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ng97031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ming970314

博文

单恋

已有 813 次阅读 2021-1-13 07:3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n年前。

“老师,我最近喜欢上一个女孩,你觉得我应该向她表白吗?”

“不,你现在应该努力学习,争取保研,最好读个博士,毕业之后找份好工作,到那时再找也不迟。”


(一)初见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丫,又香又甜人人夸,让我来,将你摘下……”

他想,他可能喜欢上一朵茉莉花了。

茉莉花,忠贞、清纯、贞洁、质朴……是她吗?小茉,她的名字跟茉莉花一般美丽。Jasmine,她的英文名,他特意去查了一下,哦,正是这美丽的茉莉花!

他对她,不是一见钟情。细细想来,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她的呢?噢,可能是校园小道上的擦肩而过,可能是大课上不经意的一瞥,抑或年级大会上捕捉到她的回眸一笑……不得而知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曾经上过同一门选修课,而整个学院就他俩选了这门课!

关于这一切,他当时并没有留意。彼时的他,初入大学,还在为如何适应新生活、新环境而苦恼。

后来,学委群里一名同学要退群,然后这个叫小茉的女孩加了进来。他也没有留意,因为他不记得选修课上那个女孩,她的名字也叫小茉。

终于,在学委会上见到她,他忽然觉得:这个女孩怎么这么眼熟?这个时候,他想起来了:哦,是她!他特意翻看了一下成绩单。这个可爱的女生,她的成绩原来这么好!此时,内心隐隐泛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但是,他没有多想,因为要找一个借口来跟一个女生搭话,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运动会上,他看到自己的一个朋友跟她聊天。后来,不止一次的,她看到他俩在一块说话。哦,他想起自己的朋友跟她一样,来自西安。让我们不妨做这样的假设:他们在上大学以前就认识了,在这异乡成了一对恋人。他的内心稍微有一点失落,像丢了什么东西,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清明小长假,朋友竟然跟他说要去北京看望自己的女朋友!呵,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了。

犹豫再三,他给远在北京的朋友发去一条消息:“问你个问题,小茉有男朋友吗?”

……

“你加她QQ聊一下。”

当天晚上,他辗转反侧。

他记得,以前跟朋友说过,他相信缘分。现在,他依然相信。20年前,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他们都幸运地得到造物主的垂青;两年前,一所学校、一场考试让他们的人生道路从此相交;如今,人潮拥挤,于千万人之间遇见……这一切,难道不是缘分吗?

只是,他不知道,他不曾用力争取而得到的一切,是多少人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他一直以为缘分总眷顾自己,殊不知那从天上掉下的馅饼,凝固了多少人日夜交织的汗水。

他学会感恩,也终于懂得:缘分,不是前世种下的因、今生结出的果,而是一颗开花的树。这棵树,须得自己亲手种下。这棵树,最后不一定能开花;即使开花,不一定开茉莉花。饶是如此,这不妨碍他埋下这颗种子。

凌晨1点多,他终于发出了好友申请。“Hello, Jasmine~”

第二天上课前一分钟,她通过了。

……

“哈哈,过奖了,我只是比较喜欢学习……”

“喜欢学习,好特别的爱好!其实,学习也一直很喜欢我……”

……

距离产生了美。对美的追求,迫使他前进,前进,再前进。为了离她更近一点,他不得不加快脚步了。   

                                    2018.4.14


(二)梦

他的梦,跟西餐厅女孩有关。如果你望文生义,很容易把她想象成西餐厅里的waitress。其实,她是顾客。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就像她出现在那家西餐厅;然后她离开,只留下一个朦胧的背影。

“还会再来么?”他终于鼓起勇气大喊。然而她早已走远了。

今夜,万籁俱寂,窗外昏灯下,树影婆娑,偶然走过一对情侣。许是喝了太多茶水的缘故,他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咖啡因作用下,他的脑子清醒得很,甚至比白天任何时候都更冷静,更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因为这时候不会有人找他聊天,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发消息。于是,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她:西餐厅女孩。

这个称呼是谁给她的呢?是刚来的小师妹。好多天前,当她听完他的故事以后,思忖片刻,说道:“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你被发了好人牌。西餐厅女孩说她暗恋着高中的男同学,其实是一种委婉的拒绝。”

是这样的吗?

“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表白呢?”

“其实表不表白都无所谓。我会喜欢别人,却不想跟任何人在一起,因为我接受不了别人参与甚至改变我的生活。”

几个月前的这段对话他记忆犹新。

“这也是一种委婉的说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不够优秀。”

如五雷轰顶一般地,他如梦初醒,但还是有几分困惑:若是如此,她为什么要编织这样的谎言呢?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岂不是更直接更彻底?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也不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那样做毫无意义。

“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

“你是君子吗?”

