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耀
中秋夜月思 精选
2020-10-1 12:16
阅读:6489

中秋夜月思

 徐耀

  异乡游子,行走在陌生的马路上,路边草丛里蟋蟀在振翼而鸣,树上还有一只孤寂的秋蝉,步伐匆匆搅碎了如水的月夜。又快到中秋佳节,赶快回家和亲人团聚吧,不管工作中有多少得意与失落。

 月夜归

孤影随灯走,凉风伴客游

促织声起时,岁已近中秋

明月拂帘入,皎白应墨留

英雄早迟暮,华发伴客愁

   月亮对于中国人有特殊意义,月到中秋分外圆,中秋,是家人团聚的时候。中国的传统历法是太阴历,太阴历比太阳历更准确地描述了中国的四时气候变化。中国的大陆季风气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导致冷暖干湿分明的四季变化。每到八月,伴随谷物逐渐金黄,辛苦劳作一年的人们庆祝丰收。欢乐是要分享的,于是合家团聚在八月过半的时刻。那个晚上,人们把月亮的笑脸印在自己的收成上,把生活的幸福和甜蜜包进去,每人分享一小块,等于把大地的赏赐和家庭的亲情永远留住。数千年来,人世间沧海桑田,不变的是中秋月亮的笑脸和人们团聚的心情。

 月到中秋

金菊未落丹桂放,晨起秋风晚来霜。

天上蟾宫人初望,人间明月盘中黄。

   你看,八月的新月已经挂上树梢,再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和父母一同赏月了。中秋节对于我还有一层意义,母亲的生日在八月十四,每年这一天我们姐弟都会回到母亲身边为她庆生。人生还有什么比奉献国家和孝敬父母更值得追求的呢?手拈一块香甜的月饼,父母慈祥的目光和孩子的欢声笑语环绕,宠辱皆忘。

  离开家乡很多年,我早已成了家乡的过客。城市的月亮升起来了,高楼再高,也挡不住月光,生活再苦,也挡不住心中妈妈的月亮。家乡的笨月饼做工简单,却烤进去了乡愁。每到中秋,妈妈会打一套尺寸不等的月饼,最大的有锅盖那么大,最小的只有大纽扣那么大。从大到小,一层层摞起来,像一座塔,中秋傍晚就摆到桌子上,给月亮供上人间的心意。等我们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把月饼切开,慢慢吃,慢慢看,慢慢聊。小时候觉得这只是个每年的例行公事,现在却怀念异常。

  现在,人们似乎对月饼的美味已经失去兴趣,商家为了赚钱也是花样百出,甚至玩儿出了冰淇淋馅、奶酪馅、巧克力馅的月饼,但真正深入人心的还是传统月饼。家乡的月饼独特之处在于使用了胡麻油。胡麻是晋北等寒旱地区特产的油料作物,也叫金芝麻,香味浓郁,色泽深红,做月饼时要用加热过的熟油,否则月饼的香味儿会损失。老院子拆迁前,母亲在院子里种了一大丛蔷薇花(可以当作玫瑰花用),开花后把花儿摘下来晾干,和蜂蜜拌起来制成玫瑰酱,封存到中秋节时打开,浓香扑鼻,用作月饼馅儿的辅料,真是美极了。我上大学前,家里的月饼都是自己提供原料,交给加工厂制作,因此每家的月饼味道会略有差别,我家的玫瑰香月饼是独一无二的。现在没有院子了,也就没有了玫瑰酱,妈妈的月饼也只能回忆了。

  说起月饼,可以勾起每个人的回忆。我工作后,接触的事物多起来,发现中秋节的象征意义远远超出个人的实际感受。如果把中国一年内的传统节日比作一条珍珠项链,春节就是璀璨的珍珠,而中秋节就是镶嵌了钻石的珍珠托,拥有永恒的衬托作用。要说烟花齐放的春节是欢乐的集中释放,那中秋节就是举首望月的幸福期待。

 中秋月

冰轮初转无尘夜,桂花新开清酒香。

映月团花无处献,需借玉盘上九天。

   中秋节的回忆总是和秋收分不开。在家乡,中秋节是“起土豆”的时节,其他作物都已经入了谷仓。我们小孩子跟着大人到地里拾捡遗漏的土豆,也算为丰收做点儿小贡献。我们把土豆包在柴火中,柴火烧完后的灰烬会把土豆慢慢焖熟,休息时,我们坐在田埂上吃热腾腾的烧土豆,沙沙的略带甜味儿。丰收是所有农耕民族都要庆祝的,在古典芭蕾舞剧《葛蓓莉亚》中也有载歌载舞的欢庆场面,那是欧洲的风俗,我们中国北方除了有秧歌,还有一个大大的月亮陪伴。

  现代交通和通信发达,纵天南海北,人们的团聚也不是难事,团聚的价值和吸引力便下降很多,所以也不再有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来抒发团聚之情,这无疑是现代社会的乏味之处。古代,文人弱冠之后便开始远离家乡求学、科举、四处为官,父母、兄弟姐妹、子女都会成为长期想念的对象,于是借月抒怀的诗词不胜枚举。苏轼那流传千古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道尽了思念亲人的苦:“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乐归中秋

凡人年年盼中秋,嫦娥月月思婵娟。

人间几多繁华事,悔不当初去飞仙。

  无独有偶,孟庭苇的歌《你看,你看,月亮的脸》道出一个真理,月亮的脸一直偷偷在改变。欢聚只是瞬间,而更多的是分离,所以林黛玉最不喜欢热闹的聚会。就是这样,人生很无奈,为了短暂的相聚要忍受长久的思念,思念让人成熟。我至今都在怀念儿时拴住海棠果的璎珞。小时候没什么水果可吃,到了中秋节前,有一种深红色的海棠果上市,大人给我们姐弟每人分几个,姐姐用毛线编织一个小网兜把海棠果装进去,再拴上一个绣花香囊,我就每天挂在脖子上到处跑,时不时拿起海棠果闻闻香味儿。果子如今还有卖,但是香囊的璎珞却找不到了。我们在成长中丢失太多的东西。

  偷偷改变的何尝只有月亮呢?月亮尚且给我们一个月圆的期待,而我们的人生际遇能给我们什么期待呢?

  我们从事科学研究的这些人,每日里都在想如何创新,如何写文章、搞专利、申请、总结等等,如何搞到研究赖以继续的经费,正如农夫每日在田间劳作,但我们似乎多数等不到丰收的那一天,就已老去。我们更像李白《子夜吴歌·秋歌》里的征夫:“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科研中胡虏无时可尽,我们的远征也没有尽头。恰如最近公布的国家基金立项结果,应了“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伤情,享受简单而略显乏味的现代中秋节也不错,毕竟我们还有美味的月饼可吃,嗯,云腿月饼就不错。你看,那不就是月亮的脸?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徐耀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03939-125285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