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s开放获取
「植物拥有自己的生存哲学」- 专访植物科学新任栏目主编李来庚研究员 精选
2021-4-14 11:07
阅读:2654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创刊于2010年,是一本植物学研究领域的开放获取期刊。经过10年的发展,期刊在植物科学和生物学等学科中备受全球研究者的支持与肯定,最新影响因子为4.402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文章总引用次数排名全球第一,在植物学类期刊中处于领先地位。


期刊重点关注以下19个方向:

640.png



继赵云德教授担任期刊主编后(赵云德教授采访原文),2021年2月起,李来庚研究员正式担任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期刊内植物代谢和化学多样性(Plant Metabolism and Chemodiversity)栏目主编(Specialty Chief Editor)。我们借此机会对李来庚研究员进行了深度专访,他对期刊发展和领域前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向青年科研人员提供了一些实用的建议。

WX20210414-164555.png

李来庚研究员及其团队长期从事植物细胞合成与调控的分子遗传和生物技术研究。在阐明木本与草本植物细胞壁合成代谢途径、细胞壁加厚与次生生长调控的分子机制等方面取得了系统的研究成果,对改良木材和细胞壁生物质生产具有较大的应用价值。李来庚研究员连续多年入选农业与生物科学领域"高被引中国学者。


期刊展望

"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有原创性的文章。"


Frontiers: 对于植物代谢这个栏目,您有什么样的发展规划?

李来庚研究员:植物代谢研究的问题非常广泛,基础理论和应用研究都非常活跃,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植物代谢栏目将充分反映植物代谢研究的状况,展现最新思想和研究进展、推动植物代谢领域的繁荣和发展。我接受这个工作还不到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一直在了解这个栏目目前的状态,思考我们下一步如何使它做得更好,不断提升其学术水平、认可度和影响力。


我觉得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开始入手:一是扩大期刊的影响力,希望本领域最优秀和活跃科学家加入编辑队伍,作为开放获取的期刊,是同行们的共同平台,大家的关心、参与和贡献非常重要,是期刊取得成功的根本。我们已经在陆陆续续地遴选和邀请,不断增强编辑队伍。二是基于研究的发展,组织专刊和邀请综述,及时系统的反映领域发展态势、新的思想以及新的研究动向,这是一项持续的工作,需要不断地组织和推进。三是把关论文质量,提升期刊的认可度和学术信誉。


Frontiers: 您和编委团队将如何来把控文章质量?

李来庚研究员:大家会看到,Frontiers期刊内每篇发表的论文都标注了责任编辑和审稿专家的名字,这是对各位编辑和评审专家贡献的认定和感谢,公开的信息也会使我们的编辑和审稿专家高标准把控研究论文质量,保证论文的专业和学术水准。编辑和评审专家是保证期刊质量的关键,高水平编辑队伍非常重要。


任何一本期刊的质量和信誉都会受到很多方面的审视,期刊平台内部也会定期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及时利用这些数据资源并采取相应对策,以确保期刊论文的高质量发展。

Frontiers如果未来投稿到这个栏目,中国学者应该注重哪些方向的研究?
李来庚研究员:接受这个工作这段时间以来,比较系统地跟踪了评审过程,阅读和了解到一部分作者、审稿人和编辑的交流和讨论。我发现这个栏目当中,大部分来自中国作者的稿件质量还是不错的,研究结果和数据也很丰富。但一些中国学者投稿的论文在科学问题和研究思路等方面,跟踪性、程序化的倾向比较明显,验证性的研究比较多,研究的原创意义和价值不明显。植物代谢是一个非常广泛的研究领域,与植物生长发育、作物产量、营养品质、进化适应等等高度相关,很多未知问题有待探索和认识。中国在植物代谢方面的研究队伍是比较大的,研究也是非常活跃的,希望更多的学者将优秀的研究成果投稿这个栏目,通过参与专刊(Research Topic)或者撰写综述等方式,及时展现中国在植物代谢方面的研究新成果、新思想和新观点。


植物科学的未来
"代谢研究极具开放应用价值,但仍有许多未知问题需要探索。"


Frontiers: 在植物营养和代谢领域,您觉得未来研究的发展会更多元化吗?
李来庚研究员:代谢是生命活动的基本过程,植物细胞内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成千上万个由酶催化的化学反应,这些代谢反应与植物生长发育、作物产量、营养品质、进化适应等等密切相关。另外地球上植物合成超过百万种不同的化合物,而其中大部分的合成代谢途径还不清楚。同时代谢产物的积累、催化酶的功能、代谢途径的调控等研究具有重要的应用潜力。植物代谢方面不仅有很多很多未知问题有待探索和认识,而且具有非常大的开发应用价值。

Frontiers: 您的研究领域涵盖了植物维管系统分化和细胞壁合成,请问这些研究成果,除了更新人类对自然的认知外,在实际应用上还有哪些价值?


