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03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ron038

博文

以史为鉴:那些发生在我国的灾难性泥石流

已有 4856 次阅读 2016-9-2 11:2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工程, 反思, 泥石流, 灾难史

泥石流是发生在山区一种由石块、土和水混合形成流体而冲出的地质现象,具有暴发突然、速度快及破坏力强等特点,被山区百姓赋予“走龙”、“出蛟”等具有神秘色彩的称谓。在我国山区,因频繁的地质构造活动、陡峻的地形地貌、短时强降雨及人类工程活动等因素的叠加作用而使得泥石流问题尤为突出。总结分析发生在我国历史上的灾难性泥石流事件可为我们提供史料信息并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一、我们应该记住的泥石流灾难

在所有的灾难损失中,我们更关注的是人的生命,“以人为本”的理念所折射的是一种对生命尊重的态度。因此,在以下发生在我国的十次灾难性泥石流事件的统计过程中,我们主要以泥石流造成的遇难或失踪人数的多少进行排序。

No 1. 甘肃舟曲县城泥石流

2010年8月7日,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城发生泥石流,导致一半以上城区被毁,并在白龙江形成回水长3公里的堰塞湖,造成1765人遇难或失踪,直接经济损失数亿元,是我国泥石流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

No2. 云南巧家白鹤滩泥石流

1753 年(具体日期不详),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白鹤滩镇白泥沟发生泥石流,造成1000余人遇难,200多户房屋及80公顷农田被冲毁。

No3. 四川甘洛利子依达沟泥石流

1981年7月8日,我国四川省甘洛县利子依达沟发生泥石流,冲毁成昆铁路大桥, 导致次日经过的442次列车的三节旅客车厢掉落大桥, 造成300余人遇难,146人受伤,成昆铁路被迫中断15天,直接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No 4. 山西襄汾新塔矿区泥石流

2008年9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区平硐尾矿库发生溃坝后引发泥石流,造成277人遇难、4人失踪、3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达近亿元。

No5. 甘肃天水罗玉沟泥石流

1965年7月7日,甘肃省天水市罗玉沟发生泥石流并冲入城区,造成178人遇难。

No6. 四川雅安市陆王沟、甘溪沟泥石流

1979年11月2日,四川省雅安市甘溪乡甘溪沟和陆王沟同时暴发泥石流,导致164人死亡。

No7. 云南东川黑山沟泥石流

1984年5月27日,云南省东川市因民镇黑山沟暴发泥石流,导致沟口矿区155人遇难,34人受伤,经济损失达1100多万元。

No8. 云南贡山东月各村沟泥石流

 2010年8月18日,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普拉底乡冬月各沟发生泥石流,冲毁沟口铁矿选冶厂厂区,造成112人遇难和失踪,并导致怒江水位上涨6米。

No9. 四川冕宁盐井沟泥石流

1970年5月26日,四川省冕宁县泸沽镇盐井沟发生泥石流,冲毁成昆铁路施工单位的工棚,导致104人遇难。

No10. 四川冕宁盐井沟泥石流

1968年6月13日,四川省喜德县沙木拉达沟发生泥石流,冲毁成昆铁路工棚及桥梁, 导致100人遇难。

二、泥石流造成灾难的原因

1、建筑用地的扩张挤占泥石流泄洪通道

在以上统计的十次灾难性泥石流事件中,造成人员伤亡最大的两次都是发生在城镇地区的泥石流。其主要原因就是城镇建设占用了原本属于泥石流的泄洪通道,以至于泥石流在发生后造成破坏。以舟曲县城为例,据资料记载,舟曲县城早在道光三年(1823)年就发生过泥石流,但由于那时人口和房屋建筑密度小,造成的灾情不大,并未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可到20世纪末,舟曲县城的城区面积得到扩展,城区人口迅速增加,城镇建设也需要更大的空间。在这种需求的驱使下,大量房屋建筑严重挤占河道,最终为2010年泥石流灾难的形成埋下了隐患。

2、工程设计时低估了泥石流的冲击破坏力

由于早期对泥石流形成机理及特征的认识不足,导致很多工程设计在遇到泥石流沟时没有对其潜在破坏力给予足够的考虑,并导致后来的灾难。如成昆铁路在1958年开建,那时我国对泥石流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尤其是对泥石流的动力学特征认识程度有限,故在铁路桥梁设计时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泥石流破坏力。1981年利子依达沟泥石流造成的灾难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

低估泥石流冲击破坏力的现象在2010年舟曲县城泥石流灾难中也一样存在。早在1992年,舟曲县城就发生泥石流并导致87人遇难、344间房屋被毁的灾害。该次事件引起了地方政府部门的关注,并在随后就对县城后山的泥石流沟开展了治理,修建了多道拦沙坝。但在2010年泥石流再次发生时,此前设计的数座拦沙坝均被彻底摧毁,防治工程的设计标准明显低于该次泥石流的预期破坏程度。

