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drea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rotectdream

博文

人这辈子只能要一个东西,你必须先舍再取

已有 943 次阅读 2020-6-30 10:01 |个人分类: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6月26晚,哔哩哔哩(简称B站)在上海举办了十一年周年活动。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发表了演讲。


继《后浪》和《入海》之后,B站发布全新宣传片《喜相逢》,又一次全网刷屏。


“相逢在哔哩哔哩,我满心欢喜。做什么,都可以。”


陈睿说,等到B站15周年、20周年时,最早的一批用户都到了40岁,当他们的孩子问什么是B站?


他希望大家仍然可以这样回答:B站,是一个美好的社区。



他还在演讲里提到一个数据:我们现在的月度活跃用户是1.72亿......


1.72亿,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中国90后、00后加起来大概有3.2亿人。


也就是说,中国每两个年轻人,就有一个B站粉丝。


和当初那个“小破站”相比,如今的B站已然成了一艘乘风破浪的“小航母”,风头无两。


回顾过去的这半年,刷遍朋友圈的B站跨年晚会,青年节被热议的《后浪》,毛不易演唱的《入海》以及这次的《喜相逢》,每一个都是互联网热门事件。


B站,可以说是如今最引人注目的互联网企业。


不仅如此,B站还拥有不少中国之最。



  • 中国最大的创作平台之一


  • 中国最大的在线自学平台之一


  • 中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之一


  • 中国增长最快的Vlog社区


  • B站的入站考试,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考试



B站,已经成功出圈,隐隐有了“国民级应用”的气质。而推动着它一路走到今天的关键先生陈睿,背后的故事却少有人知。


我最近一直在看陈睿的相关报道,很受触动。


他不像大多数企业家那么遥不可及,有牛逼哄哄的天赋,还有改变世界的理想。


陈睿只有一个小小的梦想。


他对这小小的梦想,有大大的热爱。


为了梦想,他放弃了许多人不敢放弃的东西。


01

尽管副总裁头衔加身

还是那颗热爱动漫的少年心


成都歌手谢帝的《这才是成都》,里面有这么一段描述成都人的歌词:



你晓得三悠闲是成都必须的
节奏是走一步看一步

管不到那么多
态度是放荡不羁的

你问我有好大的愿望和志向
我回答是可能莫得


在上世纪90年代,他买了一整套《圣斗士星矢》,还有整整100本《七龙珠》。


他是小伙伴里的漫画书大王,放学后同学们都跑到他家,挤在屋子里看漫画。


1993年,陈睿进入成都七中。七中在高一开设了计算机课,陈睿迷上了计算机。


七中旁边就是成都电脑城,一放学陈睿就去乱逛,流着口水看各种硬件。他买了当时最贵的奔腾电脑,还学习C语言搞起了编程。


1996年,陈睿高中毕业,考上了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学了通信专业。


动漫+计算机编程,这一段在成都二十年的悠闲时光,成为他一生的底色。



2001年大学毕业后,陈睿去了珠海的金山软件工作,负责软件研发,是中国第一批码农。


这一年,电脑病毒“CAM先生”肆虐,陈睿加班加点,5天就编写出了中国第一款病毒专杀工具。


金山在市场上赢得了口碑,陈睿在公司里赢得了赏识,第二年就当上了雷军的技术助理。


到了2006年,27岁的陈睿当上了金山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再往上走,是偶像剧霸道总裁的套路。


不过他没啥事业上的野心。


在金山,他保持了自己少时的娱乐精神,写诗写文章,在年会上唱歌表演,周末去听演唱会,还培养了个爱好:追星。


2005年超女来袭,张靓颖成了他偶像。


那时候他正负责金山毒霸,偷偷在产品中埋了个彩蛋。只要用户点击菜单中的某个位置,就会自动弹出一张毒霸所有开发人员的合影,大家一起拉着应援张靓颖的横幅。


这个IT男追起星来,比老房子着火还可怕。


2010年,金山改名猎豹移动,他和傅盛成为联合创始人。


陈睿在猎豹移动的四年,正是猎豹360大战之时。天天跟360打仗,陈睿觉得简直是一场没底线的战争。压力太大,他躲到屋子里哭过好几回。


那时候他常常想:你90%的时间,都是在思考如何跟360打。这个生活有意思吗?


