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让思想漫步

已有 633 次阅读 2021-4-29 11:34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让思想漫步


文/蓝莲花瓣

也许不只是我,所有的人们都该是喜欢好天气,当然好天气应该就是春和景明、阳光明媚那种。或者当人们心情相当好的时候,迷蒙细雨的春日也该是好天气,正如杜工部先生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可惜老天爷的事情,人们并没有多少发言权。

近几年来,仿佛气候总是在变化,天气并不是按照我们的心意或晴或阴,它好像总是在与人们做对,阴晴都在其次了,它会在人们不经意间就来一场一场的沙尘暴,这沙尘暴还比较频繁。有时候我想象自己像一只很老的鸟儿,站在树梢,看着漫天的黄沙,像一堵墙,就那么自信地弥漫而来,它是以压倒一切和包裹一切的阔大如漫步一般进入乡村和城市的,根本不需要什么滚滚而来。只是被它包裹在其中的树和草和万物,凡是能摇摆的,就忍不住被吹得七摇八拐,停不下来。

然而,我在这样风暴的中心,却也只能安之若素。不然呢?还能怎么样呢?当岁月赋予我一定的年龄,我在这样的历程中,看天看地,看人看物,看故事,经历故事,听故事,读故事......什么是应该发生的,什么是不应该发生的?谁能回答上来呢?它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在从发生的结果回头去追溯,似乎总有原因。然而,当时光还在原因的阶段时,却很难有人未卜先知、把握事情的走向,就是有这样的明智之人,旁人也未必有能力懂得他,总有一些导致熵增加的因素,让这个世界滚滚向前。

前天大姐说,姐夫劝她该要是“耳顺”了。想想也是啊,所谓熵增加,就是混乱度增大,一群人各行其是么。这是一个没法不接受的客观规律。或者,也许就是我年龄已经很大了,像一只老猫或者老狐狸,少了那种没来由要和老天生气的锐气。在今年反反复复、常来常住的扬沙天气里,反而心境平和,总是不忘忙里偷闲去看看风景,或者听书。

春天最后一个节气谷雨来了,被寒冷天气押后的各种花花突然都开放了,校园里热闹非凡。就像是锣儿拨儿鼓儿磬儿,一股脑都被敲响似的。梨花开了,刺玫开了,丁香开了,榆叶梅开了;早已开了的连翘还没凋谢,樱花也开了满树;红色的贴梗海棠把一棵树开得鲜红和碧绿相间,花花绿绿,远远看着都要惊奇那到底是啥花,实在惹眼得很;还有那个紫叶李,叶是紫色的,花也是紫色的,总是深浅不一,叶子衬着花,花也提携着叶子,红得发着紫;走在校园里,眼睛几乎都要不够用了,不知道该钟情于谁家的花,再嗅嗅鼻子,终于发现白丁香和紫丁香,用它们芬芳的香味冠压群芳。

真不知道,夜里没有人来人往的时候,这些花花们该是怎样的疯狂。她们要与月亮说什么?争什么?生命是否本来就是绝不错过的竞争,哪怕面临一种失败,哪怕本就是向输而赢呢?

昨天下午张掖又来了一场妖风,仿佛二师兄猪八戒还没被收服时的样子,把碧绿的树枝吹得疯狂舞蹈,微视频上还有被吹得七零八落的蔬菜大棚。倒也奇怪,一夜的功夫,沙尘却自己去了,好像它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难得今早没课,去工作室的路上顺便看望了花花们,都还是亭亭而立,顶着满头满枝的鲜花,只是有点灰溜溜的,被沙尘蒙了若有若无的那么一层。然而,到底是鲜花,是疯狂开放着的鲜花,纵使经历了黄沙漫天,也掩不住出墙出枝出色的鲜艳欲滴,招引人心。

工作室那个房子有些阴,在里面越坐越冷,何况窗外春天正在用她浓郁的色彩在做最后的告别,过不了几天夏天就要来了。于是合上书本,走出楼门,又一路徜徉着把这些疯狂开放着的花儿巡视了一遍。上午十点钟,坐在家里边听书边做针线活。在公众号《中学生听书》上听“中华五千年”,一节一个小故事,朗读和故事编排都很好,适合一边做事一边听书。刚好听到“四面楚歌”,听到西楚霸王项羽被汉兵追到乌江边,吴江的亭长让他上船,说过江东还可以做个小王。项羽却认为,八千江东子弟跟着他出来,如今我一人回去,无颜去见江东父老。就把自己喜爱的乌骓马送给亭长,自己拔剑自刎了。

想当年我背诵李清照的“夏日绝句”时,还不知道项羽是谁。而今历经岁月沧桑,再次回忆,竟然句句锥心。“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在这鲜花满园的春日里,不禁深深地被他们打动了。无论是项羽,还是李清照,无论他们是失败了还是胜利,谁都没有逃过岁月。可是,他们的风骨,就像是生命的花香,历经几千年了,还在时光的空间里氤氲着,被李清照赞叹,被历代的人们赞叹,传递到我的心头。今后,还会传递到千秋万代的心头,就像是每年的花开,生生不息。

故事是什么?是道理吗,是成败吗?也是也不是。我们的生活又是什么?是伟大的成就,平凡的忙碌,还是一时一节的输赢?也是也不是。谁都争不过时间,谁都争不过岁月,不管是伟大的成就还是平凡的忙碌,疑惑是荣耀的成功和伤心的失败,都将成为历史的一粒尘土,只有滚滚红尘中那些鲜活生命留下的精神,它才是千秋万代的芳香,历久弥香。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84322.html

上一篇:智慧与沟通
下一篇:此人逐渐入魔

4 舒红 苏德辰 武夷山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1: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