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此人逐渐入魔

已有 2033 次阅读 2021-4-29 22:11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此人逐渐入魔

文 / 蓝莲花瓣

 

 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了一句话,“你走遍天下,找不到一个常人。”觉得这话特别深奥、特别有味道,当时就把它抄写在笔记本上了,却忘记了它的出处。后来每每遇见令人奇怪的人和令人奇怪的事,就不自觉会想起这句话来。细细品味,竟然不知道是自己 少见多怪了,还是对方的行为的确超出了社会的、平均的道德范围。毕竟,在这个资讯如此发达、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自话自说的现代社会里,又怎么去判断什么是普世的标准呢?到底谁说的是标准,谁说的是正确的呢?也许人家看我,也觉得相当奇怪的呢。

不得不说,我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个发觉是从上学期开始的。上学期我给大一新生上课。因为这些年来老师们总是提意见,要求把新生的军训挪一下,不要在新生的第一学期搞,这么搞新生的课程很紧张,教学效果非常不令人满意。学校经过多方努力,上学期的大一新生军训照样进行,但是每周周六补课,到学期末放假,正好把军训耽误的两周课时给补回来。

所以,上学期我的周六是用来补课的。但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在学期中间就发现,我上课总觉得嗓子痛,发声有点问题。当然那时候还不是很严重,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注意。已经好多年了,我上课都带着小蜜蜂扩音器,几乎不曾担心学生听不见我的声音。上学期快到期末放假时,又因为疫情的原因,通知说要提前十天放假,结果就是补课上再叠加补课。补课,加紧补课,我的嗓子终于撑不住了,开始咳嗽。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补课,或者是焦虑,总之,咳嗽持续了两个多月,我每天含服甘草片或者含服大蒜,各种折腾,都不管用。再加上两个月的时间忙于工作,就算是冬天的阳光,也没有去沐浴一下。终于不得不去看医生,并且感到自己几乎要抑郁了。

好在医生姐姐的几幅中药下肚之后,咳嗽就好了。咳嗽好了之后,我的整个口腔麻木了,仿佛它经历了巨大的委屈,没有品尝的欲望。也许这就是抑郁的后遗症。整个的寒假,每天下午三点钟开始,我都在学校操场里走路晒太阳,我要借着太阳的光明和金黄赶走那些蓄积的阴冷。仿佛非常有效果,开学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挺精神的。

然而,本学期,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总是担心学生听不到我的声音,每次课总要折腾一下我的小蜜蜂扩音器。教室里本来就有扩音器,我总觉得扩音不够,我用我自己的,但是,心里总感觉我的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飘来的,它们飘不到教室里最后一排的学生那里。

4月份学院要我在学术二厅给19级学生做一次报告,我无法再用我的小蜜蜂了,必须用学术厅提供的麦克风。做讲座时,我依然不自觉得用手把麦克风拉倒嘴巴跟前,这让我坐得很不舒服。后来Mr. Zhang估计在下面听得忍无可忍了,来把我的麦克风拉远了一些。这时候我清醒地意识到,麦克风离我的嘴比较远,他们都是能听见的,完全没有问题。

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事实在证明,我的声音大家都能听到。我内心的那种担心却还是存在。我感觉随着麦克风的距离增加,我的音量也在不自觉增加,我很快就让自己体会到了声嘶力竭的那种感觉,那个时候,就开始口干舌燥,觉得要发不出声音来了,觉得自己特别累,特别难过,觉得这个课堂效果不太理想。

有一次看小说,故事里云淡风轻地叙述,说是人们为啥要喊叫呢,是因为心离得远了,才会大声喊叫。要是知心朋友,要是相互理解,一般都是喃喃细语,偶偶私语,绝不会大喊大叫,或者吵吵嚷嚷。

我也总是不放心地问学生说,你们能听见吗,后面的你们能听见吗?这个问题他们的答案都是统一的,也回答得很积极,他们说:“能,老师,我们能听见。”可我一面听着他们的回答,我一面在心里担心着他们听不见我讲课的声音。我已经不知道这种恐惧感,是不是我已经进入魔障的一个表示?!

我已经没由来地治疗了好久的嗓子了,冰糖雪梨再加川贝,但是这甜蜜的汁水能治疗我的魔障吗?从Mr. Zhang那天的举动判断,我就是只用教室里的扩音器,学生们也是能听见的,可我到底为啥要担心呢?


 有时候我爬山涉水

 却把与你的距离

 拉得越来越长

这条路我走着

它是那么漫长

那么孤独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84400.html

上一篇:让思想漫步
下一篇:卖旧货的魔女

15 杨正瓴 尤明庆 郑强 李学宽 周忠浩 钟定胜 鲍海飞 彭真明 舒红 罗娜 郑永军 苏德辰 武夷山 杜学领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