3、工程活动对可能引发泥石流的风险认识不够

众所周知,泥石流的形成必须具备三个条件:陡峻的地形、足够的水动力及充足的物源(松散土体)。一方面,一些大型工程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弃渣堆放在河谷内,仅通过一些简易的拦挡坝或拦挡墙进行稳固,在遭受暴雨时,渣土自身重量增大及坝后孔隙水压力的增加往往容易导致溃坝并引发灾难性泥石流。如2008年山西省襄汾发生的矿渣溃坝后引发的泥石流就是最为典型的案例。另一方面,工程建设活动对地质环境的稳定性造成扰动,使得原本稳定的生态环境遭受破坏,为泥石流的形成提供物源,如云南省东川市黑山沟由于早期滥伐森林炼铜而导致生态环境恶化,使得流域内水土流失严重,为1984年造成155人遇难的灾难性泥石流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背景因素。

4、工程建设营地选址忽略了泥石流的潜在风险

泥石流发生后在沟口形成的平坦堆积扇往往是工程建设营地选址的最佳场所,但很多工程建设单位在选址时对潜在的泥石流灾害评估却不够重视。一方面是因为建设单位对地质灾害的危险性重视程度不够,在选址过程中未开展专业的泥石流危险性评估。另一方面是许多营地选址多位于低频泥石流沟口,这类泥石流往往间隔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发生一次,沟口早期的泥石流痕迹已被植被所覆盖,看上去青山绿水,容易给人造成这些区域较为安全的错觉,从而忽略了低频泥石流隐蔽性所带来的风险。如云南省东川市黑山沟在1984年以前的过去400年间从未有过发生泥石流的记载,故将矿区机关及家属楼全部修建在沟口平坦区域,最终酿成灾难。此外,1970年发生在四川省冕宁县的盐井沟泥石流和1968年喜德县沙木拉达沟泥石流也均属对低频泥石流风险估计不够而造成的灾难。

三、泥石流灾难背后的启示

可能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灾难似乎比过去更多了。除了如今信息发布渠道的多元化使得我们能了解和关注更多的灾难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人口的剧增使得更多的生命财产被暴露在自然界面前,使得灾难的次数增加。因此,我们需要从客观的角度反思这种现象及原因。

1、灾难与人类的关联

早在距今两百多万年前的第四纪,那时我们人类尚未出现,而地球就已上演了最为剧烈的山崩地裂和沧海桑田的演变过程,河谷里也经常发生泥石流,并在沟口形成了许多平坦且宽阔的冲积扇。但那时的泥石流也仅仅被称为“泥石流”,仅是地貌演化过程中的一种微观现象而已。人类出现后,便开始在泥石流形成的冲积扇上耕种建房,并不断繁衍子孙后代,这在无形中为灾难的孕育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也就是从那时起,泥石流也不再被称之为“泥石流”,而是被赋予了“泥石流灾害”罪名。若把人口数量和灾难出现的频次同时落在地球演化史的时间轴上,我们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两者的正相关函数图案肯定非常完美。所以,在遇到灾难时,我们应该去思考到底是自然界给人类带来了灾难,还是人类自己给自己带来了灾难?

2、安全与灾难亦可并肩而行

统计表明,泥石流除了在人口密集的城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外,还极易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的营地密集区造成重大灾难。那么,若政府部门及工程建设单位的决策者们提前能对泥石流的潜在风险进行科学的评估,是否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灾难的发生呢?在城镇化进程推进、大量工程建设实施频及暴雨天气繁发的今天,如何对潜在的泥石流灾害进行有效的风险评估并采取合理的防治措施,并从系统的角度对这些工程活动可能引发的次生灾害效应进行科学的评价,使安全与经济发展齐头并进,是解决山区城镇与工程建设过程中有效避免灾难的重要途径。

3、泥石流知识的科普程度亟待提升

我国对泥石流的调查研究起步于20世纪末,至今也只有近50年的知识与经验积累。加之从事专业理论学习研究者甚少,除了专业技术人员对泥石流有深入的了解外,其它人可谓知之甚少。2008年汶川地震以后,震区持续、频繁及危害极大的泥石流开始受到大众、媒体及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泥石流的危害在近年来也逐渐被更多的人所了解。但是,这些对泥石流的面上特征认识还不足以让那些参与城镇建设规划及工程建设活动的管理人员对其潜在风险给予更多的关注,还需要更多从事泥石流调查与研究的专业技术人员通过多渠道开展多视角的泥石流知识科普,让泥石流的成因及危害特征被大众所认知。只有当泥石流的所有特征都展现在大众面前时,对其潜在风险的防范也才能被付诸实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29395-1000343.html


下一篇:可以对“山洪泥石流”做做分离手术

2 陈昌春 wqhwqh33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3 12: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