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故我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tanb

博文

杂感 | 研究生培养、布娃娃和中央文件

已有 1156 次阅读 2021-4-19 18:07 |个人分类:大学观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按:下文是刚发出的群邮件内容。]

This is coming to you from Yiwei LI (PhD, Applied math), Taiyu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YUST) Taiyuan, China

各位老师:周一好。

.

最近刚在校群里宣布“闭关”一段时间。可是,今天又看到南京大学的新闻:悲痛!南京大学又一女博士跳楼身亡!同一栋宿舍楼半年内已4位…...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7R7N4MT05466RWP.html

.

刚才坐在沙发上抽烟,想到 “真正的学问都在负面事件和自我指涉之中” ,才有了写这个邮件的冲动。这些事情非常困难,特别是没啥 “好处”,以至于多半都不了了之。

.

也许是去年意识到,负面事件往往关联着 “不合作事件”。我推测这位学生的导师,八成又是 “六零后”。他们那一代人环境相对宽松,特别是他们的导师,基本上都是30后40后,少数也有50后。这些老一辈的老师,基本上都挺高尚,至少不坏。否则他们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强势。一提起六零后,我是咬牙切齿啊。这帮人大部分好像没有 “同理心”。

.

研究生培养的事情,到了去年,要由中央发出重量级的文件。本来是大学的事情,可是做的不好,总是搞出这类情况。想着总能建立某种预警机制,可是,好像还没有。

.

其实我倒有个办法:研究生入学时,女生每人发两个布娃娃,男生每人发两个布猫。这可不是说笑,而是为了引起特定的注意。遇到非常困难的情况,比如导师不作为,就抛出一个布娃娃 (在网络上发出视频) —— 凡是出现此类情况,立刻启动应急机制。同时,给学校排名扣些分数。要是实在不行,先抛它两个布娃娃再跳楼!出现这种情况,必须扣一定比例的经费,比如 5% —— 不放点血,中央文件也就成了摆设!

.

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暴力。

.

毅伟  顿首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15774-1282782.html

上一篇:菲文笔记 | Technical theorem (v2) ---- mode and vision
下一篇:关于学术评价的看法

3 李宏翰 郑永军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4 1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