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球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rlong 地质勘查 地球化学 人文诗词

博文

论琴之源流

已有 1535 次阅读 2021-2-1 12:58 |个人分类:历史人文|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1.jpg

二胡,二弦之胡琴,琴瑟之支流,胡琴之主流也。二胡发展至今,可分为高音、中音、低音三类。世多认为二胡源于唐代奚琴,然史海苍茫,源流纷然,吾疑其不止于此,故略考述之。吾本外行,操之太晚,姑且论琴,望方家指正。

“樂”,丝弦附于木架,故乐本乃弦振之音也;音不断变化曲折,故近代合称为音乐。欲溯二胡之源,则必论及琴。胡琴之琴,篆书“珡”,而瑟之篆书为“珡”下加“必”。故琴瑟本乃以绷紧丝弦发音之乐器也。

史海钩沉,上溯远古,琴瑟脉络略可寻焉。据文献,公元前约四千年,苏美尔人有二弦之琉特琴。《世本》:“庖羲作五十弦。黄帝使素女鼓瑟,哀不自胜,乃破为二十五弦,具二均声。”《说文》亦载:“庖牺氏所作弦乐也”。另载伏羲时用梧桐木制琴。秦《吕氏春秋》:“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风而阳气蓄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士达作为五弦瑟以来阴气,以定群生”。《乐书》:“朱襄氏使士达制五弦之瑟,後瞽瞍判五弦瑟为十五弦,复增以八为二十三。”《帝王世纪》:“炎帝都于陈,作五弦琴。”《新论》:(炎帝)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于是始削桐为琴,练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注:据《乐书》、《史记》所载伏羲时作五十弦琴,吾且存疑也。

《史记·封禅书》:“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宋代《古琴疏》:“素女播都广之琴”。据《山海经》等信息考证,都广之野即成都平原,素女在此。《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注:颛顼,黄帝之孙,生于西南,封于少昊之国,盖今辽东半岛及北部一带也。战国《韩非子》:“昔者舜鼓五弦,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秦《吕氏春秋》:“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尚书·益稷》:“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

西周春秋战国西汉典籍多记载琴瑟,如《诗经》:“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妻子好合,如鼓琴瑟”、“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等多处,可见周之人士好琴瑟。《荀子》:“听人以言,乐於钟鼓琴瑟。”《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战国策•燕策三》载“荆柯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战国策·齐策》:“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史记·刺客列传》:“善击筑者高渐离”。《汉书·高帝纪》:“酒酣,上击筑,自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注释:“状似琴而大,头安弦,以竹击之,故名曰筑”,“今筑形似瑟而颈细也。”东汉《说文解字》:“筑,以竹(击之成)曲,五弦之乐也,从竹从巩”。曾候乙墓出土五弦筑。

筑,战国五弦乐器,形似古琴筝,无码,整木制成,剜有音腔,一头大一头小,长约一米,易携带,用竹奏之,形制和奏具异于琴瑟,乃上古五弦琴之轻量改造版也。无码则空弦奏散音,高渐离右手击弦而左手拢弦,故“为变徵之声”。右手竹片奏弦(击筑)技法有弹、拨、敲、击、擦、轧,而左手技法有拢、压等,故太复杂而难广传也。《隋书·音乐志》载十三弦筑,或乃误解,或筑传至隋代,增为十三矣,而后失传。今《辞源》、《汉语词典》等以为十三弦,考古证实此乃误也!西晋嵇琴、唐代轧筝之轧弦法,盖源于战国击筑之法也。

梳理以上史料,结合考古出土,琴瑟源流可略述如下:

脉络:庖牺氏弦琴、朱襄氏五弦瑟、黄帝二十五弦琴、颛顼琴(推测为五弦)、舜禹五弦琴(古琴)、周文王七弦琴,周琴瑟(丰富史载),春秋五弦筑(有文物出土)、战国秦十二弦筝、汉晋十三弦筝、十五弦筝、十六弦筝、二十一弦筝,二十三弦瑟、西汉二十五弦瑟(有文物出土)、唐宋五十弦瑟。

