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
殷商的五次月食
2022-7-1 11:05
阅读:2288

1   宾组甲骨有记事刻辞八条,记录了殷王武丁时期的五次月食:壬申(9)夕、癸未(20)夕、乙(22)夕、甲午(31)夕、己未(56)夕皿庚申(57)月有。这是历经数十年、在数以万计的碎骨之中寻找同版卜辞以缀合的成果。“癸亥贞:旬亡祸?旬壬申夕月有食”之外,其余卜辞都经历长期讨论。“己未夕庚申月有食”中“”也算常用字,骨版正面尚有“三日乙酉夕丙戌允有来入齿。十三月”,但释读至今仍未完全确定。

 yueshi 3A.jpg

[1] 冯时. 殷卜辞月食资料的整理与研究.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 2002,(6):8-19.

[2] 冯时. 殷历岁首研究. 考古学报, 1990,(1):19-42

[3] 张培瑜. 甲骨文日月食纪事的整理研究. 天文学报, 1975,(2):210-224

[4] 张培瑜. 日月食卜辞的证认与殷商年代. 中国社会科学, 1999,(5):172-197

[5] 张培瑜. 甲骨文日月食与商王武丁的年代. 文物, 1999,(3):56-63

[6] 彭裕商. 宾组卜辞五次月食的先后次序.

[7] 常玉芝.“己未夕皿庚申月有食”解.殷都学刊, 1997,(1):9-13

[8] 常玉芝. 商代日始论辩—兼及“己未夕皿庚申月有食”之年代. 考古学研究, 2003,(0):381-397

[9] 刘次沅. 从天再旦到武王伐纣——西周天文年代问题.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2006.

[10] 刘次沅,马莉萍. 中国历史日食典.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2006.

[11] 赵却民. 甲骨文中的日月食. 南京大学学报, 1963,(9):35-46

yueshi 2.jpg

利用天文知识可上推古代月食发生时间[9],假设干支记日连续即可搜检五次月食的可能年代 。下表是五次月食的结果[4]。只是要注意,上表中月食日期是指食甚时刻,故而子夜之后如BC1260.9.2丙寅(3) 食甚3:04 的月全食,在殷商时期应算在前一日乙丑(2)的名下。 yueshi 0.jpg

董作宾先生完成《殷谱》于李庄,写作时缺乏精确的月食表,只得在1943年函请胡适于美国转求天文学家复核。这诱发了德效骞对甲骨月食的研究。他提供了安阳可见的月食表,并指出“己未夕”与“庚申”中间一字极可能为“延续到”而非祭名。其后有学者如冯时先生认为该字可表示天气阴沉,月食仍在庚申夕[1]

2    张培瑜先生1997年的结果[4,5]为断代工程采用,五次月食时间与李学勤、裘锡圭、彭裕商等先生的甲骨分期排序完全一致[6]。“己未夕皿庚申月食”BC1192.12.27居中,为武丁末年,壬申月食和乙酉月食则是祖庚时期。据此确定武丁元年BC1250——在位59取自《尚书·无逸》;而盘庚十四年迁殷为BC1300,意味着小乙在父亲祖丁过世后70传位于武丁。此外,所定乙酉月食为BC1181.11.25,发生在八月,而“己未夕皿庚申月食”同版有十三月名的刻辞,即使月食时间为十二月,两者相距32天也是太短。 

张培瑜先生确定的“己未夕皿庚申月食”BC1192.12.27食甚时刻为己未22:510:23 复圆;常玉芝先生认为殷商时代“夕”包含整夜,“己未夕皿庚申月食”应该达到庚申日的黎明,其确定的BC1166.08.14 食甚时刻为5:34,时间为十二月[7,8],但岁首与所定“殷历一月相当于夏历五月”不符,与乙酉夕月食的岁首也是不能协调。冯时先生确定的BC1218.11.16岁首协调,时间为一月且始于庚申夕,食甚09。但这与裘锡圭先生等释读“”为“向”不符。 yueshi 4.jpg

上面这段话是冯时先生“殷卜辞月食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的结束语[1]。文章发表于断代工程结题之后的2002年。二十年又过去了,笔者也选出五次月食时间供学界参考。

3   己未夕皿庚申月食发生在BC1259.8.22 庚申(57)日,食分0.55食甚18:39,半长77 分钟,复圆19:56。该次月食似尚未得到学界的注意。

基于文[10]的数据和公式,以BC2000 1000 的西安、北京、南京的8.218.26日落时刻,估算BC1250.8.22 三地日落为19:3419:1518:51,插值计算安阳日落19:16月食安阳可见。日月相冲,大气折射更可以使月亮在日落即日心地平高度0.83之前出山。

红日西沉之际面对东方升起的圆月微缺,三千二百八十年前的殷人有何感想呢?

