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_D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289390715

博文

作为老师第一个五年的一些经历和感悟 精选

已有 6475 次阅读 2021-9-27 13:24 |个人分类:教学|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入职第一年,凭借本专业课程《矿山压力与岩层控制》参赛(入职时间2016.09,参赛时间2017.06),获得贵州理工学院2017年教师教学竞赛(课堂教学竞赛)一等奖,当时这门课也是我第一次上。

 

入职第二年,开设了一门与本专业关系不大、全国未见同名的选修课《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凭借这门课先后获得贵州理工学院2018年教师教学竞赛(课堂教学竞赛)一等奖、贵州理工学院2018年教师教学竞赛(MOOC教学竞赛)三等奖、第四届贵州省全省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文科组,分组总分排名第一)、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三等奖(文科组,分组总分排名倒数第一)。

为了更好的讲授这门课,2020年回国后又考取了导游资格证书。

你想干什么,努力就好。

目前,这门课仍在不断完善中,因为满意和完美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入职第三年,学校教学竞赛的规则改了,原则上获得过一等奖的就不能再参加了……

当时校赛一等奖奖金3000元,三等奖奖金1000元。本以为增加了一条合理增收渠道,谁知道被委婉禁赛了。

 

入职第四年,申请了CSC公派访问学者,赴澳大利亚访学,其中有7个多月,受到疫情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澳洲的访学经历是非常美好的一段回忆。

 

入职第五年,喜获贵州省第五届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贵州理工学院2020年度教学成果奖三等奖。还获得了第四届全国高等学校采矿工程专业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二等奖,但因为感觉这个比赛评奖不公平,专门在科学网写了一篇博文diss同组北京科技大学一等奖获奖选手,这篇博文还成了教学竞赛的攻略。

 

5年,我上过8门完全不同的课,其中还有一年半,因为去外单位学习、访学我是没有教学任务的。如果说讲好课有什么秘诀,那只有最根本的一条:投入大量的精力去备课。讲好课确实需要天分,但更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

 

5年里,上课最多的时候一天上了10节课,一上午4节、一下午4节,晚上还有2节,很多研究型大学的老师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有这种经历吧。站了一天,讲课说话讲了一天,你会发自肺腑的问一句:谁说站着说话不腰疼?晚上回到家,只想躺下,就那么发会儿呆。

 

5年里,一个学期最多独立完成过三门相互独立的理论课,那个学期,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备课。比较欣慰的是,学生总体上对我的教学还算满意;比较愧对学生的是,那个学期因为事情太多,导致某一次上课的准备是不完全充分的。

 

所以,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精力备课,最好别接那么多课。

 

为了修改教学竞赛的材料,加班最晚的一次是加班到凌晨5点。而那两周,从办公室最早离开的时间也是凌晨2点左右。有多少同事,上班的时候月色朦胧、下班的时候晨光之熹微?那段时间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猝死。但没有猝死,生活就还得继续。

 

如果觉得工作太累或心累,你很可能需要换个环境休息一下,公派访学是个不错的方式。如果不能出国访学,国内旅游也是不错的方式。我2017年暑假30天左右去了云南、西藏、青海、陕西、四川、重庆等地,2018年暑假20天左右去了云南的保山、怒江、腾冲、盈江、瑞丽、德宏、镇康、西双版纳……钱花完了,不管你有多累,还是得乖乖回来上班。所以高校领导应该多鼓励员工假期出游,特别是寒暑假出游,这样就不用担心人才流失了。

 

新教师上新课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你愿意投入精力,你讲的未必比某些教授差。甚至,你的讲课水平可以完胜某些教授。但是,教学不只是教,还有学。有很多东西,你仍需要慢慢摸索。还有,某些人之所以是教授,未必是教学好。所以,教授面前,哑巴吃黄连。

 

一门课不管你自己是否学过,只要是第一轮授课,你都应该尽全力备好课,第一轮准备不充分,后面有可能会越来越敷衍。一门课的教学质量,很大程度上是第一轮授课奠定的基础。后面的教学,有很多时候是对第一轮进行查漏补缺。

 

不要想着这门课明年系主任是不是还分给你上,只要今年是你的,你就要认真准备。因为对于很多学生而言,有些课程他们一辈子可能只上这一次,你有什么理由不给学生带来你最好的水平和让他们获得最大的收获呢?