解释:西亚苏美尔之琉特琴,或乃百琴之祖也。公元前约三千年,庖牺氏(伏羲)初作五十弦琴(?)。约公元前二千六百年左右,朱襄氏炎帝都于陈之朱野,发明五弦瑟,后增为十五弦,复增为二十三弦。公元前约二千四百五十年,黄帝访都广,素女播五十弦瑟,后简化为二十五弦琴。公元前约二千三百五十年,帝颛顼封国于东海外大壑,后弃琴北征,成为北方大帝。公元前约二千一百二十年左右,帝舜抚琴于洞庭泽,而服南三苗。公元前二千一百年后,大禹在位,抚琴祭祖。而后经夏、商,传至周初,文王加文武二弦,五弦琴乃为七弦琴;至春秋时代,楚地有五弦筑,曾侯乙以之陪葬。琴瑟历西周、春秋战国、秦汉,相继加弦,衍生出一系列琴铮瑟,等。

弦乐器有口弦、一弦、二弦、三弦、四弦、五弦、六弦、七弦、十二弦、十三弦、十五弦、十六弦、二十一弦、二十五弦、五十弦等等。琴瑟阮铮,名目纷呈,何以类辨也?一据弦码,二据形制,三据膜数。琴,弦少,无排码,常为现场演奏;瑟,弦多、两排码,常作衬托气氛;筑,弦五,无排码,竹片奏之,技法复杂。此三者皆自带空腔。而筝之弦数居于琴瑟之间,一排高码,奏之铮铮然。无膜为琴瑟阮铮系列,有膜为弦鼗-胡琴系列。拨奏为琴瑟铮阮,轧奏为筑,而拉奏为胡琴也。自胡琴一出,音乐自离散曲变为连续曲,更加缠绵悠扬,更能表达细腻情感也。

 

琴瑟历史依稀可呈,可谓源远流长也。然二胡与古琴有关系吗?故下文再考述胡琴源流。

据载,弦鼗有四弦柱,直柄,圆形共鸣箱两面蒙皮,秦汉时俗称之“秦汉子”。汉代刘熙《释名·释乐器》:“批把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却曰把,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注:胡中,乃西域胡人之中。琵琶,当源于秦末弦鼗也。西汉西扩,弦鼗西传,然后改制为批把。西晋阮咸(阮籍之侄)善弹,直柄圆形琵琶又谓阮;南北朝时,西域又传入梨形音箱、曲颈之琵琶,所谓胡琵琶。与中国琵琶结合,于是形成新式琵琶。

《晋书》:“临锻灶而不回,登广武而长叹,则嵇琴绝响,阮气徒存”。唐有轧筝,以“竹片轧之”(据《旧唐书》),乃筝之变异也唐孟浩然诗曰:“竹引嵇琴人,花邀戴客过。”宋高承载:“杜挚赋序曰:‘秦末人苦长城之役,弦鼗而鼓之,记以为琵琶之始。’按:鼗如鼓而小,有柄,长尺余,然则击弦于鼓首而属之于柄末,与琵琶极不仿佛,其状今嵇琴也。是嵇康琴为弦鼗遗象,明矣”。宋末陈元靓载:“嵇琴本嵇康所制,故名嵇琴。二弦,以竹片轧之,其声清亮”。注:轧,滚压,摩擦弦振也。沈括又载:“熙宁中,宫宴,教坊伶人徐衍奏嵇琴,方进酒而一弦绝,衍更不易琴,只用一弦终其曲”。嵇琴轧奏,乃秦末弦鼗之衍分也。今人多认为因嵇康善奏而遗名,其实当因嵇康改制善奏而得名,乃胡琴之前身也;历经西汉至唐代,西域纳入中国版图数百年,而嵇琴随之传至西域矣。

