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星辉
清明忆父亲:父亲走了
2017-4-2 10:15
阅读:5152

父亲走了

2014年5月2日, 虽然是假期,我依然在办公室处理工作。7点快回到家的时候,接到大姐的电话,说父亲情况不好, 之后被立即转入重症室(ICU)。 在与医院的大夫确认后,意识到这次父亲恐怕过不去了,回到家与妻说到这事,立即定了最早的航班,并做了一些必要的回家准备。
 次日下飞机后,在妹夫的陪同下中午时分到达医院, 看到姑姑、姑父、姐姐、姐夫和弟弟都在医院, 多了一份死别的凝重。父亲因在重症室,我只能从窗户看了插满各种管子的父亲。医生说父亲已恢复意识, 但还不能自己呼吸(靠呼吸机),其它指标也略有好转,这次的主要病因是胰腺炎和肺慢阻。 父亲在重症室观察几天后,5月5日做了最后一次CT, 确定胰腺炎情况不是很坏, 于5月6日上午转到了普通病房。 时隔多日后与家人再相见,父亲表现出饱满的精神, 说了不少话,并交代我要好好招待来看望他的人。看到这种情况, 我们全家都很放心,并祈祷父亲能够完全挺过来。 次日在医院陪服父亲的大姐就打来电话,说父亲情况又不好了,催促我们尽快去。 等我们赶到医院, 父亲已不爱说话, 咳得严重。 更难办的事情是,父亲一再要求出院回家。尽管我们以各种理由让父亲留在医院治疗,但父亲一再坚持要回家, 说一刻都不能等,为回家,求我们,甚至威胁再不办出院他就自杀。在与医生沟通后,我们只好尊重他的意愿,连夜安排救护车回到了家。回家后父亲很平静放松,睡得也好,这一表现让我们放心了许多。
  父亲在家静养的日子,也是他的弥留之际,身体状况时好时坏,每日靠牛奶等流汁维持生命。有一天,他要带上假牙吃西瓜,这又给了我们一丝信心,我们也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就这样,全家人24小时轮流陪护, 心情也随父亲的状况而变化。就这样一直到5月14日上午, 父亲叫我们把两个姑姑接来, 见过之后父亲让他们去吃中饭。之后父亲问我,他们这顿饭为什么吃了那么久。当日下午3点左右,父亲情况恶化, 在全家人的陪伴下,于3点15分停止了呼吸。

 父亲走了,痛苦但平静地走了!再不用受病魔的折磨, 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怀念。父亲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 对工作, 认真负责;对父母,尽心尽孝;对弟妹,爱护有加;对子女,一生慈爱;对朋友乡亲,友善慷慨!

 父亲一直有清醒的意识, 对自己的后事有清楚的预测和安排。 临终的嘱咐是要兄弟姐妹和谐, 善待母亲,并竖大拇指称赞母亲是难得的好母亲。父亲走的那一天, 天气晴好,是父亲光明磊落的一生的写照;晚上倾盆大雨,是老天对父亲离世的哀伤。

父亲, 一路走好!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邱星辉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44186-104315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