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等待在春天里

已有 1127 次阅读 2021-3-25 22:3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等待在春天里


文/蓝莲花瓣



1. 等待中的春天


夏志蓝已经不记得还有哪一年,是在盼望中等待春天的。虽然,她们都把朱自清先生的“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深深地记在心里,但仿佛过去岁月里的春天是那么顺理成章地就到来了,丝毫没有在她的心里刻下深的痕迹,以至于让她回忆到一种深切的渴望。


但是,2021年是不一样的。2021年的春天,不止她夏志蓝一个人在等待它、渴望它。2019年和2020年,这场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教会了人们克制和等待,然而理性的克制之中,人们对生活亦然充满了热爱和希望。在顽强的生活中,她们等待着2021年的春天,她们等待春天的希望和解放。虽然感染人数一天一天在减少,情况一天一天在好转,很多好消息也不断地传来了。可是,春天,并不是那么快地就来到人们的心中。


时间的脚步却从来都没有停息。2020年过去了,2021年来了。后来,鼠年也过去了,牛年来了。牛年快来的时候,2021年的春天就来了。但是,西北的春天,总是要春寒料峭的。夏志蓝她们就等着,等着新的一年的节气一个一个地过。立春了,雨水了,惊蛰了,春分了,白天越来越长,夜晚越来越短,按说气温应该越来越高,阳光应该越来越暖。然而,不是这样的,没有这样干脆。


2. 只有沙尘没有春雨


雨水之后,夏志蓝的朋友圈爆了,人们纷纷晒出自己家门前的春天。江苏的,武汉的,兰州的,甚至还有春节期间广州的,河西学院的玉兰花也开了。那是每年都开得很早的一颗玉兰,它长在生物科学教学楼下,也许那栋楼能够替它遮挡寒冷,正好让春阳都集中照着它,所以它就早早地绽开了花的笑颜。


夏志蓝和源,和婷,都曾去看望过它。花儿开放不久,并没有满树繁花,能看见的都在高高的树梢,仿佛远离了夏志蓝她们的尘世。美女梅说,"春天也不仅仅是别人家的,迟早而已。"那就等着吧,总该有繁花似锦的那一天。


2021年3月13日是个星期六,整天有点风沙,但不是很大。晚上九点,夏志蓝收到婷的电话,说明天民乐六坝镇有二月二庙会,咱们去玩吧。光先生同意了之后,打开手机查天气,发现明天还是扬沙天气。好在大家也都习惯了,戴上口罩吧。3月14日,是一个热闹的星期天。夏志蓝和婷,光先生、赵先生一行四人,到六坝镇逛庙会,看了庙会开幕式上特别有气势的彩色烟雾,看了他们舞龙,九条龙,真的非常有气势。回来的路上远望田野,草色树色,遥看已是绿意盈盈。因为天空并不是非常清爽,所以,那种烟柳色是没法表现出来的。可是,那天的太阳也很厉害,把没戴帽子的光先生和赵先生晒得够呛。


然而,那么两天的扬沙天气,估计只能称为轻微扬沙,至少人们都还在户外活动,并不曾为沙尘所动。


到2021年3月15日的星期一,夏志蓝她们就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生活,其实并没有太多关注在天气上。却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的颜色越来越深,空气越来越浓稠,仿佛有一些粘滞的东西,徘徊不能离开。16日更甚,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天气预报上开始预警了。朋友圈里再次爆炸,北京,兰州,张掖,高台.....这次大家发的不是图片,而是视频。后来搞清楚,这场特大沙尘暴,它还是进口的。


夏志蓝她们开始了在特大沙尘暴的扬沙里沉默又忍耐的生活。天上太阳温暖的长波被米氏散射留住了,她们抬头看到的是冰冷的白蓝色光。而在户外看到室内的灯光,则更加幽蓝闪烁。不但沙尘弥漫而且光线冰冷。这是一个挺挺特别的春天。


3. 谁的人生没有遇到沙尘


其实夏志蓝也没有太多的难过,老天爷的事,谁能管的了呢,除了等待,其实毫无办法。3月17日是星期三,下午上完两节课,正好四点半。夏志蓝和大家一样,戴着口罩、戴着帽子,把自己护在套子里之后才走出教学楼。她在第三教学楼旁边东张西望,终于发现至善厅旁边有一树桃花开放了,透过灰蒙蒙的空气,传播着淡红水红的颜色。夏志蓝沿着小径走过去,用手机拍照,还给她录像。虽然她不似往年的春风满面、笑意盈盈,在漫天的沙尘里,桃花树上、桃花瓣上都落满了灰尘,就把那鲜嫩的颜色遮掉了一半,把干净的笑颜变成了一半,顶多算是个鼓励性微笑。


星期四夏志蓝没有课,中午就早早给光先生做了午饭。饭后光先生先进卧室去休息了。夏志蓝听见他打了一通电话,然后,他跑进房间,对坐在床沿的夏志蓝说:“出事了。” 时间好像突然停止了,目光里有很多东西,都无法逃避。光先生的三舅妈,在他打电话之前就因为偶然的事故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一刻,漫天的沙尘仿佛就真的落进了夏志蓝和光先生的人生之中,这沙尘也真实的落进了三舅舅和亲戚朋友的的人生之中。夏志蓝多么希望她和光先生都还很年轻,希望三舅舅家的表弟也很年轻,那时候它们三个一起去登峨眉山,没有忧愁,没有忧伤,虽然幼稚,可人是无畏的,快乐的。然而,现在她们都这么成熟、苍硬,一边流泪,一边冷静地处理问题,打电话沟通。人生的状态,就如同这满天的浮沉一样迟滞,一样呆板,一样无华。就算包裹着沮丧和疼彻,却没法表达,没法释放。除了承担和忍耐,面对死亡,人类一无所有。


