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我在南京有一个露台 精选

已有 5145 次阅读 2017-9-23 22:1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在南京有一个露台

---蓝莲花瓣---

       很久很久以前我奶奶对我说:出在世上,演到戏上。这话我记住了,可是其后的很多年,我看小说和看戏一样,都是当戏看,没当成生活来看。终于有一天我有一点清醒了,我才发现我们大家,别人和自己,那些天大的喜怒哀乐,很快也就是喜剧的脚本了。当然,这个时候的人们可以淡定一些,戏剧化的人生,喜乐与悲苦都是平常和平等的。这就非常好地使我在遇到一些情景或者事件的时候想起什么什么台词。而我念念不忘的是《走出非洲》中的第一句:我在非洲有一个农场。所以,我把题目写成了这样,露台不是我的,是她的。她在南京有一个露台。

        有人说陈年老酒会越来越有醇香,人也一样,岁月一点点过去,当我们看向生活的背影再次相聚时,容颜上添加了一点褶皱之外,人还是那个人,青春的麦香还在,却在相处的沉稳和笃定之中愈现当年风格。于是,你就像是看见了一面镜子,彼此懂得,彼此看见,曾经埋在心底的真实和幻影。所以,露台是她的,我当她来写,这样的朋友,就算是隔着时间和空间也不会在心理上差得太远。

       南京曾经与她毫无瓜葛。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她是一个把青涩岁月都撂在西北的人。在西北生长,在西北参加了工作,在西北读研。在西部戈壁的清晨,看见太阳东升,夕阳西下,萋萋芳草和牛羊成群。兜兜转转,她的真命天子却在南京向她招手。然后,异地婚姻,长途电话,邮寄的深情,调动工作,等待,搬家......成了那个陌生的城市的一分子,别过西北的风。带着孩子去南京,在南京建设一个家,成就一个家。

       她的露台去年就建成了。楼的最高处,错层房间,在上层建设南北两个,全都用来“热爱”花草和自己。“热爱”花草,种花和草,还有豇豆。 黄角兰,三角梅,海棠,月季,紫藤,蔷薇,朝天椒......都很茂盛地生长,一株葡萄爬上了透明棚顶的边沿,叶子和蔓延的藤蔓里夹杂着偷偷地从土里长出来的不知名的野草藤,它也是一样样的绿得富有诗意。南露台上有一个吊椅,安详俏皮得呆着,还有一个沙发,它们用来“热爱”自己。屋顶上做了透明防水的棚架,听雨看风,“也可以看星星,如果有星星的话”(主人自己语)。北露台没有搭建屋顶棚架,抬头就可以看见天空了。这里有一把摇椅,一个茶几和两把椅子,也是用来“热爱”自己的。 地砖是做了防水的,养花的土,盛土的器具,防水处理,都是他们自己一点点搬运,一点点做成的。

       我不是很了解南京,不知道南京有没有星星。但是,遇见他家露台的第二天晚上,我在南露台上透过那个透明的防雨棚看见了南京的月亮,在半阴半晴的天气里,月亮从云里透出来半张脸,朦胧而亲切。后来,这个秋天,据说南京有好几个大晴天,她们当晚如果在露台上“热爱”自己,该是会看到星星的。

       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少年的时候替中年担心“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中年了再也不会去担心,也不会去问这个问题。要忘记的,会忘记,要记着的都在心里和手里,实现,成全,也懂得等待和妥协。在这个露台之外,有一箱箱从不丢弃的书和沉在心里的梦,我们没说过,但我们做过,或者,正在做。


(图片来自百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077442.html

上一篇:假如人是全同粒子
下一篇:豆荚灯笼 (一)

16 李颖业 张晓良 张叔勇 白龙亮 尤明庆 李建国 李学宽 陆泽橼 朱晓刚 王飞 曾泳春 武夷山 杨正瓴 赵宇 潘学峰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