李来庚研究员:我一直在研究细胞壁合成代谢,并且主要是次生细胞壁的合成,也就是植物细胞壁加厚。细胞壁加厚常常与高等植物维管系统发育相关,植物维管组织分化和细胞壁加厚是偶联在一起的,这样就涉及到植物维管系统分化和细胞壁合成两个问题。


植物光合作用是人类生存的基础,而陆地植物光合作用产物的绝大部分都是通过合成代谢,储存在加厚的细胞壁中,构成植物身躯。人类需要的木材、纤维材料(如棉花纤维、纸张和天然纤维制品等)、化工原料和生物能源等都是来源于次生细胞壁合成积累的生物质。植物体内次生细胞壁的组成和结构差别很大,如棉花纤维细胞壁含有95%的纤维素,而木材细胞壁非常坚硬,使得用途很不相同。这样,次生细胞壁是如何合成的?植物细胞通过怎样的调控机制合成不同细胞壁成分?不仅是认识植物需要回答的科学问题,而且对如何利用植物来生产人类所需要的纤维,木材,生物材料,化工原料,生物能源等具有迫切需要的应用价值。


给青年学者们的建议

"毕业之后转行并不可惜,会做Presentation很重要。"


Frontiers: 如果能定义博士生首要的三个优秀品质,您会选哪三个词?
李来庚研究员:我觉得应该是PPH:Passion (激情、热爱),Perseverance(毅力、抗挫折能力), Hardworking(刻苦、勤奋)。 


Frontiers: 您是如何阅读文献的?
李来庚研究员:我阅读的范围是比较广的。就阅读专业研究文献来讲,对自己的研究领域,我一般每个星期会系统的搜一搜,看有什么研究进展,同时也会系统了解相关联的研究领域,看有什么新的突破性研究。新的研究文献,对有些可能会快速阅读了解有什么创新的东西,对另外一些可能会非常仔细阅读,弄懂实验设计,分析其实验结果和证据,理解其研究思路和观点,思考其研究价值和意义等。


Frontiers: 您觉得研究生如何平衡做实验与展示成果的时间分配?会做Presentation是一个很重要的技能吗?
李来庚研究员:两者间其实是不矛盾的,有好的研究进展和重要的实验证据,Presentation就会受到关注和肯定。当然,做Presentation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个人技能。个人感觉这方面是大多数中国学生的弱点,总体上不如西方学生,特别在以英文为主要交流语言的科学研究领域。Presentation不仅是展示实验的最终结果,还需要体现你的思考、逻辑、语言表达的准确性等。


Frontiers: 您觉得博士生毕业后如果没有当教授,会觉得可惜吗?
李来庚研究员:不可惜。我一直不认为所有博士毕业生都应该去做教授。博士毕业生,一般在每个领域获得了较为系统的训练,积累了较为系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以后从事相关的专业研究工作,当然是不错的职业发展道路。博士毕业在某个专业领域获得的训练和知识也是社会很多方面所需要的,很多领域的工作也需要具备良好专业训练的人才,有很多职业发展的道路可以选择。习惯上,我们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甚至到研究生,学生一般都是被动的,一路走来很多都是被动选择的结果。博士毕业后,职业发展道路应该不是单一的。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能够将自己的天赋、内心的热爱和从事的职业合而为一的话,那一定是一个非常成功和幸福的人生。当然这是非常理想的状态。在研究生学习阶段,与之前比较被动的学习不同,需要主动思考问题、解决问题,从被动的学习习惯转变成主动的求知求真的探寻,不是等着老师要你做什么才做什么。通过研究生阶段独立思考的训练,掌握解决问题方法和技能,提升逻辑和综和思维能力,毕业后,不管选择什么职业,都可使自己的职业精彩纷呈。

关于李来庚

"年轻时感觉压力大我就爬爬山。"


Frontiers: 您平时查找文献,除了顶级期刊之外,您也会关注尚在萌芽期的期刊发表的研究成果吗?
李来庚研究员:一般每个星期会安排一定是时间,通过公共检索系统,了解最新进展。我不一定只关注顶级期刊的论文,只要是自己认为有价值的研究,都会阅读和存入自己的文献库,也不是顶级期刊的每篇论文都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Frontiers: 您如何排解压力?
李来庚研究员:不同的人生阶段,可能对压力的感觉不一样。年轻的时候对压力的感觉可能会强烈一些,那时候感觉有喘不过气的时候,就去亲近自然、去爬山、去感受田野山川的气息。特别是爬山,当爬登到山顶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好,压力尽释(哈哈)。

640.jpeg

李来庚研究员分享给我们的山顶风光


Frontiers: 您觉得植物拥有自己的生存哲学吗?
李来庚研究员: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实际上植物作为一个生命体是非常聪明和顽强的,具有非常独特的能力,很多方面还未被人类认识。植物常常通过相互帮助和公平竞争,发展出充分利用一切可能的资源的能力,使自己的生命灿烂展现,且代代承传。人类不仅可以从植物那里获得很多,而且还可以从植物那里学习很多。


Frontiers: “要做学问先做人”,您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怎样的?
李来庚研究员:这要看从哪方面来讲,如果说求真务实、持之以恒、勇于探索,做人与做学问是相通的。只有扎扎实实、坚持不懈、追求真理的人可以做出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学问。但每个人是不同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学问也是百花齐放的,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按一个模式做。对不同人的包容,不同观点和思想的包容,平等自由的交流与争论,学问才可能得到充实和提升。


Frontiers: 您在科研领域鼓励打破常规码?
李来庚研究员:有时候,特别是在看不到下一步如何走的时候。

我们再次欢迎李来庚研究员担任栏目主编,期待在他的带领下,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植物代谢和化学多样性栏目会取得长足的发展。

同时,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将会面向中国学者开展更多活动,敬请期待。





Frontiers 总部位于瑞士,是全球领先的开放获取(Open Access)出版商,致力于使科学在全球范围内更加开放关于 Frontiers 的更多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亦可在公众号后台留言进行交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你就成为了全球开放科学的推动者。

640-1.pn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Frontiers开放获取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465500-128190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