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疫情之下的艰难回国路

已有 2474 次阅读 2021-6-4 10:3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导 读

在机场登机口附近就座的老张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结束三年博士后生涯离开美国的最后几个小时,脑海里不是过去几年或美好或痛苦的回忆,而是充斥着对自己能不能准时登机的担忧。

撰文|老张

偌大的洛杉矶国际机场国际出发航站楼的广播里充斥着不同航空公司的各国语言的播报,照惯例大部分都是播报开始登机抑或催促还未登机旅客登机的。只是今天的这个美国机场,中文广播出现的频率异常之高。根据老张的大致估算,占到了所有广播的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而此时机场里等待出发的国际航班有十几二十班,这个时间段目的地为中国大陆的航班只有一个。

不同于其他广播的登机播报,中文广播则在不停地呼叫旅客去对应的登机口,就坐在登机口附近的老张则看到被叫到登机口附近的旅客不停地被穿着制服的美国机场工作人员带走。

机场每广播一次,老张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希望下一个被叫到的不是自己。

老张倒不是心虚,自己没有违反任何他们的规定,只是自从前一段时间知道了一些根本没有问题的人在被审查后误了飞机的消息后,他才开始紧张起来。

透过机场候机大厅的透明玻璃,老张看到自己的航班已经在停机坪等待,看着工作人员忙碌地在装行李。忽然间有大概6-8件行李被工作人员从已经装箱的行李中再次取出,一路推行到了一个入口的位置。老张心里清楚这几个人的托运行李被重点抽查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老张想起了自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所听到或者浏览到的信息。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老张所在的单位前前后后有四个老张认识的访问学者和博士后回国,而他们中的三个在离境时各自接受了一两个小时左右登机前单独审查。三位同事的随身行李都被检查,电脑和手机等个人电子用品也被检查,甚至有一位同事的托运行李被单独抽调过来开箱检查。让老张听了最担心的地方在于,三人基本都是在飞机起飞前最后一次登机广播播报后才被放上飞机的。

老张和几位同事的关系还算比较好,他们有惊无险的飞回国内后都一再叮嘱老张千万不要随身带任何容易引起怀疑的东西,否则很容易被扣。之前本来一直担心疫情会耽误自己回国的老张,忽然间发现这个审查可能才是他回国要面对的最大变量。

得知了几个同事的遭遇后,老张开始上网看有没有回国的学术界同仁分享被审查的经历,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根据网友分享的消息,老张发现,只要你持有J1(访问交流学者签证)或者F1(学生签证)签证,或者属于持有H1B工作签证的研究人员,都有被查的可能性。高精尖技术相关敏感专业的人被抽到的几率尤其之高。

被查的大部分人在检查后被允许顺利登机,而也有一部分人的电子设备被扣留,更有甚者有人因为被审查未赶上飞机。

每个人被问及的问题基本大同小异,但是可以说是事无巨细,比查户口来的还要详细。你的所有个人信息,你家人的信息,你国内国外导师和研究内容,为什么这个时候回国,带了多少现金,有没有携带违禁品,你的U盘或者移动硬盘里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带数据或者资料回去,你和你的家人属不属于组织成员或者军人,为什么要加入组织,有没有接受国内有关单位资助,你所研究的内容有没有可能用于制造武器或者为军方服务,你回国之后的工作,你有没有邮寄什么东西回去,甚至于会跟你要快递单号。总之,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问不到的。你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装了哪些APP,手机里的照片和文件,基本属于必查内容。根据他们掌握的资料和你的回答,他们会再进一步决定要不要继续查你的电脑和移动硬盘。

老张看了两位电子产品被扣和延误飞机的网友的经历后,总结发现只要你身上携带有任何的纸质的可疑资料或者在你手机电脑里发现了一些他们怀疑的资料,他们都有可能延长审核时间或者扣留你的电子产品。虽然有些资料可能根本谈不上机密,可能是在网上随处可以查到的实验方法或者就是属于你自己课题的实验结果,但是在审核的人很可能根本不懂这个。隔行如隔山,你认为你的专业领域内很基本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可能就觉得高深莫测,他们就可能认为……

老张的一位朋友女儿的中文作业,竟然被一位不懂中文的海关工作人员一开始怀疑是偷窃的资料,还好现场有一位会中文的华裔,想想感觉也挺搞笑的。还有一位博后朋友随身带了自己博士期间的带红章的成绩单,马克思主义这门课程一度成为了工作人员进攻的重点。