答案是否定的。


压力之外,他开始在网络上寻找精神寄托,遇见了B站。


此后长达一年时间里,陈睿每天都要登录B站刷两遍,看一个小时动漫都不下来。那时候B站注册用户还不到2万人,陈睿成为前两万名忠粉之一。


”我当时就非常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产品很特别,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尽管副总裁头衔加身,陈睿还是那颗热爱动漫的少年心。


在B站那个没有迎合主流世界的幽闭角落里,陈睿找回了自己。


02

我有一个动画梦

可抵亿万金钱,可消岁月漫长


从小就喜欢动画的陈睿,心底一直有一个梦想:振兴中国动画。


2011年,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陈睿预感到,文化产业崛起的时代来了,他可以圆梦了。


他赶紧给B站创始人徐逸写了封邮件。


“我是陈睿,对你们网站很感兴趣,能不能见见?”他没有透露自己的职业身份。


徐逸在网上搜“陈睿”,看见一个自称“”金山网络副总裁”的账号,发的内容很行业精英,却顶着个动画头像。


徐逸觉得这人有点意思,得见一下。


这一年,33岁的70后职业经理人陈睿,与22岁的90后草根创业者徐逸,在杭州见面了。


彼时的徐逸还没毕业,正带着三个人窝在杭州一间出租房里,吃喝拉撒睡加上B站的运营都在那里。


见面时,徐逸坐在民租房的床上,穿着睡衣。对面,是留着三七分头,西装革履的陈睿。


场面有点尴尬。


陈睿打破沉默:选择bilibili这个名字,是不是因为《科学的超电磁炮》里的炮姐?


徐逸立即就懂了。


这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的外表下,藏着同样骚动的动漫魂。


俩人一拍即合,在民房里聊到深夜。


那时候,B站一个月收入只有几万,但乱七八糟的维护成本就超过了10万,能不能活到第二天都是个问题。


在外界看来,这是一堆最不能成事的人,做着一件最不能成功的事。


陈睿却觉得徐逸他们很特别。他们“抵制抄袭、抵制伪装、乐于自嘲”。


更重要的是,他们和自己一样,有非常明确的爱好兴趣。


终于找到组织的陈睿,绝不能眼看B站濒死。


因为喜欢,他先是投了钱,做了天使投资人。接着把自己也投进去了。


2014年,猎豹移动上市前几个月,陈睿突然告诉傅盛,他决定离开猎豹。


傅盛不解:这么急吗?马上要上市了。


朋友们也不解。


一边,是市值30亿的猎豹移动,他是公司三号大人物。另一边,是月月亏钱的bilibili,他是格格不入的70后。


陈睿当时在猎豹有个四年锁定的期权,走时放弃了一半。按照当时猎豹的股价,1亿多人民币。


“那时候朋友看我的表情就好像我出柜了!”


他却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不去做这件事,我会后悔一辈子。


临走之前,陈睿去问同事黎万强意见,黎万强反对:“你如果去做动漫,就跟以前的朋友没有共同语言了。”


金山的标签,是杀毒软件。而B站的标签,是二次元动漫。太不一样。


陈睿说:“好可怕啊。”


然后转身做出了选择。


36岁这年,陈睿怀揣着少年梦想,全职加入B站。


陈睿说:


“很多人都不会相信,我做B站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上多一家成功的公司,是为了能让更多像我一样现实里的少数派,在网上找到一个一起开心的地方。”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36岁才去圆梦,太晚。放弃市值一亿的股权,太傻。


陈睿不这么想。


他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这辈子只能要一个东西,你必须先舍再取。


为了梦想,他可以舍亿万金钱,不再害怕岁月漫长。


03

不做脆弱的世外桃源

要做亿万年轻人的坚船利炮


2010加入猎豹移动时,本来陈睿和傅盛的股权相差无几,他却强烈推举傅盛做公司老大。因为他没有欲望,没法带着公司一路披荆斩棘。


他说:“我没那么喜欢赢。”


但是加入B站后,他收拾起散漫肆意,拿出了强势老道。


加入B站的陈睿,变成了想赢的陈睿。


他大刀阔斧地“整修”了B站,在不损害B站基本风格的前提下,他一步步将它推向了合规化和商业化。


很多投资人刚开始投资B站时,都是冲着陈睿的招牌:陈睿投了,那我也投。


他知道自己在扛着B站走,如果有一天他倒了,公司也就倒了。


他说:


"公司的结局都是倒闭,就跟所有人终有一死一样。大家只是想尽办法,让它倒闭的那一天来得尽量晚一点。”


2018年3月,B站在美上市,市值40亿美元。


2019年底,B站举办跨年晚会,8000万观看量,几百万弹幕,官媒发文点赞,新闻刷爆朋友圈。


2020年4月,B站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


2020年5月26日,B站市值超过爱奇艺。


在陈睿的带领下,B站走上快车道,从一家小众二次元视频网站,成长为视频行业的巨头。


陈睿把一场原本只有年轻人的狂欢,摆到了成年人的生意桌上。


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尽管B站在走向商业化,但陈睿依旧保持着巨大的谨慎与自持:无论如何改革,都不能影响用户体验。


2018年上市时,陈睿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我们一直在问自己:为了什么而努力?为了什么而坚持?


