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生
纪念韩亚泉君
2022-7-2 19:31
阅读:1384

一个人坐在河边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你。

最后一面是2007年8月某一天,我们在村口碰面,你问我上到几年级了,我说明年读高中。

1999年我们就是朋友,我是留级生,我们俩是一年级最调皮捣蛋的两个,你成绩好坐在前排,我最后一排,那时候好羡慕你。2000年二年级,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你是班级第一名,我也成了前三名,曾经有一次我们俩太调皮,被班里女生告状到班主任那里,最后大家都笑话我们,我说他们不和我们玩,我们俩自己玩。你带我去你家吃过白糖,我最喜欢你写的作文。

2001年,学校倒闭了,我被父母送去了另外一个学校,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后来,一别就是五六年,直到2007年8月的那天,我想着时光静远,想着长大好慢,没有握握手就各自离开。

再后来,听说你参军入伍了,真棒,我父母每每对村里的人说,亚泉是文生的好朋友,人家现在当兵了。

2015年春节,我马上就大学毕业了,春节早早回了家,听说你今年回家探亲,我开心又紧张,想着一定去你家找你。可是没几天,村里有人议论说,邻村那个当兵的在回家路上出车祸了,我很害怕,千万不要是真的,千万不要是你,一别多年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后来,噩耗传来。那个春节没有一天属于我。

夏季,大学毕业回到老家,我打听了你的坟地,当天下午,骑着电动三轮车,来到你的墓前。我知道这个地方,以前是你家养殖鸡的地方,我经常看到你的母亲为鸡苗鸡蛋忙碌,鸡棚支架早已七零八落,房子也没了门窗。

我站在碑前,良久无语,没有落泪,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你还在不在这里,能做的,仅仅是深鞠一躬,环绕你的归宿一圈后,我离开了。

远处退耕还林的杨树还没长大,叶子重而硕大,无力地在风中支撑着。

回头望着渐渐模糊的你,我知道,你还在那里,微笑着回味前生的苦与笑。

河水荡漾,天空没有一朵乌云,阳光洒在身上,温暖而轻和,像是曾经年少的你我,互相搭在彼此的肩膀上,走出校园。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文生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206570-134558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