“我说了不算。”

“那我说你是。我也姑且是个伪君子吧。人们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对不对?”

他想,那个时候,他真真切切是个伪君子了。这算是善意的谎言吗?不算吧,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急促不安而找的一个借口。

青春的小溪欢快地向前奔流,不会因为沿途小小的石头戛然而止。

他去看了毕业晚会。他只是旁观者,但主持人煽情的话语,现场弥漫着的那种忧伤气氛,让他产生了强烈的代入感。那一刻,他忽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此后不久,他在路上走着,忽然看到她。她跟她室友从对面走过来,谈笑风生。他看着她走远,直到背影消失在道路的转角。回来时,他心里莫名有几分懊恼,却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自己缺乏那份勇气。他打开手机,犹豫再三,鬼使神差般发了消息过去:

“小茉,你知道吗?其实我说只想跟你做朋友是假的。”

“我知道,但是,以后别这样了。”

……

“因为我觉得,我跟你不是一路人。”

“一路人是怎样的人?有共同理想目标的人吗?他跟你是一路人吗?”

“理想目标倒不一定,就是世界观相同吧。不止是他,还有几个好朋友。”

噢,他懂了。横在他们中间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悬殊,更是由经济所造成的教育、文化背景上的差异。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所造就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根深蒂固,这才是所谓“门当户对”那一套的内核。

自然,他无意挑战这社会的铁律。他不过追随自己的内心罢了。

“如果我从此以后不再烦你,对你更好的话,那么我乐意保留这最后一点绅士风度。”

“嗯。”

约莫过了半小时。

“我并不想做什么绅士,只想跟你做个朋友,难道你一定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吗?”

“不,我只是希望,你只想跟我做朋友。”

他故技重施。但是这一次,他没有骗她。他只是骗了他自己。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喜欢你的?”

“从你加我QQ好友的时候。”

女孩子家的心思是很细腻的。笨拙如他,才会一直以为对方无所察觉。

他开始反思:自己喜欢的,到底是她,还是由她而臆想出来的美好形象?他对她了解不多的。他知道,每周四她都会在那个食堂吃饭。注定了似的,他总在排队的时候见到她,然后就打声招呼。她总是笑而不语,这微笑表示一种礼貌,因为她对其他男生也是这样应答的。他知道,每周五他们一起上的那节课,她常常不来。她来的时候,他偷瞄她几眼,就又埋头写自己的情书。他知道,班里有个男生是他的高中同学。这个男生一开始还说要当好僚机,后来就劝他尽早放弃了。“你俩不搭。”他如是说。

学期末,他去帮部门里一个女生搬寝室。没料到在走道遇见她。

“需要帮忙吗?”

“不用,还没收拾好呢。”真是好人有好报,印象中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对话呢。

放假前夕,“明天有空吗?”

“上午有课,下午考试。晚上有时间,但不多,后天早上7点的飞机。”

“本来想约你打羽毛球的。但是你明晚要早点休息。嗯,要不我请你吃顿饭?”

“好啊。”

天啊,她居然答应了?!

惊喜之余,对于不讲究吃穿的他来说,去哪里吃饭却是个问题。他跟室友说时间紧急,要不就在食堂吃好了。全寝室的同学哑然失笑,只有他傻乎乎地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他们都把这当作一场情侣间的约会。只有他知道,这与其说是故事的开始,不如说是故事的结尾。

最终他选定了绿皮火车餐厅,就在学校附近。他让班里的女同学帮忙选的,应该是个好地方。

QQ电话响了,他睁开眼睛。

“我在正心楼下等你。”

他飞速穿好鞋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外跑去。远远地,他看见她了。他放慢了脚步,调整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小茉!”

她看过来。那一刹那,他有一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个娇小可爱的姑娘,这个爱笑的女孩,这个有着特殊爱好——学习的女生,就是他的女朋友。权当这是一场梦吧!他在梦里,正赴一场浪漫的约会。

“考试难不难?”

“挺难的,就一道题。”

……

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竟像多年的老朋友,相谈甚欢,丝毫没有那种由于不熟悉而带来的尴尬。到餐厅时,他想坐她旁边,因为这样能离她更近一点儿。她礼貌地让她坐对面去,他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看到菜单,她说:“这菜都挺贵的。”

“没事,你随便点就好。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

他当时没觉得这句话有歧义。其实他想说的是,能请她吃饭的机会不多。但愿她没有误解。

他特意点了一杯柚香茉莉饮料。他看到了瓶子里盛开着的白色花儿。

“你看,这旁边的花儿,像是茉莉花诶。”

“是吗?我还没见过茉莉花呢。”

“话说回来,你爸妈怎么给你取了这么可爱的名字啊?”

