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我们为什么这么“恨”我们的导师?

已有 1194 次阅读 2021-10-19 10:45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撰文|林教头

我曾经在丁香园发过一个帖子,大意是“研究生为什么这么恨自己的导师”,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吐槽像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凭借着我惊人的过目不太忘的记忆力,简单总结下,那些特别招人恨的导师可能有这样四类(不分性别):

第一类:不讲人情的灭绝师太

这样的导师,大家都说他很变态。我记得有一次我跟这样的导师一块喝酒吃饭,况且叫他三哥吧,三哥确实很变态,他满脸怒气地告诉我,不用考虑学生感受,使劲压迫,往死里push,他常对学生说的一段话是:你能干就干,不干立马滚蛋,想换导师,我帮你推荐,你要说不想太累,可以,你就负责课题组的卫生,毕业时候,我给你一点数据,让你毕业。什么,你读研交钱了,和我有毛线关系,你的学费一分钱可没到我这。

一口白酒下肚,三哥跟我说,小林儿啊,你就记住,学生都是白眼狼。

每当遇到那种让我身心俱疲的研究生,三哥的话常在我耳边围绕,不必生气,他总会毕业,又不是我亲儿子。那时候,我联合培养过一个学生,我对她很好,很用心的培养,这孩子毕业后,连一个短信都没给我发就走了。我有时候恍惚觉得三哥说的话难道是对的吗。从三哥处毕业的学生专业能力的确很强,但是他们骂导师的能力也很强。

我的解读:三哥这种导师其实并不坏,只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独裁者。说话比较直接,不太考虑学生感受。对于研究生而言,多理解老师,为自己负责,多努力,也不必想着去和老师愉快的交流,多在专业方面有所突破,毕业后回想起来也许你会觉得很舒适,你听说过斯德哥尔摩吗?

第二类:华山派掌门人

江湖中曾经听过他的名字,但是我却从未在身边见过,这也是我唯一觉得应该被骂的导师类型,甚至应该被取消导致资格。这类导师除了组会大肆批评学生偶尔还夹杂脏话,和学生没有任何专业知识的交流,对学生的课题不管不问,就是让学生干活,自己的横题、老婆的课题,你的毕业和他毫无关系,有好多时候,还让你自己掏钱做科研,成果又全是他的,他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但是在开大型学术会议的时候,他去讲座还整的有板有眼,似乎自己是一个慈祥的专于学术的人。

而私底下却是那副嘴脸,甚至学生的奖学金他都要拿走。

我的解读:对于这类导师,基本上臭名万里,提早打听,尽量避免做他的学生,大概率这样的导师,性格是有缺陷的。小贴士:决定怎么做之前,还得去辨别,这导师是真的这样吗?有这么坏的人吗?还是说有些学生刻意夸大。

第三类:不管不顾的游坦之

我负责任的说,这样的导师一般都很好,比如青年教师,刚从事工作,刚成为硕士研究生导师,他们内心对学生非常好,不仅专业方面倾注全力,而且也十分注重学生的心理建设。但是,一个优秀的导师,其实是需要经验的,在威严和亲和力之间需要有一个特别好的度,亲和力过强,容易失去威严,不利于管理学生,而过于威严,却容易失去亲和力,增加学生的精神负担。有好多年轻老师,都容易犯这样的错误,一片真心,控制不好分寸,导致跟学生的关系十分紧张,也容易招来学生的不满和抱怨。

我的解读:在我看来,研究生都是成年人,作为导师,你对他们好或者不好,不在于你是如何表现的,而是你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等到毕业,学生心里都有一杆称去衡量这个导师。导师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七苦,此外,科研的工作的压力也是很大,也很希望学生能一定程度的理解导师。

第四类:德高望重的扫地神僧

课题组最显眼的位置是他的海报,磨皮儿了,西装革履,那种科学家特有的微笑,下面是数不清头衔和CNS主刊的目录。学生一般只会在大规模聚会的时候能见到他,总是和颜悦色,带你的小导师也很好,课题组也很和谐,你毕业后的出路也是杠杠的,这类导师在中国叫院士,他没压力,拿钱拿奖都没压力,自然作为研究生的你也没压力,谁都没压力。

可是他对你真的好吗,还是说他的光环对你好,还是说,你根本不敢说他不好。

我的理解:我读研的时候偶尔会幻想如果我的导师是一个大牛该多好,等我毕业多年自己做导师了,我在想起那时候的幻想大牛导师,眼前会浮现自己的导师,那个头发稀疏的老头,他孜孜不倦不耐其烦的跟我讲平滑肌收缩的机制,我觉得眼睛酸酸的。

而真正意义上的好导师是什么样子呢?博学多才,风度翩翩,对学生尽心尽力,即在专业领域给予关键性的支持,又能充分考虑学生的心理感受。再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的导师,虽然做不到尽善尽美,但也绝对算的上一个好导师。愿我们对导师都能宽容以待,善于发现他的优点。

我们说了这么多导师的坏话,再来谈谈学生。学生有不好的吗?你是否因为导师在大会上的一句批评,你连续一星期故意做不出结果,跟导师冷战?你是否因为导师让你的师妹做你论文的并一,你想举报导师学术不端?

再或者,即使你的导师对你非常好,你毕业后,坚持节假日给他发个祝福,超过五年了吗?

甚至你对他的朋友圈不可见,你都不想取消。

有的导师比较害怕对学生好,因为他担心他对着最好的那个学生却是第一个忘记他的人。

人的一生从来没有遇见过别人,都是在和镜子中的自己周旋,谁是什么样的,好或者坏,你从来不知,一直都是你感觉的好或者坏。

作者:林教头,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那个林教头。

END

欢迎大家在文末积极留言和我们探讨!

版权声明

本文由林教头原创投稿

并不意味着代表本号观点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87871-1308510.html

上一篇:2021年开放获取周的主题是“重点是我们如何开放知识:构筑结构公平”
下一篇:Acta Materia Medica:我们创刊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0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