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Usun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Usun1

博文

为什么孔乙己只偷书?

已有 5288 次阅读 2021-4-29 17:14 |个人分类:思考思想|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孔乙己多次偷书而在咸亨酒店的信誉却比别人都好,显然他认为偷书不比偷酒菜。鲁迅在孔乙己出场的第一段就揭露了孔乙己‘偷书’的毛病,并借其口说出了‘偷书不能算偷’的歪理。然而第二段紧接着就说孔乙己‘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这里不禁让我们想到‘偷书’是鲁迅为孔乙己精心设计的谋生手段,且树立了一个极讲原则的‘偷书贼’孔乙己形象。书房里那么多名贵的东西不偷,酒菜从不拖欠,却单单偷‘没什么价值’的书。孔乙己这个贼有点意思。


显然在孔乙己看来书和其他东西是不同的,所以他只偷书,且不觉得偷书是偷,最多算‘窃书’。其实‘偷和窃’都不足以形容孔乙己对书的行为,说‘窃书’也只是为了让其他人明白罢了,顺便表明和‘偷书’的不同。书之于孔乙己,确乎只能用‘窃书’来说,但是事实上是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行为。换做另一个不属于孔乙己的人,‘偷书’也不能说是‘窃书’了。因为小说里只说‘孔乙己偷书’,你几曾发现他‘卖书’了。如果偷来的书不卖出去,对于孔乙己来说,就无法产生改善生活的‘价值’。


小说里只说有‘偷书’多次,却未提有‘卖书’一字。然而读者却一般会‘不由自主’地补上‘偷书’后,必然有‘卖书’,不然书偷来何用?这就是鲁迅的高明之处了。孔乙己有没有‘卖书’不得而知,他未必就没有‘卖书’也许。但是如果读者自行脑补了‘卖书’桥段,就恰恰是中了陷阱,表明如果是自己‘偷书’后就一定会拿去卖掉换钱。所以说,好的小说是一面镜子,照出的是读者的样子。读小说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认识自己,不然一般需要去实践中才能认识自己。读书时发现自己的不足可以私下慢慢改正,实践中可就有‘出洋相’的风险了。


只字未提‘卖书’,不是作者没写这个桥段,而是孔乙己压根就没有这种行为。因为‘卖书’无非是为了换钱,而如果是为了钱,孔乙己又何必偷‘卖不出价’的书呢,不如顺手拿个‘宣德炉’。所以说孔乙己‘卖书’是站不住脚的。偷而不卖,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孔乙己‘爱书’。‘爱书’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之前有人说,现在偷自行车的小偷很多,却不见有偷书贼。显然很多人无法理解‘偷而不卖’和‘爱书’。可能亚里士多德能够理解,因为他说过,‘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相比之下,孔乙己‘爱书’未必是主动爱上的,也有可能是被读书读傻了,爱上的。但是不管怎样,‘爱书’是无疑的。


因为‘爱’就可以偷来据为己有吗?显然不行。但是孔乙己不是这样想的,他认为‘偷书不能算偷’。‘偷’的行为孔乙己是不齿的,但他应该觉得‘窃书’这种行为不是可耻的,而应该大大的推崇。他是真的认为‘偷书不能算偷’而不是狡辩为自己脱罪,因为鲁迅明白写了‘孔乙己从不拖欠酒钱’,他若真的喜欢‘偷’,又喜欢‘书’,为何不偷点金子,买一屋子书给自己大大的满足呢?所以在孔乙己看来,偷天下的所有东西都是偷,是不好的,唯有‘偷书’不能算偷。这个脑回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理解。那么在孔乙己的世界观里,世界上只有两类东西:书和其他。孔乙己认为,书不能被偷,书不具备被偷的属性,因为物品才能被偷,而书有别于其他物品。只有这样,才能理解孔乙己‘偷书不能算偷’的逻辑。


书是精神瑰宝,酒菜是物质享受。书的价值肯定不在于纸,甚至不在于纸上的文字,而在于纸上文字所传达的含义。所以书的价值是‘书中的思想’。普通人‘偷书卖书’无异于买椟还珠,而孔乙己‘偷书’显然是为了读得‘书中的思想’,只是这些内容必须要有书的纸和字来承载。而世人所谓的‘抓偷书贼’,所要抓回的是书中的纸和字,而不在意‘书中的思想’。‘书中的思想’能被偷走吗?它不具备被偷的属性。书中最有价值的是‘书中的思想’,而‘书中的思想’不具备被偷的属性,且常人不在意‘书中的思想’被偷,一般只在意书纸还在不在。所以孔乙己偷书能算偷么,偷纸的才算偷,孔乙己偷书偷的是‘书中的思想’,不能算偷。且被偷的人要追回的也不过是纸。所以对话应该是这样的‘你偷了我的纸,我拿的是思想,什么思想不思想的快把我的纸还回来,我得看完了再给你,不行再偷我打断你的腿,我没有偷你的书’。看一本书,一个看到的是一摞纸,一个看到的是思想,驴唇不对马嘴地争论偷没偷书。有人说‘偷思想’也是偷啊,问题是小说中追赃的人指控的是‘偷纸’。而‘偷思想’算不算偷?偷专利肯定算偷,但是那些伟大的思想家之所以把思想记录下来,一般是想让他的思想传播四海,哪用你去偷,他恨不得亲自把思想送进你的脑袋。所以思想家都不在意‘偷不偷’的,买书的哪有发言权。不愿意分享的才有所有权问题,才有偷不偷的问题,愿意分享的则是开源的,谁要谁拿去,根本不具备被偷的属性。


所以‘偷书算不算偷’,这又是鲁迅的一面镜子。照出一个人对书的看法。如果你认为书是纸是不愿被分享的机密,那‘偷书算偷’;如果你认为书中最有价值的是思想,与之相比纸简直一文不值,且书中思想是乐于分享的,那‘偷书不算偷’。可想而之,孔乙己偷的书无非是‘四书五经’之类的圣贤书,孔子不站出来喊‘抓偷书贼’,别人哪有资格啊。如此孔乙己偷书确乎不能算作偷。倒是要宣传学习,鼓励培养更多求知若渴的像孔乙己这样的‘偷书贼’。知识思想才能够得以发展和繁荣。


书是不能被偷的,但是不要打着这个幌子去偷书。如果你看中的是书中的思想,像孔乙己一样偷而不卖,能尽量发挥出书中承载的价值。我至少欢迎你来偷我的书,别人的我就做不了主了。纸啊,即是传播书的载体也是限制传播的媒介,好在现在有电子书了,得以让书更接近书的本质。然而书变得易得,‘偷书贼’似乎就更少了。难道是‘多收了五斗米’?是不是要给书装上金箔呢?抑或是书的内容敷衍了缩水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334297-1284381.html

上一篇:和女朋友讲道理的重要性
下一篇:在‘争名逐利’的价值观里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快乐
收藏 IP: 119.78.210.*|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19: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