统发分析表明,RacCS203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谱系(SC2r-CoV)的新成员。

剌突(spike受体结合结构域(RBD)系统发生分析以及与纯化重组蛋白的结合研究表明,RacCS203不能结合ACE2进入细胞。以RacCS203为spike基因的伪型VSV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水疱性口炎病毒不能感染Vero E6细胞,而以SARS-CoV-2为spike基因的伪型VSV病毒能感染Vero E6细胞,证实了这一结论。

采用代理病毒surrogate virus中和试验测定蝙蝠血清中阻断SARS-CoV-2受体结合域(RBD)与重组ACE2结合的抗体。在98份蝙蝠血清中,有4份含有阻止这种配体-受体 ligand-receptor相互作用的抗体。10份穿山甲血清中有一份含有这种抗体,可阻断SARS-CoV-2 RBDACE2相互作用。这些穿山甲是从泰国中部和南部的非法商人那里没收的,来源不明。

RacCS203刺突蛋白与蝙蝠分离物RmYN02刺突蛋白最相似。两者都有部分furin成对碱性氨基酸蛋白酶,又称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RBD仅在两个氨基酸上有所不同。COVID-19(新冠肺炎)患者血清对SARS-CoV-2和RaTG13RBD反应强烈,对RmYN02反应弱。兔抗RmYN02RaTG13RBD抗体中和SARS-CoV-2

这些发现进一步证明了SC2r-CoVs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并不局限于中国。在日本北部、中国东部和西南部以及4,800公里的泰国的蝙蝠身上也发现了此类病毒。一旦加强对该地区的监测,可能会在菊头蝠属蝙蝠Rhinolophus bats身上发现更多的SC2r-CoVs这些监测可能会鉴别出SARS-CoV-2的直接祖先,相当于2003年在果子狸中发现的99%相同的SARS-CoV基因组。

参考文献

Wacharapluesadee, S., Tan, C.W., Maneeorn, P. et al. Evidence for SARS-CoV-2 related coronaviruses circulating in bats and pangolins in Southeast Asia. Nat Commun 12, 972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467-021-21240-1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7754-1273057.html

上一篇:图解:狂犬病疫苗的保护期到底有多长?
下一篇:狂犬病疫苗接种为什么偶尔会失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5 2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