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耀
读后感 精选
2022-2-4 11:12
阅读:5295

读后感

作者:锦瑟无端

  大年初三,终于看完了C.J. Brinker的经典著作《Sol-Gel Science:The physics and chemistry of sol-gel processing》,九百多页的书,耗时半年多。读完后感触良多,除了为这部出版于1991年的著作由衷赞叹外,更多思考了我们在应用科学研究方面的差距及挑战。

  Brinker的这本书总共13章,包含溶胶的反应机理、溶胶的老化、凝胶的发生、凝胶的干燥、凝胶板结过程中的结构演化、凝胶的烧结、溶胶凝胶的表面改性、溶胶凝胶法薄膜形成等众多方面,理论深,信息广,是典型的应用科学,应该成为从事溶胶凝胶技术研究的科学家的必读著作。

  Brinker曾领导了美国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化学法光学薄膜的开发工作,后于新墨西哥大学任教,一直从事溶胶凝胶化学和技术研究,在其课题组的网站上可以找到他所有的出版物,一览之下,会让你大开眼界:深耕着一个在国内被学界看不上的领域,居然每年都可以发几篇Nature、Scince,至于其他所谓“顶级”期刊则数不胜数。这让人深思,究竟什么研究应该得到资助和重视?科学研究(大致对应于我国的基础研究)?还是应用科学研究(大致对应于我国的应用基础研究)?科学家究竟应该如何治学?浅尝辄止?还是深耕细作?

  毋庸置疑汉语的博大精深,但我们在用汉语描述一些外来的重要概念时却出现了偏差,比如Science和基础研究,Apllied science和应用基础研究,貌似对应得挺好,但概念范围不一致。看一座大楼的建设,基础不是一层,里面包含桩基、钢架、混凝土,哪个更基础?哪个是基础?哪个是应用基础?其实给建筑物打基础前,要做地质勘探,那么地质理论就是基础研究,在其之上做个牢固的地基则是应用基础。汉语用基础与应用基础来分类研究有点概念扩大化、界限模糊化、表达情感化的味道,这和我们汉语适合抒情性叙述的特点以及中国人喜欢给所有事情打上主观判断的倾向分不开。一谈基础,则重要,应用基础则次之,概念背后的隐含之意耐人寻味。

  科学与应用科学则反映了研究的客观性,不带任何主观色彩。其实很简单,科学主要发端于人的好奇心,应用科学主要发端于生产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二者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相遇,共同促进人类对自然的认识和对生产力的促进,二者应该相辅相成,不应该有所偏颇。

  我国的科研投入中,总是有人在抱怨基础研究投入少,在我看来,他们做的很多所谓基础研究工作根本就不是科学研究,而是应用科学研究,理应更多从社会获得资助,而不是政府基金。那为什么他们要把应用科学内容包装成基础研究呢?科研的脱实向虚是根本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则颇为复杂。

  不读书,不知道自己所知者甚少。读了Brinker的书,我方才知道固体粉末的烧结分为粘性烧结和扩散性烧结,区别在于有无结晶过程,没有结晶的属前者,有结晶的属后者,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玻璃可以烧成一大块,而小晶体则不能通过烧结的手段获得大块晶体。在激光应用中,对玻璃的耐激光损伤能力要求很高,但是玻璃的杂质和大量硅羟基如何除去既是技术问题,也是一个应用科学问题,为此,国外的科学家们研究了很多化学改性的方法,这些方法也可以用于高性能薄膜的开发,在玻璃行业和薄膜行业,我国与先进技术还相差甚远。

  不读书,不知道高端制造业的推动力在哪里,就在应用科学研究,而不是所谓的基础研究。我国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是:产业转型对应用科学的巨大需求和国内薄弱的应用科学研究能力之间的矛盾。以高校和研究所为主体的体制科研机构垄断了来自政府的经费,很多却做着脱离生产需求的假想的内容,培养的毕业生(无论什么学位)不符合产业界的要求,企业招人难、招合适的人更难,研究机构囤积了大量优秀人才却不能善加利用,产业转型的艰难不能归罪于企业,而应该归罪于务虚的科研风气。

    科研风气因何务虚?因为存在“事业编制”这个舒适区。政府早已想去编制化,却怕造成研究力量流失和研究能力下降。别说取消事业编制,就连“五唯”都短时间内破不了!科研群体吃准了政府拿这些机构没办法,所以编造些莫须有的研究内容年复一年地骗取国家经费,却给提供税收的企业做不了丝毫贡献,无论是人才培养还是科研成果。中国的基础研究就是一个大大的困局,真正的科学理论无人问津,真正的应用科学也无人问津,这就是为何巨额的科研经费投下去却连个水花都打不出来。面对发达国家对高技术设备和先进材料日益收紧的出口限制,我们的产业升级却面临如此大的难题,这就是党中央十分担心的问题。

  说来惭愧,Brinker的著作我早已拥有,但一直是查阅式的看,这是不行的。在我以发文章为主的那些科研岁月里,看书看局部,找个公式作为参考,这种阅读方法非常肤浅,直到创业以来的近三年,才发现做产品需要全局知识,而不是只言片语,所以下决心从头至尾把这本书读完,甚至大年初一都在看书。读完之后,掩卷深思,为此做小诗一首并发在无微不至的微信朋友圈,收到了朋友何文彬的和诗。

正月初一读书有感

团花漫天向人绽,残酒半杯对书眠

莫道书中有金屋,追先赶进需登攀

何文彬友和诗

少从书里寻金屋,遍向花丛觅羽蜂

残酒半杯书万里,凌云壮志肯攀登

  昨日男国足的失败和女国足的胜利传遍了网络,其实男国足的失败不是因为脚臭,而是心歪。我国几乎所有体育项目都是阴盛阳衰,因为女人的心思较为单纯,反而容易把事情钻下去做好。温床里的科学家心思太复杂了,难以专注,所以也难以出成果。希望我们的科学家,这些最优秀的读书人,负起民族复兴的使命担当,勿以温床当绣榻,舍却了雄心壮志。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徐耀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03939-132393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