……

回来路上,她说:“你看,那辆车的标志是一只马。”

“宝马?”

“不是。不过一定是辆豪车。”

“你对车有研究?”

“没有,只是单纯地喜欢。”

“我不喜欢马。我喜欢鸟。每次看到鸟儿飞过,我仿佛跟它们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好像我也要飞起来了……”

他们都笑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再见。”

她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他喊了声:“小茉!”

她回过头来,笑而不语。

她终于走了。

还会再见么?

他仍记得,英文课上,课堂作业,他写的那首小诗《Jasmine》:

What a beautiful jasmine,

How many times

You appear in my dreams.

Your charming smile

Has shocked my soul deeply;

Your pretty image

Has stolen my heart casually.

Oh, my dear Xiaomo,

Oh, my dear Miss Wu,

Just like your name,

You are a flower,

A beautiful Jasmine flower.

他那好心肠的室友把这首诗发给了她。

“写得挺好,谢谢!”

他知足地笑了。

“春哥,傻笑啥呢,是不是梦到哪个小姑娘了。快起来啊,上课要迟到了,小心被过程淘汰。”

他睡眼惺忪,隐约看到窗外树影婆娑,正走过一对情侣。                                                          

                                 2018.8.28


(三)终章

朋友,你见过茉莉花么?我是没见过的。小时候喜欢种花,我经常跟姐姐跑到野外去采花,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是太阳花。太阳花娇小,红的白的粉的,千姿百态。我后来才知道,它的花语是:沉默的爱,热烈,忠诚,阳光,积极勇敢。

有一天,朋友跟我说了一个关于茉莉花的故事。

从前,有个姑娘,我们姑且叫她小沫吧。这小沫姑娘确是十分可爱,追求者甚众。这不,哪位癞蛤蟆在她QQ空间留言了:“这份感情虽然难以割舍,但我必须这么做,你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那么我的答案就是我远远不止这点程度。我没办法给你幸福,更别说让你动心了,这几年除了学习,我什么也不想。当我有了足够的实力,有资本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如果真的有缘分,再说吧。”

这哥们值得同情,然而这想法也未免太天真。

在这众人之中,有一个我所熟知的朋友,他的名字叫小茗。小茗没见过茉莉花,但是自打认识了小沫姑娘,他逐渐对有关茉莉花的一切产生兴趣。

学妹说现在有个词叫蓝颜知己,我想用在他身上是恰如其分的。他第一次请小沫姑娘吃饭的时候,也是第一次面对面与她谈话。出奇的是,他俩有聊不完的话题,这种感觉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彼此分享着各自新奇有趣的见闻。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其实他对她并不陌生。她不爱发说说,就像她不爱说废话一样。于是他几乎能把她空间里每一条说说背下来。

大一的时候,导员把军训照片合集传到百度网盘上。他从300多张照片里面找到她。照片里,她身着军训服,颈戴玉坠,剪着齐刘海,脸上挂着微笑,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人说“相由心生”,于是他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看一看这张军训留念照,想象着这个女孩所经过的生活:什么样的文化背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什么样的山与水,塑造了眼前这一张可爱的面庞?

他们虽然是同一个专业,但是不在一个班。他不断地从脑海中调用为数不多的她的影像,与自己看过的小说、电影中的女主角都对照一遍,仿佛都有影子般的相似,然而这影子毕竟虚幻,难以捉摸。

不知从何时起,他想见到她,但是又怕见到她。有一次他在食堂遇见她,鼓足了勇气向她打招呼,她笑着回答了,可他又匆匆地走开。那个时候临近期中考试。

他有时候在想:这样的女孩子实在可爱,可是为什么没人追她呢?应该有个王子骑着白马来找她才对啊。然而这人始终没有出现。他从来不敢幻想这人是自己,可他还是学着沈从文先生写情书,终究也没有勇气寄出去。

他在空间发了一条说说:“爱情跟婚姻有什么关系呢?我得出一个结论:几乎没关系。”一位maoist评论道:“是的,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

终于有一天,感情经历丰富的雷弟一语中的:“暗恋是最愚蠢的。你要是把她当女神就输了。一切都来源于你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不可能?”

他茅塞顿开,鼓足了勇气向她表白。哪曾料到这姑娘早已芳心暗许,对象却是她的高中同学。

学期末,他请她吃了一顿西餐,此后大半年没有联系。

年末,她生日快到了。他等这一天等了许久。他甚至半年前就准备好了生日礼物。可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她的高中同学突然跟他说:“难道你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吗?”