答案有很多很多,其实又只有一个。


我们的初心不变。


无论上市与否,B站一直是属于全体用户的B站。”


当知乎变成了看故事的地方,当微博变成了明星贴广告的电线杆,当粉丝都在担心豆瓣会不会倒下,在理想与现实中拉扯与权衡的B站,正在不断地长大。


这一切,离不开陈睿这个决策人的多年努力。


知乎有个网友这么评价陈睿:


陈睿是个几乎完美契合B站的CEO,也是一位带着B站往越来越好的方向航行的船长。


在这片暗流涌动,礁石四立,狂风暴雨的海域上,唯有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船长,才能带着这艘船抵达理想的目的地。


在梦想与现实面前,陈睿带领着B站,为年轻人架起了一张保护网。


网内,B站有亿万同好在弹幕里肆意狂欢。网外,不断上演着残酷的商业丛林法则。


陈睿说,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


“B 站所在的行业太残酷了,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 100 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


在陈睿的带领下,B站顶住了市场的考验和质疑,面向了更多不愿轻易被主流定义的年轻人,开始为更多有梦想的人发声。


B站变了吗?


11年了,不可能没有变化。但变化是为了活得更好更久,是为了承载更多人的梦想。


不做脆弱的世外桃源,做亿万年轻人的坚船利炮。


如今的陈睿,比二十年前的那个追梦少年,更多了一份担当。


04

不要把我们喜欢的世界

让给那些我们鄙视的人


陈睿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看B站动画了。


“这是一个想起来很心酸的事情。”陈睿说,“我让很多人能够在B站上愉快地看动画,但是我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麦田守望者》里有这么一段话,很适合用在陈睿身上:


不管怎样,我老是在想象,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


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


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陈睿,大概就是B站的守望者。


大多数的企业家都想要改变世界,但陈睿只想建好B站这个社区,与大家像朋友一样相处,坚守梦想,收获快乐。


6年前,带着一个动漫粉的梦想,普通人陈睿加入B 站。6年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他要守护更多普通人的梦想。


2016年时,陈睿公开表达过对中国动画的信心,被全网耻笑。


不过他没放弃。


2017年3月,B站发起了哔哩哔哩国创扶持计划,正式成立国创区。


2018年底,B站一口气推出了20多部国产动画作品。


2019年,B站与三体宇宙一起联合出品了《三体》科幻动画。


上市以来,B站在国产原创动画的投入已经超过10亿,出品了超过104部作品,是国产原创动画最大的出品方。


国产动画大部分是收不回成本的,这也是B站去年亏损了13亿人民币原因之一。


但陈睿很坚定:对国产的动画和游戏的支持,会一直持续下去。


“我相信有一天,我们将看到中国原创的动画游戏,受到世界范围的欢迎;


我相信有一天,我们将看到世界各国的网民,为咱们中国人的文化创意趋之若鹜。”


作为一名喜欢动漫已经近30年的中年大叔,对于国产动画,他经历过比大多数人更失望的时代。


但后来他想明白了,如果要做好国产动画,只能靠喜欢动漫的人。


“如果我们自己不行动起来,怨天尤人也没意义。”


至少,不要把我们喜欢的世界,让给那些我们鄙视的人。


“B站可能是这辈子能遇到的最适合我的事,我甚至觉得我就是为做它而生的。”


为了这个梦想,陈睿愿意付出足够的时间去等,也甘愿放弃一切去创造机遇。


许多人说自己热爱这个热爱那个,但是若问究竟为热爱付出过什么,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没有为热爱投入过时间精力,没有为热爱付出过代价,怎配得上“热爱”二字?


那些时间改变不了的,无论何时都要去追寻的,才叫热爱。


那些代价撼动不了的,无论付出什么都要去尝试的,才叫热爱。


05

敢于投身大海

才有真正乘风破浪


B站每年都会举办线下音乐会,陈睿常常坐在人群中,摇晃着荧光棒呐喊助兴。他最喜欢唱《九九八十一》,非常热血。


歌里面有一句形容孙悟空的歌词:


“当年我瑶池刻,闹得痛快并未想太多。”


这是孙悟空的境遇,也是陈睿的心声。


这一路走来,陈睿遇到的困难,应该不止九九八十一难。在那么多困难面前,他追寻着自己内心的声音,没想过太多。


许多时候,我们看成功人士的人生经历,总以为他们幸运地摸准了时代的脉搏。


殊不知,是敢于放弃的勇气和对理想的执着,让时代抓住了他们不肯放手。


机会,从来只给那些内心充满热爱,而又肯为热爱甘愿付出的人。


2014年放弃亿万身家的陈睿,绝不可能预见的到,今时今日他早已身价百亿。


那一年的他,虽然看不清B站的未来,却看清了内心的无限热爱。于是他义无反顾地跟着B站走下去了。


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


“热爱你的热爱”,这并不是一句空谈的口号,而是要化身为一天天的行动。


把热爱转化成克服困难的动力,把热爱升级成提升自己的能力,痛快地活,放手去做,热爱才会给你回报,理想才能最终照进现实。


人不光要敢于做梦,还要敢于付出行动为梦想开路。


你要敢于投身大海,才能真正乘风破浪。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866696-1239988.html

上一篇:郁愤难平
下一篇:美国一线新冠医生笔记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8 07: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