4. 人生的芳华


光先生打开三舅舅的朋友圈,看见正在医院里的他上午发布的消息,同时转发了三舅妈的几张照片,光先生一一下载保存了。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时间是最无情、最单独的东西。当三舅妈的时光被收回,夏志蓝她们每个人都还必须在自己的时间旅程里按部就班、遵守秩序。三舅舅必须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表弟必须按程序处理各种事务,光先生下午按时去上班了。夏志蓝星期四下午没有课,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和自己的情绪。一张张看着三舅妈的照片,想起了当年到她家里做客,那种种的生活片段。


那是1997年的夏天,夏志蓝和光先生去四川旅游,在舅妈家住了好多天。舅妈说着地道的四川话,她和所有的四川人一样,豁达、乐观,热爱生活,热情好客。舅舅和舅妈带着她们去看乐山大佛,带着她们去吃火锅,吃“青蛙腿”。早市上专卖一个小摊贩的“叶儿粑”。舅妈还带着夏志蓝去菜市场买菜。那时候,夏志蓝和光先生结婚不久,舅妈是唯一个给夏志蓝做过生活示范的人,尽管这些事情看上去那么简单平常,但能烫出那么好吃的“青蛙腿”的小店和那个味道的“叶儿粑”,夏志蓝自己再也没有找到过。


夏志蓝和光先生离开的时候,舅妈送给夏志蓝一件很漂亮的花衬衣和一方丝巾。那是夏志蓝收到的质地最好的礼物。而这么多年生活的烟火,在那个星期四下午,夏志蓝方才明白,对于当时靠着工资生活的舅舅和舅妈,她送给夏志蓝的也已经是她最好的了。


2003年夏志蓝和光先生还带着孩子去三舅妈家过年。寒假里的乐山,总是烟雨蒙蒙,有一天夏志蓝和舅妈在郊外走着,看见路边很多低矮的树和开满红花的灌木,舅妈告诉她说那是枇杷树和茶花。这两样东西夏志蓝在川大并不是没见过,但没有告诉她那是什么。这也是夏志蓝人生第一次认识了并不高大,结出来的果子却是清甜好吃,对人体只有益处没有不好的。后来,夏志蓝也看到了,在西南的土地上,茶花随处可见,生命力很是旺盛。


那一年三舅妈的大弟弟刚刚开始退休生活,一时半会不能够适应,听说情绪不是很好。正月初一的早上,不知道为啥原因,他的爱人来找舅妈,唠唠叨叨吐槽了好半天。夏志蓝虽然不能彻底听懂四川话,但也听了个大概。但是舅妈却一直面带微笑地听着、应着,直到她有了宣泄的效果之后离开。那一天夏志蓝看到舅妈的大气和忍耐,默默地想,给别人当姐真的不容易。


但夏志蓝见到的舅妈,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那是一种真实放松的微笑。2012年的五月份,三舅舅和舅妈、表弟一家,他们长途旅游,来到夏志蓝的小城张掖。那时候沙枣花刚刚开放,夏志蓝带着舅舅和舅妈去湿地看景,走得有点晚了,夜幕降临时就有点冷,夏志蓝给舅妈找了一个披肩,她就那么很顺便地往身上一搭,把两角稍微扎了一下,看上去可是个时尚奶奶的样子。她们后来走到城市广场,有一群人在跳广场舞,舅妈就跑进去跳了,看着她动作娴熟、舞姿优美,夏志蓝就知道,舅妈的“老年生活”那是相当快乐和丰富的。


5. 时间在走 春天在等


人生是一个旅程吗?也只能这么说,是一个从出生到死亡的时间旅程。可是,这个旅程的开始和结束都不由自己控制,就仿佛是上帝的赐予,不知不觉地出生,不只不觉地离开。而在这个生与死的中间,舅妈年轻的美丽,中年的豁达和成熟、晚年她的快乐和满意,都是她的人生芳华。而更为重要的是,在她的平凡生活里,她把蕴藏着的精神拿来影响了夏志蓝她们。那些细碎的琐事,她对光先生的资助,她带着夏志蓝去洗发屋做头发、接受按摩,她又快活又亲切地说:“今天咱们去吃火锅。” 这些都是烟火红尘的味道,但它们真实的价值不但在于烟火红尘,还在于对烟火红尘的热爱,还在于埋在烟火红尘里她认可的、她践行的善良和大气。


张掖的扬沙和浮沉天气依然没有离开。虽然,夏志蓝的校园里已有个别的树开了花。有一树玉兰婷婷,有三树桃花红了,有三树李花白了。那个满园春色的笑意盈盈,还在夏志蓝她们的等待之中,它还没有到来


太阳升起来,天空蔚蓝,温度升高的那一天,间或是有的。但就是这样和煦的暖阳照热了地表,蒸发了水分,第二天,便会有蒙蒙的扬沙起来。就如同人生一样,“谁能有十全幸福而不遭天忌”!那么,夏志蓝们,还能怎么样呢?就把漫天的扬沙也当成人生的际遇,当成一道风景,“那些杀不死你的,总能使你坚强”。


等待,忍耐,接受,寻找突破,给心灵一个维护。唯其如此,才能等到春花满园。



你曾经开放,就像一朵娇艳的花

春夏秋冬的历程,洒下你的微笑

多么希望你不要离去

带走了我熟悉的脸庞

就这样离别在春天里

我要把你的爱留下来

等待在春天里

我要一步一步穿过时光

让那春天还开在你的心里

我要一步一步穿行在时光

就让你还开在我的心里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78610.html

上一篇:我的地板
下一篇:我的杏花春雨

4 尤明庆 郑永军 鲍海飞 赫荣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