 

每一次上课之前都要再看一遍上课需要使用的材料,而不是觉得自己已经上过几轮这门课了,就可以很任性。因为这个世界一直在变,你自己的心境也在变,同一个内容可能需要继续更新。

 

课上多了,有一天你会发觉教学是相通的。不同的科目,可以找到共性的教学方法。有一天你自己融通了,教学就没那么难了。但一直照本宣科,并不属于融通。我使用的PPT大部分是自己独立完成或修改完成的,这个PPT只适合我用,因为他们是我的。因为是我的,别人要我也不会给。一方面这是我投入了那么多精力完成的,另一方面我给了你可能就是害了你的学生。

 

要相信自己,甚至有时候要为自己的个性抗争,因为有些所谓的规则,未必都正确。而且,规则既然是人制定的,就是由人来修改的。如果你的理由正当到可以去修改规则,你没有理由不相信自己。反之,你别犯彪。

 

永远不要认为自己配不上,只要你努力,你就值得拥有。你可以没有远大的理想,但在不断学习和自律方面,你应该给学生做个榜样。

 

对于本科教学,如果科研是点,那么课程就是面。点面之间有联系也有区别,但真正两者都做得好的人极少,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还有一些人,创新性的科研也不行,教学也一般,可人家的年收入是你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但你没必要羡慕别人,想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过好自己的生活,过上自己满意或至少不那么痛苦的生活吧。除了物质满足外,思想转变也很重要。还有另一个原因,那些赚钱多的人,未必愿意把他的钱分给你。

 

讲好普通话,这是大学老师的基本职业道德之一,特别是在地方院校、非一线城市的院校。

 

大部分老师,喜欢聪明、认真的学生;也有一些学生,不喜欢认真、聪明的老师,他们不喜欢的标准之一,是课程是否容易过,但很多时候他们还尊敬这些认真、聪明的老师。

 

多了解学生一点,这是尊重他们的第一步。但也别了解太多了,一不小心掉进爱情的陷阱,老师和学生都有可能受伤。

 

如果是真爱,请不要相互伤害;如果是假爱,可能要被害。

 

人世间的道理很多,知道很容易,做到很难。你会看很多的东西,但你能不能做到,这是个问题。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不可能绝对的完美。


感谢这五年来,给与我帮助的亲友、师长、同事、学生!





附:第一个五年的教学工作明细


名称

学期

学时

班级

总人数

煤矿开采学

2020-2021-2

80

采矿191

31

煤矿开采学

80

采矿192

33

煤矿开采学课程设计

2

采矿191

31

专业实验一

1

采矿191

31

专业实验一

1

采矿192

33

毕业设计


采矿171

3

事故调查与分析技术

2020-2021-1

36

采矿171

44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2

周一班

38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2

周二班

31

其中:2019-2020-12019-2020-2两个学期,

时间:2019.08~2020.08,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国家公派访问学者

矿山压力与岩层控制

2018-2019-2

36

采矿161

41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6

周二班

50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6

周四班

41

生产实习

4

采矿161

41

毕业设计


采矿151

8

其中:2018-2019-1一个学期,

时间:2018.09~2018.12,四川大学,教育部出国留学人员英语高级培训班

安全工程导论

2017-2018-2

36

安全161

51

安全工程导论

36

安全162

52

矿山安全工程

36

采矿151

51

矿山安全工程

36

采矿152

52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6

周三班

60

旅行安全与旅游文化

36

周四班

60

认识实习

1

采矿171


毕业设计


采矿141

8

事故调查与分析技术

2017-2018-1

36

安全141

48

事故调查与分析技术

36

安全142

50

事故调查与分析技术

36

安全143

48

事故调查与分析技术

36

非矿141

50

瓦斯防治技术课程设计

2

安全141

48

煤层气开发概论

2016-2017-2

36

采矿141

47

煤层气开发概论

36

采矿142

42

矿山压力与岩层控制

54

采矿142

42

认识实习

1

采矿161

47

工程热力学与传热学

2016-2017-1

72

安全153

53

 备注:实习、专业实验、毕业设计、课程设计等可能存在与同事共同指导的情况。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00925-1305884.html

上一篇:再谈在线课程与在线教学

24 黄永义 王启云 吕泰省 尤明庆 王安良 刘立 饶鑫 陶勇 郑永军 郑强 许玉娟 李燕祥 徐明昆 刘敏 王德华 史晓雷 李可 王恪铭 杨雅辉 璩存勇 孙颉 张晓良 刘志平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6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