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常杰
红白绿在网上的融合--老年群体的互联网社交 精选
2016-2-11 14:50
阅读:40361
标签:老年人, 互联网, 红包, 微信

白绿在互联网上的融合--老年群体的互联网社交(唐常杰)

  今天正月初四,在网上看到了企鹅酷智&腾讯科技关于互联网红包大数据的两篇报告[1.2],其中,[2]更详尽,60页的PPT,有数据、有分析。此报告基于一个1.7万用户的样本作分析。        

  对这两个报告,有人苛刻,有人宽松,稍后再议。这里先以个人见闻和实践,为该报告附和一些实例。

  

  网上年年都有新气象 互联网是活跃、最生动的人类活动平台,年年都有新气象。今年的新气象之一,是白发人开始玩红包。在朋友圈中,我们看见了红-白-绿在互联网上的融合:红--红包,白—白发人,绿--以绿色为底蕴的微信。   

                              图1   红白绿的融合

  

      微信之旅 始于工作需求 尽管朋友们说我有点潮,过去玩手机平板总要先ROOT或越狱,手机对着麦克,也可卡拉OK;但直到这个大年三十,还是没参与过红包活动。

  随着互联网的渗透,笔者先是被拉入参加微信群,后是主动发起若干微信群,特别是去年,为承办全国数据库大会NDBC2015,参加了若干个办公群,学术群:例如:

      CCF数据库专委会群:必须的,这是NDBC组织者的交流群,不参加此群,似有“自绝于”专委会群体之嫌,孤立了自己;

  NDBC全国数据库群:NDBC全体参与者的群,到今天为止,共488人,挺吉祥的数字,不参加就无法和全体参与者交流互动,发布消息、倾听意见、改进工作;不参加,则可能成为一个离群点或outlier;

  专委会换届提名组群:笔者主动发起,去年专委会换届,在完成换届提名组组长的任务中,深切体会到,如果没有此群,要多打好多电话,多发好多邮件,多花好多时间。

  专委会换届选举组群:作为提名组组长,参加此群汇报提名组工作进展,列席改选工作。

  学院教学督导组群:用于教学督导工作的任务分配,提醒,交流,….

  

  没有群时不觉得,有了之后离不得 随着潮流裹挟和工作需求,又参加了二十多个长期的或临时的工作群和学术群,如国内外会议临时群,973项目跟踪微信群,去香港参加BigComp2016的同行者临时群,等等;

  尝到了好处,继而发起或参加若干个群,不同年代的同学群,亲友群,某某兄弟群,快乐家族群,欢喜亲家群,等等。时至今日,没有这些群,或者工作不方便,或者消息不灵通,有了这些群,可以少跑路、少打多少电话,少发多少邮件。

  真的,微信就像生活中的技术产品,如洗衣机,电视机,电话:没有时不觉得,用惯了之后,还离不得。

  

  白发人也玩微信与红包 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特别喜欢的“数据库老友福地”群,此群以75为年龄集合的中位数,80岁以上老前辈多多,可能我是其中年龄次小的或较小的。“老友福地”群的兴旺和发展,说明了对于互联网新技术,老年人先旁观,继而试水,进而接受、最后喜欢和沉浸。

      在多种互联网社交产品中,老年人比较钟情于微信平台,图、文、声并茂:其中,图文信息量大,扩散容易;而语音输入速度快,闻其声如见其人,特别亲切;当然,平台之免费也是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数据库老友福地”群中,交流内容包括学术进展、科技消息、数据库人获奖消息以及娱乐,其中比较多的是问候(拜年、红包 )和健康养生知识。

  我的第一个红包,也是这个群的第一个红包,就在这里测试的。

  大年三十那天,想到次日要给亲友晚辈发红包,但惭愧得很,还没发过红包,还不会发红包。于是,先在百度上速成了一把,作为练习题1,就在“数据库老友福地”群中试发一个红包,作为练习题2,又给另外一些老年朋友发了红包,殊不知,响应踊跃,反馈热烈,不少前辈都比我老练;有的前辈回复的还是专业制作的红包动画表情:    