唐代岑参诗曰:“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注:此胡琴与琵琶并列,故二者不可混淆也。北宋沈括又载:“马尾胡琴随汉东,曲声犹自怨单于”。欧阳修诗曰:“奚琴本出胡人乐,奚奴弹之双泪落”、“奚人作琴便马上,弦以双茧绝清壮。”可见,至少在唐代,嵇琴已传至西域,因西域多马而无竹,故以马尾拉奏代替竹片轧奏,后东传中土而曰胡琴。奚族,乃南北朝之库莫奚族裔也;唐代奚族一支分布在北方。奚琴形制略似今中音板胡,因北方难得蟒蛇皮,且名贵木材成本高,故奚族因地制宜、因情就简而用薄木板粘成琴筒,蒙木板代替皮膜,声音清脆硬朗,而迥异于胡琴。随元明戏曲兴起,奚琴渐流行于北方汉族、朝鲜族等,形制继续稍加改变,至清代谓之板琴。朝鲜族至今仍谓之奚琴,其形似板胡,琴筒竹制或木制,筒前蒙以桐木面板,此乃唐代奚琴之遗器也!宋代陈旸《乐书》载:“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鼗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奚琴源于弦鼗,此言合适;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当乃嵇琴奏法,而非奚琴奏法也。总之,奚琴当乃唐代胡琴之地方改制型,乃奚族对胡琴之大众化改制版,乃胡琴之支流而非二胡之正宗也。今人多认为二胡源于奚琴,误也!考据不足,则名实混淆;源流不清,则以讹传讹。其实,二胡源于胡琴,板胡源于奚琴。

据《马可波罗游记》载,十二世纪(对应北宋晚期,而元朝还未建立)鞑靼人流行一种二弦琴。宋代晚期,陕西榆林石窟第十窟壁画中,有一飞天用马尾弓拉奏卷首、二轸、二弦、圆筒形琴筒之乐器。山西省繁峙县岩山寺经幢上,有一线刻乐器图形,一人正盘腿而坐,手持马尾弓拉奏。南宋迁都临安之际,丝弦乐器继续发展,有“杭弦”之称。《绿窗新语》记载:“贯酒坐阁子上,彦取二弦轧之,俞取箫管合奏。”据岩画和史料显示,蒙古人把酸奶勺加工后,蒙上牛皮,马尾拉二弦,谓之勺形胡琴,其最长二尺左右,共鸣箱较小。是故:宋代二弦可拉奏可轧奏,乃唐代胡琴之发展也。元代传至中国北方,蒙古蒙以牛皮,改之为勺形胡琴也。蒙古(鼓)之名,或源于此也。

《元史》载:“胡琴制如火不思,卷颈、龙首、二弦,用弓捩之,弓之弦以马尾”。甘肃元代石窟壁画有伎乐天持奏拉弦,此器卷颈、二弦,以弓奏之。明代尤子求绘画中,有一童子奏胡琴,卷首龙头、二弦,用马尾弓拉奏,琴杆固有千斤,形制已似近代二胡也。《清史稿》载:“胡琴,刳桐为质,二弦,龙首,方柄。槽椭而下锐,冒以革,槽外设木如簪头似扣弦,龙首下为山口,凿空纳弦,绾以两轴,左右各一,以木系马尾八十一茎扎之”。马头琴,初以琴头雕马而名,乃勺形胡琴之发展也。

四胡,四弦之胡琴,清代谓之提琴,蒙古族谓之呼兀尔。宋代陈旸《乐书》:“奚琴、四胡本胡乐也。”清代《律吕正义后编》:“提琴,四弦,与阮咸相似,其实亦奚琴之类也。”清代提琴,今谓之四胡,乃宋元胡琴之增弦改制也。上世纪六十年代,李一男等改制,于是四胡亦分为高音、中音和低音也。

据以上史料,胡琴源流可略述如下:

脉络:琉特琴秦末汉初弦鼗,汉嵇琴前身(?)/琵琶,西晋嵇琴/阮,唐胡琴/奚琴,宋二弦,元明胡琴(如,火不思/勺形胡琴、板胡前身(?),清二胡/马头琴、四胡/板琴,现代各种二胡。注:“/”号之后乃历代中国少数民族之胡琴名称,“?”表示为形制演化推测,暂缺史载佐证。