“小沫,你有男朋友了?”

“嗯……是啊。”

“原来你空间里那瓶DHA补脑是他送的啊?”

“哈哈,是的。”

小沫姑娘早就在空间撒狗粮了,可神经迟钝的他竟然没嗅出来。

他来不及想太多,决定还是按原计划来。

“小沫,我明天请你喝咖啡怎么样?”

“咋啦,突然请我?”

“后天不是你生日吗?以朋友的名义提前给你庆祝一下。”

“明天要去看刘慈欣。”

……

“抱歉,我刚被水呛到了。”

“没事,真不用。”

“不冲突,我早上请你。你不用多虑的,就是陪我这乡下人喝杯茶水。”

“那明天别在活动中心了,在西门外那个香蜜园吧,我刚好想去吃个蛋糕。明天早上10点,行吗?”

“好,就这么说定了。”

……

“我刚才跟我男朋友说了一下,他觉得我还是别去了。。毕竟是生日这种。”

“不是生日啊。大气一点嘛。”

“我不是小气,我也没有义务满足你的要求。”

“不,我说的是他啦。”

……

“我直说了吧,我不想去。”

第二天早上10点,他去了香蜜园。

“吃早餐了吗?饿的话来香蜜园我请你吃蛋糕。”

没有回应。他猜想那会儿她可能还没起床。可是终究没有回复。

他点了一份蛋糕,服务员没问,直接想给他打包。“就在这里吃。”她一愣,眼睛里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

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呆呆地望着窗外,像是在等什么人。可是那人终究没有出现。

他心里空落落的,请朋友给他支支招。

“只能放下了。”

“那礼物还要送吗?”

“别送了,扔了吧。”

他问班上的女同学:“你觉得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吗?”

“这个……我觉得不是。”

……

“礼物我觉得可以送,这也是一种告别的方式。”

第二天,她男朋友从北京飞过来为她庆祝生日。当天晚上,他打开QQ空间,看到她晒出朋友送她的许多礼物。他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冒充他的朋友?!可是,转念一想: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何来“冒充”?

“其实我也为你准备了礼物,现在送你还来得及吗?”

“哈哈,当然来得及。”

“好像来不及,太晚了。礼物我改天给你。”

“好的,谢了。”

过了约莫5分钟。“还是我现在过去给你好一点?”

“不用,不用,太晚了。”

“你看,这是我附上的小纸条。你说上面写的啥,我怕字丑你看不出来。”

“什么笑笑,跑跑跳跳。”

“谈谈笑笑,跑跑跳跳,就是祝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嗯,谢啦。”

跨年夜,他跟同学出去喝酒。四个老男人,个个都是单身汉。他一下子干掉3瓶,却毫无醉意。接下来,他在寝室躺了两天。三天后就是期末考试,他勉强振作起来,匆匆忙忙预习了一遍课本。

这学期末的日子就像奔腾的流水,飞速向前。放假前一天,课设结束,他感觉是时候把礼物送出去了。

“小沫,我发现全班就我一个人手绘,答辩的时候老师说他不用尺子都比我画得好。”

“哈哈哈哈,太惨了。”

“我明天晚上要走了,想请你吃顿饭。”

“后天行吗?我明天有点事。”

“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我一个人的话倒可以退票,但是有两个朋友跟我一起走。”

“我明天真的有事,后天早上都行。”

“你要出去吗?”

“嗯。”

“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

“要不我明天早上请你,然后你再出去?”

“不用非要这学期吧?下学期来了也可以。”

“好吧。下学期请你。”

……

“我觉得不请你吃这顿饭的话,我会一直想着你。”

他想了想,撤了回来。

“我觉得不请你吃这顿饭的话,我会一直想着它。”

夜深了,他辗转反侧,起身到自习室去,给她写了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情书”。

再次回到寝室时已是凌晨一点。

“小沫,如果你醒来看到这条消息,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我把礼物给你。”

发完这条消息,他把自己截屏保存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他翻开相册,看了看她的照片。他死死盯着那个删除的按钮,终于还是忍住了。

第二天,他醒过来,实际上他不记得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他看了看时间,10点了,可通话记录没有显示未接来电。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他应该高兴还是悲伤。

他思忖良久,决定让班上的女同学代劳,把这礼物送出去。

他把礼物拿出来,看了看。那是一支精美的木制书签,上面刻着“西施浣纱”的画像。他又看了看那封信。他犹豫了,不知如何是好。

他等不及了。

下午两点多。“小沫,你回来了吗?”