            图2  色彩缤纷的红包动画表情

     

 这些红包表情符可能是相关专业团队开发的,尽管微信用户能免费得到,相信开发者也能从互联网这块大蛋糕中分到自己的那一份。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就业。

   

  在欢乐中激活老年网民 在我的朋友和师长圈子中,人人有不错的智能手机,但是,在今年春节以前,还有相当部分朋友,用手机只是打电话;今年,朋友圈中的年轻人普遍动员老年人上微信,纷纷帮助老爸老妈安装微信,学用微信;先向老年人逆向发红包,再激励老年人发红包,在欢乐中让老年人接受了微信。报告[2]中说,“用情感激活老年网民”,笔者深以为情况属实。   

  一分钱也高兴,不在乎包大包小 抢红包玩的是热闹和气氛,是祝福和快乐,是交互和激励。不在乎红包的大小,因为抢红包常用随机方式控制数量,我多次得到过1分钱的红包,抢到了就是手气,都很高兴。

  企鹅酷智报告[2]说,对发红包者的一次发的数量不同城市有不同的观点,大城市19.9%的人认为6元以上才拿得出手, 中小城市40%以上的人认为一元钱也可以。

  报告[2]还说,老年人出手大方一些,50岁以上的,倾向于一次红包在10元以上。其实,我见到的朋友会发更多,好多老人按自己的年龄发,或年龄的N倍数发,巴不得有一天发100N元。觉得至少有几个原因:有经济实力、习惯或面子的压力,也可能老年人参与的红包的群数较少,而一个群中受众较多,老人又希望人人都有,一个都不少。

       评价两个报告:有人苛刻。有人宽松  在理论上,理想的大数据分析是对全数据分析而不是简单采样分析,证明所得样本能以某种精度反映全部数据的性质,是数据科学家正致力破解的一个难题,此外,分析方法不只是统计,还要用到比较深刻的挖掘工具(关联、分类,聚类,....,等等),所以,苛刻的理论家可能会说该报告仅仅是“大样本”分析,而宽松的实干家则会赞它是现阶段实践能行的大数据分析成果。   

  老年人的参与,是新技术普及的标志。老年人是人群中比较保守的一部分。一项技术,一个产品,能得到老年人的接受和参与,从社会的角度,表明人群的文化科技水平在提高;从技术的角度,表明了技术的成熟、普及和大众化。

   如今,假日的公园常见一道新的风景线,一群数码大爷大妈,拿着手机平板,边谈边摸,议论世界,指点江山,欣赏艺术,赞美生活;折射出技术的进步,生活的提升,说起来,还是改革开放的成果。

   随着人口老年化进程,有关行业研究好开发适合老年人的移动设备和应用软件,无疑是一个商机,是一个市场,值得我们IT人关注。


   参考文献

   [1]企鹅酷智+腾讯科技,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1

   [2]企鹅酷智,腾讯科技,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2,中国人抢红包行为数据(60页PPT)

   

相关博文 (生活与科普)

 圈内焦点座谈:假日议购平板和手机

 新现象新话题,新困难新方案—带个WiFi去串门(唐常杰)

 手机平板刷机:造反有理与授渔-小斌刷机之 

 你的手机此时可能正在被监听-小斌刷机之二

 新现象新话题,新困难新方案—带个WiFi去串门(唐常杰)  

 自拍杆上的力学、光学与电子学

不是智能手机惹的祸 –ET人在假日(唐常杰)


  其他科普博文

 我所认识的Adlman 系列

 盗梦空间科普札记,

 云计算漫谈  

 趣味数据挖掘系列

 卷积,小波的科普直观解释                      

 其它系列博文的入口    唐常杰博客主页    科学博客主页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唐常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7179-95557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2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