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高奇
芈楚的兴起(四)
2022-6-25 09:57
阅读:1130

        季梁升车以望楚师,谓随侯曰:"楚兵分左右二军,楚俗以左为上,其君必在左。君之所在,精兵聚焉。请专攻其右军,若右败,则左亦丧气矣。“

        少师曰:”避楚君而不攻,宁不贻笑于楚人乎?“

        随侯从其言,先攻楚左军。楚开阵以纳随师。随侯杀入阵中,楚四面伏兵皆起,人人勇猛,个个精强。少师与楚将斗丹交锋,不十合,被斗丹斩于车下。季梁保着随侯死战,楚兵不退。随侯弃了戎车,微服混于小军之中;季梁杀条血路,方脱重围。点视车卒,十分不存三四。

         随侯谓季梁曰:”孤不听汝言,以至于此。“问:”少师何在?“

         有军人见其被杀,奏知随侯,随侯叹息不已。

         季梁曰:”此误国之人,君何惜焉!当今之计,作速请成为上。“

         随侯曰:”孤今以国听之。“

......

        季梁归,言于随侯,随侯不敢不从。乃自以汉东诸侯之意,颂楚功绩,请王室以王号假楚,弹压蛮夷。恒王不许。

        熊通闻之,怒曰:”吾先人熊鬻有辅导二王之劳,仅封微国,远在荆山。今地辟民众,蛮夷莫不臣服,而王不加位,是无赏也。郑人射王肩,而王不能讨,是无罚也。无赏无罚,何以为王!且王号,我先君熊渠之所自称也。孤亦光复旧号,安用周为!“遂即中军自立为楚武王,与随人结盟而去。

       汉东诸国各遣使称贺。恒王虽怒楚,无如之何。自此周室愈弱,而楚亦无厌。

       熊通卒,传子熊赀,迁都于郢。役属群蛮,骎骎乎有侵犯中国之势。后来若非召陵之师,城濮之战,则其势不可遏矣[1]。    

译文:

        季梁驱车眺望楚国军队,对随侯说:楚兵分左右二军,楚国习俗是左为大,其君侯一定在那里。君侯所在的地方,精兵聚集(保护)。请(主公)专攻它的右军,如果右军败,则左军也会士气低落。”

        少师说:“躲避楚国君侯,而不去攻打,难道不会被楚人耻笑吗?”

       随侯采纳了少师的建议,先攻打楚军的左军。楚军打开军阵放随军进入。随侯杀入楚军阵,楚军四面伏兵一起涌上前来,人人奋勇,个个精强。少师同楚将斗丹交锋,不出十回合,少师被斗丹斩杀于车下。季梁保护着随侯,拼死决战,楚兵仍不退却。随侯弃了军车,换了便服混在军士之中;季梁杀了条血路,才冲出重重包围。查点随国的军车与军士,剩下还不到十分之三或四。

       随侯对季梁说:“寡人不听你的建议,导致现在兵败。”(随侯)问:“少师在哪里?”

       有军士看见少师被斩杀,回奏随侯,随侯不停叹息。

       季梁说:“此误国的小人,您何必可惜!现在的计策,请立刻(向楚国)请求结盟才是上策。”

       随侯说:“我现在把随国交给你,听你的安排。”

......

       季梁回来,对随侯讲了(楚君)的条件,随侯不敢不听从。于是自己以汉东诸侯的语气,歌颂楚国的功绩,请求周王室加封楚国王号,威慑周边少数民族部落。恒王不答应。

       熊通听后,怒气冲冲地说:“我的先人熊鬻有辅导周文、武王的辛劳,仅仅封了一个小国,还远在荆山。现在虽然国土偏僻,百姓反而众多,蛮夷没有不臣服的,而周王不加封我王号,这是不赏。郑国人攻打周王,而周王不能讨伐,这是无罚。无赏无罚,怎么能做王!况且王的称号,我先君熊渠已经自称过,孤王(只是)光复以前的称号,怎么需要用周王加封!”于是立刻在中军自立为王,同随人结盟而去。

       汉东诸国各遣使(向楚王)祝贺。恒王虽然非常生(楚国的)气,也无可奈何。自此周王室更加懦弱,而楚王也更加无所忌惮。

       熊通死后,传位给儿子熊赀,迁都到了郢都。驱使群蛮(为楚国)做事,楚国也快速发展,逐渐拥有了进犯中原国的实力。后来如果不是召陵的部队,城濮之战,那么楚国发展态势不可遏制。

备注:自此芈楚兴起,屹立于春秋诸侯国之列.

参考文献

[1]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 长沙:岳麓书社. 2002:63-64.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余高奇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74471-134445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