“嗯,现在我在学校了。”

天啊!!他激动地跳了起来,把舍友吓了一跳。“怎么,她答应你的邀请了?”

“没有。可是她现在在学校!”

“我可真服了你了。我要是个女的,都能被你感动了。真是个情圣,可惜了。”

“这哪跟哪啊,普通朋友吃个饭不很正常吗?”

“正常,正常……”

“对了,上次我们几个一块去的那个日式料理在哪来着?”

“小牛达尔章鱼水煎肉。”

过了约莫半小时。

“你想吃饭还是想吃蛋糕?”

“都行。”

这可真是个难题。

“这次先请你吃蛋糕吧,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吃饭。”他想:那家料理店适合情侣,现在毕竟不大合适,以后,恐怕也不再“有机会”了吧。

“好的。”

“五点半,香蜜园,不见不散。”

他洗了澡,刮了胡子,可衣服还是平常穿的那件。室友打趣道:“我说茗哥啊,你就是不会打扮,打扮起来一定很帅。你看飞哥这学期飞上海机票都攒了1w多。这谈恋爱是门艺术啊,可不能省着。”“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形象还是很重要的嘛。”

17:25,他到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这家小店座位不多,旁边都坐满了,几对好基友、好姐妹还有情侣有说有笑的。他略显尴尬。

17:29,他坐不住了,便到门口去。

终于,她来了!

她点了一份草莓蛋糕。他也点了一份,跟上次吃的那个一样。

他用现金付款。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用现金更有仪式感。可是,当他掏钱时,口袋里一枚一元硬币掉了。他下意识捡了起来,忽又觉得这个举动不是十分明智。他偷偷地瞟了一眼小沫,只见她正在欣赏这墙上的装饰。

他们坐下来,几秒钟没有说话。

……

“我觉得西安还是挺吸引我的。十三朝古都,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真令人心驰神往。”

“其实不完全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啦。西安现在雾霾挺重的。老城改造,除了一些有名的景点,实际上古建筑都没剩多少了,完全没有古色古香的历史文化名城那种感觉。”

……

“你保研的话,想要去哪里?”

“可能去深圳吧。”

“你喜欢热闹、繁华的地方?”

“嗯嗯。”

……

“当初刚来工大的时候,心理落差还是蛮大的。那年我高中有100多人能上清华北大。工大这地方鱼龙混杂的,感觉身边的朋友也不是很聊得来。不过后来也习惯了,不去想那么多,只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感觉你们家的氛围挺宽松的。”

“嗯嗯,我爸工作忙,平时都不怎么管我的,一直都是我妈在照顾我。就是高三的时候我妈才让他辅导我一下。”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吗?”

“我爸喜欢下棋。你不知道,有一回他带我出去,看到别人在下棋。他光顾着看棋,把我弄丢了,后来还是我妈把我找回来。”

“哈哈。”

“我爸是西工大老师,搞航天的。我当时也是喜欢航天才报工大的,可惜前面五个航院的专业都没录上,就录到了后面胡乱凑数的机械。我爸不会主动跟我聊天,可我要是找他探讨什么问题,他能一口气说上半天。”

“他知识很渊博。”

“嗯。”

……

他看了看时间,19:20。必须走了。

“你要走了?”

“嗯,咱们边走边聊。”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要读物理。”

“是吗?其实我也喜欢物理。只是这玩意儿没点天赋学不明白,所以我还是选择读平易近人一点的机械好了。”

“哈哈。”

……

“这是给你的礼物。”

“谢谢。这是文具盒吗?”

“不是。你回去看看。”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拿着像个文具盒。”

“再见。”

“嗯,再见。”

他向公寓跑去,又折了回来。他看着她的背影远去。他知道她不会回头。

他只是想让这场告别久一点。

“茗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更何况还是一朵有主的茉莉花。我看你天天在寝室放《茉莉花》,怪可怜的。”

“天涯与我无关,但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君子应当成人之美。吾诚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那封信的结尾处,他写道:“我在你的心目中的形象是怎样的呢?可否简单地回几句话(消息)呢?哪怕你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癞蛤蟆13号,我也会感到欣慰的。哈哈。”

然而终究没有回应。                                                                                           2019.1.25


尾声

“明哥,你毕业之后啥打算啊?”

“想去西安读个博。”

“为啥想去西安啊?”

他望向窗台那盆茉莉花,想起那天在十六公寓门口,远远看见的那个女生,熟悉而又陌生。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像极了偶像剧里的女主角。                                                    2020.12.27

IMG_20190607_143543.jp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30598-1266953.html

上一篇:我为什么能上985
下一篇:返乡见闻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0 2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