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当教师成为家长 精选

已有 4604 次阅读 2021-3-16 22:32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当教师成为家长


                                                            ---我的教育教学日记    蓝莲花瓣---

 

你说的不算

                                                          让他感受到的才是爱

                                                                          ---题记


我是一个科班出身的教师,我周围、我所认识的很多人都是科班出身的教师,也就是说我们都是考上了师范院校,被祖国悉心教导和培养,毕业后就要成为教师的那些人。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被培养,后来成为了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从初级从业者逐渐成长为校园的中间力量,再后来就要成为富有经验的老同志,直到以教师身份退休。

从大学一年级开始,每天午间或者下午饭间的校园广播,总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两句话: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尤其是在大一刚开始的时候,听到这两句话内心的滋味有点复杂。在那些年,祖国刚刚开始了它的改革开放四十年大发展,教师行业是意味清苦的行业,比起任何其他的高等专业学校,我们将来毕业之后挣的银子也许不太多。但是,二年级之后再听到这两句话,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在心底里就有了认同。等到了四年级毕业时,四年来这两句不厌其烦在我们耳边回响的话,给了我们坚定的职业自豪感。本着四年来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本着学校里寄予的心理学、教育学和唯物论哲学的教育,本着扎实的专业课教育,本着严肃认真的教学实践,我们获得了职业自信心,以为自己一定会是一个合格而且优秀的教师。

当然,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我们离开母校,走进社会,走上讲台,几乎没有人认输,少有人逃跑,我们担得起教授课程和教育管理的工作职责,也逐渐在教育教学实践中获得了历练和提升,一方面成就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方面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感受到做教师的光荣,我们培养的学生毕业之后,在祖国的各个地方和不同的行业工作和生活,这真是有着一种不言自喻的成功感觉,那就是“桃李满天下”。

但是,在我们为了自己的职业荣誉,为了更好、更多地培养人才,为了让我们的学生具有足够的竞争力,去在未来争取成功,我们却忘记或者忽略了硬币的另一面。

2021年3月4日,公众号“中国心理咨询师成长联盟”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自杀学生的父母职业分布,排在第一名的竟然是......”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引用了微博上的一条消息:专门研究学生心理的北大教授徐凯文称,自杀学生父母职业分布显示,前三是:教师、医护和公务员。文中引用了一张分布图,29个教师,27个是中小学教师,2个是大学教师。


虽然这只是一个统计的结果,并不能说明教师群体的全部,但是,作为了个统计结果,它也说明了教师整体所存在的偏向和一些普遍的表现。


1993年6月底,我大学毕业后到单位报到后回到老家。八月底开学要离开家时,父亲让我把正在上初中的小弟带到我所在的城市上学。我以为一个男孩子,住在学生宿舍里的话,我就鞭长莫及了,怕我带不好他。父亲说:“你是个教人的,你把他带不好?!”父亲的话彻底打消了我要带他的念头,连试一试都没有。我认为我不能保证把他带好。在父亲眼里,把弟弟带好的标准就是考上大学。


虽然当初我是清醒意识到了“有可能带好,有可能带不好”这样的客观规律,但在我当了教师之后,几乎忘记了这个客观的“前提”。我总是不停地努力,想尽办法让学生学好,让学生进步。学生的成绩和表现,在我们看来真的有好坏之分,希望好的越来越好,不好的也渐进式变好。在“身正人之范,学高人之师”的要求下,我们不但自律,而且也很努力。不但在科学文化的教学中寻找题目的正确和准确答案,也常常地不觉地在各项工作中精益求精。当然,后来,这种表现被年轻的一代识破,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强迫症”。


一个强大的、能干的、强迫症的教师,同时,他们其实并没有离开我父亲所有的思维基础,那就是:做事情就该做成,怎么会不成,你就是个教人的。


所以,当一个教师成长起来之后,它具有最厉害的本领是什么呢?就是一下子就能识破小孩子,知道你犯错在哪里,知道你弱点在哪里,知道你缺点在哪里。他几乎可以被看成是一个“职业挑错师”。而当这个“职业挑错师”打算把他的学生锻造成建设祖国的参天大树的时候,他又会变成“职业改错师”。