解释:琉特琴可能曾迳中亚进入中国,而成为秦末弦鼗之祖,然二者关系缺乏考据。中国上古琴瑟多有史载,亦可独立发展出弦鼗。古琴加皮膜,减为二弦,乃成弦鼗。弦鼗支流有二:弦鼗西晋时扩尺寸、改形制,轧弦于鼓首,抚弦于柄末,改为嵇琴;弦鼗在汉代已传至西域,加一膜、增二弦、扩尺寸、改形制,创为琵琶,后东传,至西晋时东创为阮琴。弦鼗与嵇琴之间,疑有过渡型,乃嵇琴前身也。至唐代,嵇琴已传至西域,用马尾弓奏,创为胡琴;然后,胡琴东传唐北方,膜改为板,薄片成筒,乃曰奚琴也。而胡琴继续改进、美化,又分流为二:南则为汉族宋代二弦、元明清胡琴、近现代二胡、当代二胡(包括低音二胡、韶琴等);奚琴作为胡琴之地方型继续发展,北则为元代蒙古族勺形胡琴、板胡前身,清代马头琴(增大箱体)、四胡(再加二弦,略似西方提琴,但有本质差异)、板琴。明至清,方戏勃兴,胡琴样式多样化矣。纵而观之,多弦古琴瑟简化为二弦,加膜共振变为弦鼗,乃第一大变也;弦鼗稍改形制为嵇琴,以竹片轧奏,丰富技法,乃一大发展也;嵇琴改奏具,以马尾拉奏而变为胡琴,乃第二大变也;胡琴改实木琴筒为粘片琴筒、改皮膜为木板,造价低廉,使胡琴由稀贵变得大众化,乃一大推广也。弦鼗上承古琴之弦奏而下开膜振之先声,胡琴采用马尾之奏弓而大展弦琴之内涵,二者有变制革器新音之功也。

至近代,刘天华访采民间,探究佛教音乐,拓展二弦胡琴(俗称二胡)之音域,于是二胡自民间走向专业;阿炳(华彦钧)出身道士家,幼入道而读书,少擅诸多乐器,钻研道教音乐,后好奇红尘气息,自道入世而不幸目盲,遂以街头卖艺为生。其一生创作和演出民间乐曲两百七十多首,而录存者仅六首。一代音乐天师悲惨陨落而百篇乐曲失传,如春秋乐圣师旷离世而百卷《宝符》逸灭,令人痛惜悲叹也。

至现代、当代,二胡更加多样化、精致化、专业化、大众化矣,作曲家、演奏家辈出。如,曹天立发明低音二胡,椭形大琴筒,填补超低频音域之空白,他还发明水晶电子二胡等。曹先生年过七十,仍在繁忙,每与交流,为人热情谦涵,吾叹其心不老、其志不已,故敬之久也。而高韶青发明韶琴,扩大音域,且可自由精准调节频域,一统高、中、音二胡,且用特制人造膜代替蟒蛇膜而降低成本,无音垫而消狼音,且特带喉音也。两先生皆乃二胡现代化之代表人物也。

 

总之,琴之历史,流长源远;胡之发展,不断精专。东西交流,南北影响;形制奏具,继承革变。文明互鉴,伴随兴衰;曲谱时逸,乐器永传。

且作诗曰:“琉特琴音逝悠远,庖牺画卦作经弦;士达五弦定气乱,颛顼弃琴东海湾。大舜弹歌服三苗,禹时抚琴敬祖先;师旷百卷空逸散,伯牙学成在情专。弦鼗峥淙何处觅,马上琵琶竹林阮;下里巴人娱街市,嵇琴清抚任自然。临崖赋诗松入画,酒后长啸风流玄;山野古贤潇洒矣,广陵一散高议险。嵇琴西传唐西域,马尾胡琴音缠绵;东返中国下江南,奚琴脆板鸣北番。南宋偏安乐二弦,明人好戏伴二胡;满蒙马头响草原,清代雅乐落民间。天华病中吟新弦,阿炳街头奏二泉;现代二胡琳琅目,作曲演奏星满天。赛马战骏势奔腾,牧曲国风荡腥胭;天立低音震沉雄,韶琴百变惊群贤。”

2021-1-30

胡琴赋 https://chingeos.wordpress.com/2020/10/16/%E8%83%A1%E7%90%B4%E8%B5%8B/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9142-1270036.html

上一篇:论人琴合一
下一篇:论乐之道数

6 郑永军 刘钢 刁承泰 孙颉 刘炜 曾荣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1 1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