机场广播再度响起,坐在老张斜对面的小姐姐快速起身,拿着行李走了过去。这种不确定性让老张倍感煎熬,他感觉这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坐飞机候机最难受的一次。他所担心的并不是被盘问,他既没有携带任何实验相关的试剂材料,也没有带走实验室任何的数据,老张来机场前就删光了自己电脑里的所有实验数据,老张怕的还是被盘问后来不及登机。

说完全不担心被盘问到研究这块其实也不尽然。老张和他在美国实验室的老板的关系一般,老张知道一旦真的被海关抓出了什么莫须有的问题,他的老板十有八九不会帮他。

随着登机时间的临近,依旧不断有人被叫去问话。机场的中文广播每响起一次,老张心里都咯噔一下。一开始老张期待自己不要被问到,到了中间心想晚问到还不如早问到。老张知道,一旦误机,第二天回国基本不可能。

自己回国的机票是三四个月前所买,这时候能买到的附近的机票都只有动辄六七万人民币的商务舱,而且要重新去做核酸抗体双检测,一次双检测300美金就没了。而且自己的房子也退了,车子和所有家具都卖了,一旦误机,自己将无处可去。万一误机,飞回美国中部还是在洛杉矶找个宾馆一直住着?这里的宾馆一天至少要一百多美金。买六七万的商务舱机票还是等待2万左右的经济舱机票?

回想起自己回国的前一段时间,楼里有人打个喷嚏他就要赶快躲开,生怕被感染回不了国一直担惊受怕;

回想起自己做核酸抗体双检测那天等待检测结果和大使馆审核的焦急心情;

他回想起自己同事们从去年回国从不需要检测到规定需要核酸检测、再到核酸抗体双检测的过程,生怕再出什么新的规定;

回想起美国疫苗刚开始接种的时候,因无法区分感染或者接种疫苗导致的抗体阳性自己的一个同事被迫从机场返回的郁闷与焦虑,有的同事为了回国宁愿几个月不接种疫苗的毅然决然;

也回想起自己四月中旬看到大使馆对于接种国外疫苗回国人员回国人员的最新规定的那天,自己开心的像个孩子;

回想起自己的另外一个同事在回国的前一周发现自己航班被熔断,被迫花了七万多买了一张商务舱回国的事情。自己在平均不到十人就有一人感染的美国躲过了新冠病毒,自己的航班也有幸没有被取消或者熔断,终于踏上回国之路的老张非常担心自己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这些情况都在老张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这样焦急地等待了近三个小时后,大概十五人左右被拉去盘问之后,登机广播响起。然而老张知道,不到飞机离开停机坪的那一刻,都有可能被拉去问话。有一位网友就是已经坐在飞机里了,还被拉去问了几个问题。

当飞机滑出停机坪的那一刻,老张心里的那个秤砣终于落地了。或许自己足够幸运,或许自己的研究领域在美国眼里不够前沿,无所谓了,总算没有误机。

看着坐得满满当当的飞机,老张回头忽然看到后面中间的位置空了,老张心里想,不会是哪位可怜的同学真的被海关扣了吧。

终于登机,看着戴着护目镜、穿着隔离衣的机组人员,老张的心里变得更加安心了些。机组给每位乘客准备了一个包括水和食物的袋子。为了避免在飞机上被感染,老张整个过程也只是在非常饥饿或者口渴的时候摘下口罩吃了一个面包,喝了一瓶水。下飞机的时候老张发现,大部分乘客和自己一样都没有怎么进食。

飞行了一万多公里,经历了近十五个小时的飞行后,老张的飞机终于落地。在过海关申报行李的时候,老张和排在自己身旁的一位小哥聊了起来。在美国就读电气工程博士的他告诉老张,昨天登机前被叫去问了两个小时,审核的人一直觉得他的所学可以被用来制造武器。最后也没查到什么实质性证据,他告诉老张:“一位工作人员发现他行李箱不少的游戏装备和电脑里的游戏,可能觉得我是个网瘾少年吧,就放我走了”。

看着周围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和这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老张不由感叹:“回家真好!”

作者:老张,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科研工作者。

-The End-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89653.html

上一篇:祝贺( IF:10.557) 大连医科大学陈大朋团队论文发表在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下一篇:【会议预告】2021ALPSP年会将于今年9月15日至17日举行第二次线上会议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4 2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