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秋冬笔记(二) 精选

已有 2243 次阅读 2021-11-1 09:0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秋冬笔记(二)

文/蓝莲花瓣

假如你是成全

我就是生长

      

2021年10月23日清晨,学校开始了第二次全员核酸检测,学生和教职工及其家属是分开的,教职工和家属的检测地点就在南区操场里。南区操场和它旁边的第二教学楼是我记忆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学校最早拥有的新教学楼和好操场。那时候,南区操场上有绿油油的、平整的草皮,而如今,学校的硬件设施已经不可与当日而语。它们都变旧了,那一片绿油油的草皮如今变成了平整的水泥,分成南北两个部分,南边是篮球场,北边是排球场。但二教南面的民族风情回廊可以说是新的,它是2019年美术学院的学生绘制的,回廊两边画满了各民族的服装特色和美丽的装饰,回廊的外围和上面被爬山虎弥漫而且覆盖,成了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10月23日,在深秋的阳光里,我们在南区操场排队做核酸检测,秩序井然。天气晴朗,天空碧蓝,但是气温已经降低了。人们都穿着很厚的衣服。几个学生党员自愿者在旁边维护秩序,提醒大家保持一米线的距离,帮大家测温,提醒和检查,让大家早点打开绿色行程码.....他们都很年轻,在我看来他们脸上那年轻的新鲜里还有些稚气,但他们做事情却是很认真的,一丝不苟。校工会的,纪检的,都在那里,或者调节调度,或者监督检查。做完核酸之后,我回到二教的身旁,在二教之南,回廊之西,它俩围着一个小小的花园,这里有小路,有亭子。小路上过来了一家人,他们是去做核酸检测的。我拿起手机拍照,拍到了在那个圆形拱门后面要去做核酸的戴着红色帽子的大妈。


在人们能够意识到的层次上,这场局部疫情的序幕是从2021年10月15号拉开的。人们先是听说一个由上海人组成的旅游团曾经到过张掖,而他们中的老夫妇15号在嘉峪关核酸检测出现了异常。这个消息在19号和20号变得非常确定了,因为上海团去了西安,在西安核酸检测确定是阳性。但听说上海团在张掖只是去了丹霞山和平山湖大峡谷,我的心里就有些侥幸的感觉,那两个地方都是天宽地阔风也大的地方,病毒不会喜欢的,传染力度不会太大。但是,10月20号就开始流调,才知道除了上海旅游团,还有个兰州旅游团,他们来张掖玩的地方倒不少。朋友ZH大哥在群里发言,说:但愿张掖木事,躲过此劫。20号开始,在校外居住的教师就不允许进校园了,让他们在家里开始网上教学。


10月21日,星期四,下午五点多,学校通知晚上去南区风雨操场做核酸检测,那是张掖市第一轮的核酸检测。因为人多队长,家里有老人,我们想着半夜人少了再去。正好有学生朋友在排队做,答应他做完后给我消息,让我们人少了再去。一直等到夜里十一点半,学生回复的消息是队还很长。就让老人先睡了,我因为第二天早上八点的课,也上床睡了。家里男士到十二半点时,跑去侦察了一下,回来说今晚没戏了,明天再做吧。但我心里又乱又慌,其实一夜未眠。


星期五,2021年10月22日,早上七点四十我就出门了,走向八教我要上课的教室。七点四十七,我在八教楼门口接到了一个女生的电话,说她们宿舍的六个女生都正在排队做核酸,马上就到跟前了,能不能做完核酸再来上课。我当然同意。教学楼里已经不似往常,很多教室是空的。八点上课铃响了之后,我一看教室里来上课的同学,顶多是三分之二吧。我知道这种特殊时期,学生们做核酸检测是第一要务,就没有点名,但那一节课,我上得很认真,来听课的同学们也听得很认真。只是没有想到,那是我在教室里上的最后一节课。


9:50下课后,我接到家里男士电话,让我去南区风雨操场排队做核酸检测。我去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却没有做上。先是队伍拐弯的地方总是有人插队。因为我们要排在教职工和家属的队伍之中,有一些人来了就站在拐弯处,装作打电话,脸上很迷茫的样子,心里很明确地加塞。虽然大家不认识他/她,因为都知道是家属,也就没有人说啥。可是这还不算,等到后面网络崩溃了,大家都在队伍里等着,谁也做不成。因为昨夜一夜未眠,又上了两节课,我饥肠辘辘外加疲惫不堪。看看守在队伍旁边维持秩序的,人事处的big potato比我还累的样子,我决定先回家吃饭,补充能量。

中午饭后12:30,因为系里通知在下午14:30之前,要把核酸检测的表格填报了。我就跑到北区网球场给学生做核酸检测的点上去排队。队伍虽然很长,但是非常有秩序,进口和出口都有志愿者引导,里面各个队伍也有志愿者维持秩序,要大家保持一米线,提前打开行程码,给大家测温。结果这次,不到半小时就做完了。

