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高奇
芈楚的兴起(三)
2022-6-24 16:51
阅读:1047

       少师还见随候,述楚军羸弱之状,曰:“幸而得盟,即刻班师,其惧我甚矣!愿假臣偏师袭之。纵不能悉俘以归,亦可掠取其半,使楚今后不敢正眼视随。”

       随候以为然。方欲起师,季梁闻之,趋入谏曰:“不可不可!楚自若敖、蚡冒以来,世修其政,冯凌江、汉,积有岁年。熊通殺侄而自立,凶暴更甚。无故请成,包藏祸心。今以老弱示我,盖诱我耳。若追之,必坠其计。”

       随候卜之,不吉,遂不追楚师。熊通闻季梁谏止追兵,复招斗伯比问计。

       伯比献策曰:“请合诸侯于沈鹿。若随人来会,服从必矣。如其不至,则以叛盟伐之。”

       熊通遂遣使遍告汉东诸国,以孟夏之朔,于沈鹿取齐。

       至期,巴、庸、濮、邓、鄾、绞、罗、郧、贰、轸、申、江诸国毕集,惟黄、随二国不至。楚子使䓕章责黄。黄子遣使告罪。又使屈瑕责随,随候不服。熊通乃率师伐随,军于汉、淮二水之间。随候集群臣问拒楚之策。

      季梁进曰:“楚初合诸侯,以兵临我,其锋方锐,未可轻敌。不如卑辞以请成。楚苟听我,复修旧好足矣。其或不听,曲在于楚。楚欺我之卑辞,士有怠心。我见楚之拒请,士有怒气。我怒彼怠,庶可一战,以图侥幸乎!“

      少师从旁攘臂言曰:“尔何怯之甚也!楚人远来,乃自送死耳!若不速战,恐楚人复如前番遁逃,岂不可惜。”

       随候惑其言,乃以少师为戎右,以季梁为御,亲自出师御楚,布阵于青林山之下[1]

       

译文:

       少师回来觐见随候,讲述楚军弱小的样子,说:“幸亏楚国与我们结盟,即刻班师,他们非常害怕我们!希望能借臣一支主力之外的部队去袭击楚军。纵然不能将楚军全部俘获回来,也可以掠其一半,使楚国今后不敢正眼看随国。”

       随候信以为真,正想发兵,季梁听说了,赶快进来劝谏说:“不可不可!楚国自若敖、蚡冒以来,不断完善他们的执政(策略),临靠江、汉(富饶之地),(仅粮食)积累就有几年。熊通殺侄自立为楚侯,凶暴无比,没有缘由请求(与主公)结盟,包藏祸心。现在用老弱兵士让我们看,估计是引诱我们罢了。如果追赶他们,一定会落入他们的圈套。”

       随候占卜,不吉,于是决定不去追杀楚军。熊通听说季梁劝谏住了随候的追兵,又招斗伯比问计策。

       伯比献策说:“请(主公)召集诸侯到沈鹿(会盟)。若随国人来参会,一定是(他们)顺从了主公。如果不来,就可以凭借反叛盟约讨伐随候。”

       熊通于是派使臣通知了汉东所有诸侯国,四月(阴历)初一,在沈鹿会盟。

       到了日子,巴、庸、濮、邓、鄾、绞、罗、郧、贰、轸、申、江诸国都来了,只有黄、随二国没有来。楚侯派(大夫)䓕章去问责黄国,黄侯派使臣(向楚国)请罪。又派(大夫)屈瑕去问责随国,随候不服。熊通于是统率大军讨伐随国,在汉、淮二江之间驻军。随候立刻召集群臣,寻问抵抗楚军的谋略。

       季梁觐见说:“楚国刚刚会盟诸侯,用部队胁迫我们,他们的锋芒正锐,不可以轻敌。不如(我们)言语谦卑,去请求会盟。楚国如果听了我们,重修旧好就可以了;如果不听,理亏的是楚国。楚国欺随国的言辞卑微,兵士一定懈怠。我军见楚国拒绝(与随国)会盟,士兵一定会产生怒气。我方的怒气,(加上)对方的懈怠,这样才可以一战,希望能侥幸获胜!”

       少师在一旁挥着手臂说:“你怎么这么害怕(楚国)!楚国人长途跋涉,这是自己找死!如果不立刻决战,恐怕楚国军队又像上次一样跑掉,那样不太可惜了吗?”

       随候被少师的言语迷惑,于是让少师统率随军的右军,让季梁作为御林军(保护自己),亲自起兵去抵抗楚军,在青林山下驻扎下队伍。

参考文献

[1]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 长沙:岳麓书社. 2002:63.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余高奇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74471-134436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