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庭光
说说爱因斯坦来信的文化背景
2015-4-20 05:30
阅读:7052
标签:文化, 李约瑟难题

说说爱因斯坦来信的文化背景


看了这么多对爱因斯坦来信的解释,我觉得很多人有误入歧途的感觉。从逻辑上说,爱因斯坦总需要回答别人的问题吧?很多人把“those discoveries”解释成西方的成就,这让爱因斯坦的回信变得毫无道理,让爱因斯坦变成政治家,闪烁其词,和中国的风水大师一样推理没有逻辑性,是不合适的。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重大的分歧?因为历来中国人当中有两级分化的趋势(阴阳家),一派人跟从李约瑟(左派),代表人物是阿Q,“中国人曾经富过,欧洲人没啥了不起”。另一派人以海龟为主,被本土政治家扣上右派的帽子,比如冯友兰,“中国人啥也没有,更别说科学”。民主需要妥协,可是在中国最难的就是妥协,所以历朝历代会有清流党,吵来吵去,就是不解决问题。凡是务虚派,都是忠臣,凡是务实派(比如严嵩),都是奸臣,如此以道德划分立场,古人如何能够取得科学进步?你看对爱因斯坦的争辩,就事论事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从左派和右派的立场出发,得出爱因斯坦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科学的成就问题,就把一个科学问题上升为立场之辩,道德之辩,哲学之辩,文化之辩了。明代政府在外交上一塌糊涂,就是在朝堂上谈哲学,说辩论,论清流,搞党争。

因为爱因斯坦来信解释的是东西方科技的差异,所以被后人引述为李约瑟难题的答案之一,实在是一种巧合。爱因斯坦了解中国吗?他也就是曾经经过中国有几天时间来认识几个中国人,让他来对中国科学下结论,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说他有偏见,也不为过。关于李约瑟难题,范岱年曾经有过综述[1],这里略过不提。我想说的是,只有中国人关注李约瑟难题,外国人都意识到李约瑟难题的提法不妥,因为科学不一定是正确的,不一定会推动社会进步,除非你把她奉为高大上的科学,就像中国人把科学当作宗教来看待,存在绝对的科学和绝对的谬误,是不妥的。其次,欧洲的崛起,特别是西北欧的勃发,被认为是社会的、经济的、体制的和宗教的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拿科学的发展来代表社会的革命,显然是以部分代整体,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你怎么知道科技的发展是因,还是果?李约瑟难题的诡秘之处在于,他把科技落后当做因,认为科技落后是导致东方没落的主要原因,这是非常浅薄的认识。目前,只有中国人还在乎李约瑟难题,而西方的研究都是Great Divergence(大分裂,即为什么西方在制度上的发明导致全面的崛起)[2],比Needham’s Puzzle [3]更全面反映社会学的发展规律。第三,研究李约瑟难题,很容易陷入唯心论的观点,即什么是科学?什么是发明?什么是发现?入选标准不同,得到的结论必然是唯心的,所以说此题无解,是合理的。说此题是“伪问题”,有些玩世不恭。至少Sivin的这种观点[4]Landes[5]狠狠批判过,中欧科技存在差异,中国曾经领先,这是后者的结论。忽视证据,伪造推理,不是历史研究的正确做法。

不论是Great Divergence,还是Needham’s Puzzle,两者都意识到十五世纪初是中欧的转折点,具体说来是1421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之后的一个月左右,故宫三大殿火灾,让朝臣对迁都发生争议。明成祖朱棣使用强硬手段镇压了反对派之后,中国开始全面收缩,闭关,封海,造长城,官场隐规则,都是明代经济政策失败的产物,与1421年开始的气候变化有关,也和当年定都北京的国策有关。当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人为发生巨大的差距,妥协和落后是必然的结果,明代经济最发达的苏锡常地区,被剥削得很厉害(解放后上海曾经养活全中国),这种人为的劫富济贫,对整体的经济落后局面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中国社会的落后,未必如同李约瑟难题所言,是科技落后的结果,而是科技落后的原因。因为社会制度的局限性,导致了明末传教士带入中国的7000册欧洲科技图书,大多没有得到重视和利用。不是主观上不想要,而是客观上不需要,社会的发展需要被政治屏蔽和压缩了,产生不了推动科技发展的社会动力。

就此而言,Needham’s Puzzle仅仅是Great Divergence的一个子命题,一个小分支。当你选择这个课题的时候,注定了难以得到很大的成果,因为视野的局限性,被难以捉摸量化的科学、发现、发明给误导了,所以我们今天的争论都是毫无价值和前瞻性的聒噪,对于整体的认识于事无补。不论你如何论证爱因斯坦的高大上,或者偏见狭隘自私,都不能证明这个话题的历史价值,这是我想说的关于爱因斯坦来信的文化背景。

 

1.            范岱年,关于中国近代科学落后原因的讨论.二十一世纪,1997. 44(12): p. 18-30.

2.            Pomeranz, K., The great divergence: China, Europe,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economy. 2009: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3.            Lin, J.Y., The Needham puzzle: Why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did not originate inChina.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1995: p. 269-292.

4.            Sivin, N., Why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 Did Not Take Place in China―or Didn't It?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1982(5): p. 45-66.

5.            Landes, D.S., 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 WORLD AND I, 1998. 13: p. 258-263.


相关专题:爱因斯坦的回信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麻庭光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302992-88373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