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志龙
酷暑天止散步的遗憾(范洪义作)
2022-8-18 08:41
阅读:758

酷暑天止散步的遗憾

 范洪义

上海的高温天气,高湿氛围已经连续近五十天了,年迈的我不敢出门去散步,甚为遗憾。吴泽博士曾评价物理学家散步消化的不是食物,而是思想和孤独,有一定的道理。 亥姆霍兹(普朗克的老师)有句名言,“散步是自然科学家的天职”,我颇以为然.。  有人願将散步作为偷闲的一种方式,我国古代理学家程颢写“春日偶成”   诗曰: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以往诗家对这首诗的注解是作者长期的伏案辛劳,现在终于可以出来休闲,象少年一样游玩快乐了。而我的理解却另有一层,我以为他在书案旁反 复思考想不明白的理学问题,在傍花随柳过前川时突然灵光一闪,豁然开朗了,于是高兴得很,而时人不知道他心乐是为什么,还以为他只是像少年贪玩那样的快乐呢!。   

我这样的理解是有根据的,上世纪二十年代,狄拉克反复读了海森堡的文章,不知如何找个切入口以加深理解 ,想不出来便出门散步,不经意中想起海森堡文中的算符之间的对易关系与分析力学的泊松括号有得一比,便无比的激动。 同行人或路人中谁能知道他是为什么激动呢!。   再说韓愈的散步诗“初春小雨”也在透露消化思想的踯躅,诗曰:“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这“近却无”便是韩愈思考问题快接近答案时却又扑朔迷离起来的写照 ! 这些学问家会真的在散步时什么都放下吗!所以我诅咒在乌克兰的战争,害得这里的天气反常 而不能出外散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万志龙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85349-135161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