试玉要烧三日满。严师才能出高徒。这都是中国农耕社会的教育智慧的结晶。我们这些成长起来的教师,当然都是接受了这些思想的。


硬币都有正反面,这枚硬币的反面,就是要求高,而且要求和期望非常容易超出学生能力所能达到的程度。再要是在强迫症和精益求精精神的指引下,学生进步了还总是希望再进步,再提高。那么,这样教师就是严苛有余而宽容不足。做教师,当然面对的是别人的孩子,虽然有一些“症状”,但若学生不怎么听,有抵触,那也无法强求。


但做家长就不同了,做家长面对的是自己的孩子,就会把做教师没法“实践”的那一部分拿来实践了。更加厉害的是,面对自己的孩子,实际上常常会搞不清楚自己是真正的爱孩子还是更加喜爱自己的教育理想。


我小时候祖母有一次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说,你的脾气也不小的,你和别人相处,如果你觉得你受了委屈,那对方接受的就刚刚好。你要是觉得你自己刚刚好,那你对待对方的(程度),对方就受不了。


一个已经成长得非常强大的教师做了家长,也许更多体会到的是自己的恨铁不成钢,自己辛苦付出的委屈,而很少时候会想到,自己所要求的已经是超范围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难地体会到孩子的种种委屈和辛苦。


如果做家长的真的很较真,精益求精。那么,对孩子的要求就会永无止境地提高,孩子则永远达不到被接纳和被表扬的高度,失去愉快的情绪体验。更加可怕的是,孩子会体会到一种不被接受和喜爱的冷漠。


无论什么时代,教育本身是滞后的,滞后于时代的发展。教育是教化和培育,那就是要把正确的、成熟的东西交给孩子,而正在时代中出现的问题,它的答案是什么,怎么做是最正确最合理的,教育其实并不知道。也就是说,教育者能够坚信为正确的,那过去被经验和实践验证为正确的。教育者对于现存的,孩子的新时代的新问题,其未知的程度也和孩子时一样样的。


这就是说,教育者和家长一样,需要诚恳认识到自己的盲区和自己的无能为力。但当一个家长过分自信时,他是拒绝承认或者是理性面对这一点的,如果他再大男子/大女子主义一点,那就更加不可能承认了。当然,教师家长则会更甚,承认这一点实质上相当于承认自己职业的瓶颈,那怎么可能呢?


而且,在漫长的成为教师的路上,虽然我们的师范院校为我们开设了各种做教师必备的课程。可那是过去的时代,我们在学校里并没有办法学到孩子时代所面临的新问题的解决方法。师范院校虽然给学生们开始了教育学、心理学,但是,师范院校并没有办法教育大家应该怎么样以宽容、开阔和接纳的心态去善待一个血肉丰满、情感丰盈的生命。师范院校所学的那些教育学和心理学也只是停留在基本概念和理论的层面,当我们成为教师之后,要怎么样和一个个鲜活的人来打交道,这是需要用心去体会的。


如果你是一个教师,你又是一名家长。那么,真的该问问自己,你能接受自己一定是一个真实的失败者这件事吗?你能接受事实上你只能给你的学生传授知识,表达思想,施加一些语言和行为的影响,而且你的学生和你的孩子遇到的新的问题,你实际上并没有被证明有效的方法,因而,你一定是一个失败者,这件事吗?


如果你真的能接受,那么,你就有资格成为好的家长,你才会有能力把你的爱和你的强迫症分开。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7711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看望桃花

29 黄永义 夏炎 李东风 范振英 王安良 雷宏江 鲍海飞 杜占池 张勇 王崇臣 郁志勇 王从彦 朱晓刚 程高明 武夷山 康建 李学宽 郑永军 蔡宁 熊丽 王德华 陈有鑑 王林平 姚伟 陈志飞 朱朝东 邵宇飞 蒋鸿基 周阿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4 02: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