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葵花雀
2021-8-3 18:20
阅读:1210

葵花雀

图/李学宽   文/蓝莲花瓣


一个人,他的名字会有很多人不晓得。做一只鸟🐤,许多人不认得也是正常。我就是这样一只鸟🐤,站在田埂上和走在大路上的人,他们都不认识我,不知道我的学名和昵称。我并不关心这件事,也不在乎他们会用什么样的名字来呼唤我。他们呼唤我会咋样啊?是害鸟🐤,是益鸟?这个区别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的立场,并不是说他们建立了社会、他们关心宇宙的起源,他们就能站在我的角度上来看待我。


我当然只是一鸟儿,我是我自己的鸟儿,并不是人类的。如果真的有人对我感兴趣,有人对我有所感叹,就像我对葵花感兴趣一样,那这就只是说明这个世界是有关联关系的。无论谁,包括我这种无名的小鸟儿,大家都相互能够感知、相互能够影响、相互有所怀念,如同被风摇动,那当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啊。


可能这个世界生来就是有些美好的吧。但这种美好是为了我这样的一只小鸟儿设置的么?其实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大部分的人和鸟都不怎么去想。我身披羽毛,喜欢着我的生活,在葵花上跳跃,飞来飞去。那些回答不了的问题,想不起来的问题,或者并不是很重要。这个世界有空气,成就了我的翅膀,成就了我的飞翔。直立行走的人类,在羡慕我们鸟儿的飞翔,很久之后,他们也能“飞”了,他们制造了机器,用机器飞翔。


那我是“益鸟”还是“害鸟”?我可能不是什么之最,比如飞得最高,飞得最快,翅膀扇动的频率最快,滑翔距离和时间最长,云云,云云。我可能也不是特别突出的美丽,并且,我还特别能吃葵花籽,我总感觉葵花是世界给我的馈赠,它是我的食物,它供给我飞翔和生存的能量。所以,怎么说呢,做一只鸟,我提供了“飞翔”的蓝本,就算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蓝本,但人类不会飞翔。做一只鸟,大地给我提供了葵花,提供了食物,大地还提供了树林和草地,供给我栖息,让我快乐。


这世间的万物啊,我们仿佛相互独立,又仿佛是相互依存的。阳光,风,种子,翅膀,那应该还有我的眼睛。

昨夜没有风,夜晚如水一样祥和,安详的巢穴里有温暖的睡眠,我也许会在梦里嘀咕两声。都说我们鸟儿的大脑皮层不是非常发达,没有语言和人类对话。可是,人们知道,我们会鸣叫,那是不是我们葵花雀的语言呢?没有办法让人来确定,何况,我们鸟儿的事情,为啥要让人来定夺呢?这个就叫葵花鸟语,我觉得完全可以。我就把我们叫做葵花鸟,我觉得也是完全可以的。


我是一只多么可爱的葵花雀,用我的鸟语唱着歌,流线型的身体,无论我站在那一片葵花叶上,葵花朵儿上,树枝上,我都是挺胸抬头,遥望着世界的。我看远处的天地,也看近处的葵花。我没有双手,只是用我的喙,就可以把葵花籽嗑得呱呱叫,这是天生的本事。虽然,我有葵花鸟语,我们葵花雀铁定没有科学研究,也不会有哪一只葵花鸟想要搞清楚我们用喙嗑瓜子的技术动作是啥样子,只有人类对它感兴趣。想想吧,若是与其他的物种相比较,人类还真是地球上的一个怪咖,有些时候,都怪得有些邪恶了。


其实我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人,嫌我吃了他们种的葵花籽,把我当成“害鸟”,对我这样一只鸟儿来说,要区别人类种植的葵花和野生的葵花,那可真是太难了。好在今天一切都是平安的,有人把我拍成了画,碧绿的叶子,金黄的葵花,还有正在嗑瓜子的我,这是他们想要的“自然”吗?


我是不是“自然”,我属于“自然”?人类说,我们鸟儿有超发达的小脑,特别善于保持平衡,具有强大的机动能力,飞翔、俯冲,而且保持平衡。这些都是“自然”赋予我们的能力,我们是自然之子。人类也是吧,人类种植的作物,他们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像金子一样吸引着我的向日葵,算不算是自然的自然?倘若我这样的葵花雀提供的所有,我的所以有都可以叫做自然,人类的所有,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也是自然?


我是一只小小小鸟

带着翅膀站立在

一朵向日葵的花盘

我看见镜头里

多么美丽的画面呀

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阳光流动着的自然


我是一只小小小鸟

我爱着你,简简单单

简简单单的存在

夜晚的睡梦哦

白天的飞翔,还有那些

香甜的向日葵籽

挂在我喙的边缘


我是一只小小小鸟

遥望远山和脚下的叶子

用我喜欢的鸟语

呼唤 长满了羽毛的朋友

多少年以前呀,多少年以后

时光的河里,是否

还有我的声音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9819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