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关于石膏的“退热”神话(2)

已有 1269 次阅读 2023-8-7 11:43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四、张锡纯的“石膏”用法

第二次把石膏推向巅峰的,是另一位近代医家。他就是近代中西医汇通的代表人物、《医学衷中参西录》的作者张锡纯先生。

张锡纯(1860-1933),字寿甫,籍山东诸城,河北盐山县人。1909年,结合其多年临证经验与汇通中西的体会,著成《医学衷中参西录》,天津新华印书局首版。1918年(民国七年),苏中宣等人聘请他到奉天(沈阳),在大东关开办立达中医院,并担任院长,提倡中西医合作,声名大噪。1920年代初期,与江西陆晋笙、杨如侯、广东刘蔚楚同负盛名,称为“四大名医”。又和慈溪张生甫、嘉定张山雷齐名,被誉为海内“名医三张”。1928年后寓居天津,白天诊病,夜间写作,开办天津“国医函授学校”,设立“中西汇通医社”,培养后继人才。

《医学衷中参西录》全书逾百万言,其内容多为生动详细的实践记录和总结,其中张锡纯自拟方约200首,古人成方或民间验方亦约200首,重要医论百余处,涉及中西医基础和临床大部分内容,被尊称为“医学实验派大师”。张氏主张:“西医用药在局部,是重在病之标也;中医用药求原因,是重在病之本也。究之标本原宜兼顾。”“由斯知中药与西药相助为理,诚能相得益彰。”他是最早进行中西药物协调于临床的开拓者,“石膏阿司匹林汤”为其典范。张氏自叙:“石膏之性,又最宜与西药阿司匹林并用。盖石膏清热之力虽大,而发表之力稍轻。阿司匹林味酸性凉,最善达表,使内郁之热由表解散,与石膏相助为理,实有相得益彰之妙也。”再有治阴虚发热肺痨,用醴泉饮送服阿司匹林;治肺病发热,以安替匹林代石膏发汗;治癫痫,用西药镇静剂与中药清火、涤痰、理气之品配伍;治梦遗,加溴化钾水合氯醛以增加镇脑安神之功。

1954年,石家庄组织中医运用张锡纯重用石膏的经验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卫生部门曾作为重大科技成果向全国推广。他的这一宝贵的见解和经验在建国后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尽管如此,其“石膏阿斯匹林汤”的应用为:“以石膏二两,阿斯匹林一瓦,先用白蔗糖冲水,送服阿斯匹林,再将石膏煎汤一大碗,待周身正出汗时,乘热将石膏汤饮下三分之二,以助阿斯匹林药力。迨至汗出之后,过两三点钟,犹觉有余热者,可将所余石膏汤饮下”。 可见,张氏自知白虎汤退热之力不强,才联合阿斯匹林使用。

石膏入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味辛,微寒,主中风寒热,心下气逆,惊喘,口干舌焦,不能息,腹中坚痛,除鬼邪,产乳金疮”。《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石膏篇幅之多,居诸药之首,在其19首用到石膏的自拟方中,11首以石膏为主药,其典型病案之中,约半数用到石膏,故张锡纯常被称为“张石膏”或“石膏先生”。

在石膏性味上,张锡纯认可“石膏性微寒而非大寒”“其寒凉之力远逊于黄连、龙胆草、知母、黄柏等药,而其退热之功效则远过于诸药”“诸药之退热,以寒胜热也;石膏之退热,逐热外出也”。张锡纯运用白虎汤时提出“煎服之后,使内蕴之热自毛孔息息而出,服后其寒凉之力俱随发表之力外出,而毫无汁浆留中以伤脾胃”。

关于煎服方法,张氏言:“至于石膏气味俱淡,且系石质,非捣细煎之,则药力不出,而坊间又多不为捣细。是以愚用石膏,必捣为细末然后煎之。”可见,张氏认为石膏需要碾细后使用,才能发挥其药力。

当石膏与他药同煎时,张氏不喜先煎石膏(现代所谓先煎、久煎,实则有误),以防丧失其辛凉透解之性。此外其并不拘泥于煎服,如在诊治各种实热极盛之证时,其还将生石膏碾细后用冷开水直接冲服;再如其所言“以其凉而重坠之性善通大便,且较水煮但饮其清汤者,其退热之力又增数倍也”。

张锡纯虽认为石膏性微寒,临床用量可大,但实际应用时常慎之又慎,思虑周祥。一如其所言“至石膏之分量,亦宜因证加减,若大便不实者宜少用,若泻者石膏可不用,待其泻止便实仍有余热者,石膏仍可再用”,“必煎汤三、四匙,分四、五次徐徐温饮下,热退不必尽剂”,石膏研末服用时,针对其用量,张氏言“石膏末服,一钱之力,可抵半两”。

