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的本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bituo

博文

转一个自己亲身自然探险的故事

已有 3297 次阅读 2011-12-27 17:0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人生, 故事, 运动, 攀岩, 千山万水

转过来是提醒自己:现在能在这里进行知识的探险,是一件多么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啊!
 
希望是什么?

    很多人过的不快乐,因为未来没有希望。有很多人苦苦的寻找希望,踏遍千山万水,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希望在哪?很多人有自己的希望,可希望是那么地遥不可及,他们原以为并不那么遥远,便向希望进发,可无论如何努力,总感觉还有咫尺之遥,当突然意识到希望真的是太遥远时,就会一下陷入绝望。

希望,是多么难得到啊!
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我经历过一件毕生难忘的事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为自己找不到希望而担忧过了。今天,把这个埋藏久远的事分享出来,算是给世人一个可能有用的启示。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的徒手攀岩的经历。
在我读大学期间,偶而从电影中看到野外徒手攀岩的运动,感觉这项运动太刺激、太具有挑战性了,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一次暑假,我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了青岛崂山游玩。下山的时候,看到了大海,在大海和大山之间,突耸起一座小山峰。当我们下到小山峰跟前的时候,山峰迎面展现出一面岩石棱形的峭壁,峭壁大概有五六十米高,表面有人攀登过的痕迹。我攀登的冲动一下被激发出来了,我甩掉脚上的凉鞋,叫同伴的同学先走,说我爬上这小山再去追他们。
同学知道我身体素质不错,想都没想到要阻拦我,就自顾前行了。
我蹭蹭蹭,几下就跳上了山脚的岩石,沿着前人攀爬的痕迹,一路往上爬,那感觉,自己就成了能飞檐走壁的狭士。
很快我就爬过了半截,遇到了一处艰难之处,上起来有一定困难,心里也在嘀咕:要是上了这关,可就不大可能再从这下来了,上不上呢?能上就上吧,反正到顶也没多远了。一咬牙,过去了。接下来又过了两三处难关,前面有人攀爬过的痕迹也已经很模糊了,我心里也开始凝重起来: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登顶了,已经没有选择了。
也就在我大概用时5分钟,爬到40多米的时候,我爬过一道难关,却遇到了一个绝境:再往上,是一整块2米多高的反倾5度左右的岩石,除了中间有两道流水侵蚀出来的浅裂缝之外,岩面表面非常光滑,可登可抓的点就没有了,我要从这爬上去,难度极大,而且,只要自己已开始爬,就必须一下爬上去,绝对下不来,要下来,就只有一种可能:直接摔到山脚下的岩石上去。
由于岩石是反倾斜的,我根本看不到岩石上面是什么状况,是否是连续的峭壁?再往上有没有抓手和落脚之处?万一我爬到半截,上面没有抓手的地方,脚也不会有地方可蹬,我不可能长时间悬在这个岩壁上,必死无疑。
脚下是一块卧牛之地,往左,峭壁的反倾角度更大;往右,是一个断壁;往下退回去,也不可能了。我的心开始有些慌了,天啊,难道我的命今天就要断绝在这里?往下看,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个围观的游客,他们可能以为今天有幸亲眼目睹职业徒手攀岩者的表演,在那啧啧称奇,有人高喊:“英雄啊!”,“厉害啊!”。隔了这么几十米的距离,他们也许根本看不清我所处的绝境,我心里想:“啥英雄,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卤莽学生而已,等一下,你们可能就能看到我摔下去的惨状了”。
我在这块卧牛之地上来回度步,我已经不再想找左、右和下的路了,我已经确信,如果自己能活下来的话,就一定只能是靠这岩石上的裂缝了。我不时地用手试着钳住峭壁上裂缝,往上牵引自己的身体,感受这力量是否能吊起我的身体。如果我要上的话,还得考虑要换手,必须靠一只手的力量吊起整个身体的重量。我不敢往上蹬脚开攀,我知道,只要我的脚一离地,下次落地就一定得踏在这个岩石的上面,否则,就是摔死。
也不知道这样的状况维持了多久,我自己的感觉真的希望这只是一场梦,等一下梦醒了我就没事了,或者,时间就凝固下来,不要走了,我就总能待在这。正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快来看,这边好高啊!”。顿时,我全身的血流一下就加速了,感觉自己的肾上腺开始分泌激素了。
上面有人!天啊,人就在岩石的上面,我可以感觉到声音离我是那么近,仿佛女孩的话是对我说的!这一刻,我感到了希望,实实在在的希望:“既然声音离我那么近,上面还是个女孩,肯定过了这个峭壁,一切就安全了。”
于是,我开口了:“你好,上面有人吗?”,真是废话,没有人怎么会听到说话声。
“啊?!”,我明显感觉到女孩的惊愕。
“有…有人,你…你是谁?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
“别慌,我在岩石下面,我也看不到你。”
“你是怎么下去的?”
“我不是下来的,我是要上来的,告诉我,岩石的边缘有多高,我能上来吗?”
“我,我不知道,我看不见下面。”
我知道,我多问也没有什么用了,借着现在肾上腺素的作用发挥了,我左手钳住岩石缝,双脚轻轻一蹬,右手钳住住了岩石缝更高的地方,双腿和身体紧贴住了岩石,就象小时后淘气爬树一样,往上蹭着,不过,这棵“树”可是有点大了,大概蹭了四、五下,我的右手就够到了岩石的上沿,此时,我感觉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屏住呼吸,右手尽力往上拉自己的身体,我唯一想的,就是千万不要停下来,我的左手也够到了岩石边了,我双手继续往上拉身体,左脚开始往上抬,我的头已经伸出岩石边沿了,左脚也勾到了岩石边沿,此时,我已经知道,自己活下来了。
当我奋力攀上了这块岩石,我双脚软塌,无法站立,全身顿时瘫软了下来,我仰卧在岩石上,睁开眼睛看到了蓝蓝的天空,白色的云朵在自然流动。我在后怕,天啊,我差一点就再也看不到这美丽的蓝天白云了。我怎么这么蠢啊,干什么不行,偏要拿命来玩!今生今世我再也不要玩这个了!
此事已经过去了二十一个年头了,但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天穿了一条蓝灰色的紧身牛仔短裤,白色的T恤衫。我甚至清楚地记得那个岩石缝的形状,那个女孩子天使般的声音;我还记得随后我和女孩子的同伴们来到了那个小山的顶上,看到小山外那毫无遮掩的蓝蓝的大海,崂山真的是太美了。我记得,那个山顶有个三米来阔的自然形成圆凹洞,里面乘着积攒的雨水,旁边舒洒地刻着“王母瑶池顶”。我还记得我下山后,光脚爬上了一辆拉货的卡车,在山脚下赶上了我的同学,却一个字也不敢说自己差点没命的事,我觉得自己这事做的太蠢了,轻描淡写地说爬上去了,看到了王母瑶池顶,就下来了。
这事从来没和人讲过,2次谈恋爱也没和女朋友讲过,和家里的亲人也没有讲过,直到结婚后,妻子一次怀疑得了急性肾炎,医生诊为肾衰竭,可能没救了。我在妻子的病床前讲了这个故事,告诉她,无论遇到任何的绝境,都不要失望,你身边有人,哪怕只是陌生人,也都是希望。妻子终于平安出院,不知道我的故事有没有帮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把这个我的愚蠢行为的故事公布出来,能不能帮到更多的人。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982-522650.html

上一篇:开始学习《物理学家用微分几何》
下一篇:学习微分几何——开集和连续性

2 张利华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5 15: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