然而,10月22号,天空是如此地晴朗,虽然师生都在做核酸检测,张掖也还没有确诊的消息。做完核酸检测,我和朋友S走出网球场,在梨树园里的长凳上坐了一会,一边填表,一边晒太阳,一边等着他家先生做核酸出来。那天的太阳是那样地温暖,照着我们的后背,热烘烘地。


星期五(10月22号)下午我没有课,中午做完核酸检测之后,回家休息了一会,去学院办公室上交期中考试试题,然后到光学实验室去调分光计,为我要在第十一周开设的光学实验课程做准备。直到下午六点,我才走出实验室。骑着自行车去北区学生食堂买了几个包子。出来后,又顺便蹬着我的小小自行车跑进我喜爱的油菜花地。因为已经叫大家没事不要在校园里溜达,一路上几乎没有怎么遇见人。在那么一大片油菜花地里,我只见着一个男生缓步慢行,但我骑着车,戴着口罩,离他挺远的。


油菜花都已经长老了,深绿色的、黑色的长角挂满了枝干。曾经金黄的颜色变成了深绿色、黑绿色,成熟和枯萎同时都在。然而植株都还很有精神地站立着,仿佛在等待着一场收割,完成它们这一季的圆满。我绕着花地中央的小花园又转了一圈,那些月季花还是红艳艳地在西斜的阳光中,它们又成熟又饱满,又安静又妩媚,又仿佛在最后的绚丽里容忍着离别。花地最南边的油菜花是那种很高大的品种,我骑着自行车行走在里面,几乎可以把我掩藏,小路边上的一株株枝叶几乎要碰到我,有的植株上还开着黄色的花儿,多么晚熟的花儿呀,我想它是来不及结果了的。


就在靠近杏树园那个隐秘的角落里,远远看见了一对小情侣,不知道是哪个学院的,我就赶紧戴好口罩,装作我有发现他俩,骑上车子走开。

无论如何,2021年的秋天是我特别热爱的秋天,张掖的秋天。我曾经去看过城市森林公园、新区新建的张掖中学周围几乎全部都是花,是一大片一大片花的海洋,我也去过玉水园、芦水湾,我想等着秋深,等着秋浓,我要好好回顾,去复习这美丽的秋色。但是,在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到来的那一天,10月23号,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去看望这个秋天张掖的颜色了。从10月22号下午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张掖需要封城,我们要完成的是居家抗疫,在家里上网课。因此,霜降那天,我们就是去南区操场做核酸检测,然后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拍下了民族风情回廊这两张照片。我的心,依然被它的美丽和绚烂打动。


就在民族风情回廊和二教之间的那个小花园里,有我特别熟悉的一尊雕像,那是至圣先师孔子。自我来到这个学校工作,他就在那里。在我还没有出生的两千年里,他就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心里。但我在2021年霜降的那一天,当我走过他的身旁,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在电视连续剧《孔子》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孔子周游列国时,在郑国和弟子们走散了,孔子在城墙东门旁发呆等着弟子们,弟子们也在寻找孔子。子贡回来告诉孔子,有个郑国人告诉他说:东边有个外乡人,其额像尧帝,其肩像子产,神气像个大人物,却狼狈地像丧家之犬。孔子说其他都说得不对,唯有这个“丧家之犬”说得很像。


我比较纳闷的是,这个“郑国人”,他在哪儿见过尧帝、子产、皋陶和大禹,他怎么知道这几个人长得啥样,又凭什么那么细致入微地刻画孔子的长像呢?如果这个郑国人并没有见过这四个先贤,那么司马迁,他想借着“郑国人”的口告诉我们什么呢?


是不是“丧家之犬”的艰难经历,是孔子尧帝额头、皋陶颈项、子产宽肩、大禹体型的前提?这种描述,是让孔子把四个先贤的美德和圣明都要集中在自己一身的啊。也许,周游列国,“累累若丧家之犬”,是对孔子本人的成全,是他成为“至圣先师”必走的那一条路。


2021年的夏天,我曾坐在明理湖边的长椅上,看见一只鸭子在睡莲丛中游弋。我曾站在民族风情回廊西面的核桃树下,看见碧绿的爬山虎给漂亮的回廊一片浓阴。这个校园里到处都是我和朋友们的足迹,也有我的学生们年轻的朝气。2021年10月24日,已经进入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了,我们全部的人,进入了严格的居家抗疫生活,要足不出户,线上工作。


或者这是成熟的秋天给我们的一个成全,是一个让我们所有人走向成熟的成全。


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

                ---《史记 孔子世家》

2021年10月23日 南区操场边民族风情回廊


2021年秋天被红叶覆盖着的民族风情回廊


10月22日正午学校网球场学生核酸检测点


2021年秋天披挂在明理湖边走廊上的红叶


2021年秋天北区油菜花田中心花园里的月季


2021年夏天 上午的明理湖


2021年夏天被绿叶覆盖着的民族风情回廊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310351.html

上一篇:秋冬笔记(一)
下一篇:秋冬笔记(三)

14 张晓良 李学宽 周忠浩 鲍海飞 黄永义 张永刚 刘钢 李宏翰 李景果 杨正瓴 郭战胜 姚伟 苏德辰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7: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