张氏有言:“石膏性凉而能散,有透表解肌之力,为清阳明胃腑实热之圣药。”故临床使用时,病机一旦出现“火热炽盛”,便可运用生石膏进行治疗。

同时,石膏质沉能降,能使因实热所致的气上逆下行,有着降逆之功。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生石膏还被广泛运用于内、外、妇、儿等各科疾病。张锡纯在“石膏篇”中言:“外感有实热者服之,能使内蕴之热息息自毛孔透出,凡寒温阳明府实之证,用之直胜金丹”。

张锡纯在治疗瘟疫、痧疹、寒温等实热证时擅用石膏,或“无论为内伤、外感,凡遇险证,皆煎一大剂分多次服下”“恒有令人获意外之效”。张锡纯视“石膏为寒温实热证之金丹”“为寒温第一要药”“为救颠扶危之大药”为“退外感实热,诚为有一无二之良药”“为药品中第一良药,真有起死回生之功”。

《医学衷中参西录》介绍:“愚临证四十余年,重用生石膏治愈之证当以数千计。有一证用数斤者,有一证而用至十余斤者,其人病愈之后饮食有加,毫无寒胃之弊。”

他的朋友赵某之妻“年近六旬而得温病,脉数而洪实,舌苔黄而干,闻药气即呕吐。先生单用石膏末六两,煎清汤一大碗,恐其呕吐”,嘱其“一次温服一口,尽剂而愈”,如此病例,不胜枚举。

长子荫潮,七岁时,感冒风寒,四五日间,身大热,舌苔黄而带黑,孺子苦服药,强与之即呕吐不止,遂单用生石膏两许,煎取清汤,分三次温饮下,病稍愈。又煎生石膏二两,亦徐徐温饮下,病又见愈,又煎生石膏三两,徐徐饮下如前,病遂全愈。

曾治一李氏产妇,产后六日受风后恶寒发热,因误治热渴喘促,满面火色,脉象洪实,右部尤甚,脉促,舌苔满布白而微黄,大便自病后未行。因此,张锡纯提出:“从来产后之证,最忌寒凉。而果系产后温病,心中躁热,舌苔黄厚,脉象洪实,寒凉亦在所不忌。然所用寒凉之药须审慎斟酌,不可漫然相投也”,上述病例中,妇人产后阴虚内热,受寒邪闭阻而化热。故张锡纯用白虎加人参汤退热,石膏用至三两,并以山药代粳米,玄参代知母,一剂热退强半,渴喘皆愈。

我近族祖父思曾翁,弱冠之年体多病,时年正值瘟疫流行,不慎而染疟疾。是证间日一发,证见口干、舌燥、表里俱热,甚时体若燔炭,张锡纯投以大剂白虎汤(石膏为其中一重要成分)加柴胡而愈。

愈后问他,是证为何投以白虎汤?张锡纯云,“症系邪在少阳,而阳明热盛,此乃疟而兼温之疟也,非大剂白虎汤清之,弗能奏效也。”

当然,药到神奇,难免灾祸;虽出神入化,尤有不及。1923年,张锡纯因医疗纠纷案不得已关闭“立达医院”而返回故里,常来仁村小住,讲《内经》、析《伤寒》、探奥旨,揭精蕴,谈言微中,妙趣横生。

因此,无论当时还是今天,对其石膏应用,执批评意见者,不乏其人。现归纳观点如下:(1)石膏有寒凉败胃之弊,大剂量使用时,一定要配伍粳米同煎服用;(2)石膏退热,不宜与阿司匹林同用,阿司匹林使用可引起胃肠道反应,二者合用可败胃;(3)热病初起,尚在伤寒太阳病或温病卫分证,表未解时,不可用石膏,初起表热,可予大剂量芦根、白茅根清热生津、透邪出表;(4)严格把握好石膏治热使用适应证,须见发热时“汗出、口大渴、口唇干燥”;(5)冬日伤寒表不解,热传于里,寒热间歇性发作,可予小柴胡汤加石膏、连翘、板蓝根,和解少阳阳明以退热;(6)石膏与它药同用时,往往夸大了石膏的作用;(7)石膏的透热作用有待商榷。

五、关于石膏退出《中药药理学》教材(未完待续)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398149.html

上一篇: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国医大师韩明向工作站揭牌
下一篇:星言星语和星月(276):又到杉木湖畔
收藏 IP: 117.61.111.*| 热度|

2 王涛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2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