容我唐突古人而悬想。其时有专人观察天空,月食当然见过许多,但尚未知道这是地球遮蔽日光所致,也不知道月球未升之前已经有食,或许认为即将复圆的残食乃是前夜(己未夕)未完的月食?其时天尚未黑,故而不宜称为庚申夕。

相关卜骨三版,月食刻辞重见于两版(在文前给出),皆已残缺,但仍有多条卜辞,董作宾先生判断月食庚申(57)在十三月癸未(20) 之前,即发生在十二月;因有异议,常玉芝先生对此再作解说[5] 822日为十二月望,该年的岁首朔为BC1260.9.16庚辰,年底有闰,次年的岁首为 BC1259.10.5 甲辰。这与前文所说建正完全相符

yueshi T.jpg

4    乙酉月食发生在BC1227.06.01,食分1.33,食甚1:23,半长102 分钟。这是跨过子夜的月全食,时间在八月。岁首朔日为BC1228.10.22 甲辰,有些偏晚。似可认为此前一年的岁首为94日过早而年底闰14个月。这固然是难得的事情,但在殷商也确实有过。

癸未月食BC1232.08.24,食分0.61,食甚1:28,半长81 分钟。上述三次月食时间跨度32年,甲骨上贞人皆为“争”,但未必就是刻辞者。又, BC1278.02.27月食使得三次月食跨度达到51年而不能选择。

5     在 BC1300~BC1150间甲午月食有三个选项:BC1151.05.021198.11.04 1229.12.17贞人宾属于武丁时期,故而选择后者:食分0.75,食甚2:42,半长90 分钟。

壬申月食有三个选项:BC1183.01.281189.10.251282.11.04。骨版正面为卜旬,反面为“旬壬申夕月有食”,无贞人名。因彭裕商先生判断其与“己未夕皿庚申月食”分期相同,故而选择BC1282.11.04食分1.63,食甚6:35,半长115 分钟,即癸酉(10) 晨带食而落。安阳日出在6:45,算作壬申夕月食没有问题;而[3]给出的食甚在6:11 5:55 更早

6    选择月食必然要考虑殷商的年代范围。依《古本竹书纪年》“自般庚徙殷至纣之灭,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殷曆谱》百七十三年商灭于帝辛六十四祀BC1111,迁殷在盘庚十四年BC1385;武丁BC1339~BC1281。 己未夕皿庚申月食BC1311.11.24是最重要的时间支点食分1.64,食甚4:15(辛酉凌晨),半长105 分钟。张培瑜先生(1975)在文[11] 之后再次研究《殷曆谱》中月食:在BC1429~BC1230 间搜检,甲午夕月食唯一可选者BC1373.03.27安阳不可见,“所以我们认为董作宾将这条卜辞的干支补作‘甲午’也是有问题的”[3]

微子启和微仲衍在殷亡后居宋,帝辛似乎难有六十四祀;《殷曆谱》盘庚、小辛、小乙一世三王59年,武丁59年,祖庚、祖甲一世两王44年,如此三世六王162;其后三世四王仅26,而最后帝乙、帝辛竟有99。这样的数据与《古本竹书纪年》中文周王之父季历的记载不能协调。

董作宾先生确定的西周积年为341年,其中懿王12年、孝王30年、夷王46年、厉王37年、共和14年、宣王46年:厉宣两代可在位97年,夷厉宣三代143年,均超过清朝记录,懿夷厉宣四代可在位185年即四代平均46年。该如何设想诸王的生寿呢?

7   若依据《本竹书纪年》,西周积年为257年,则殷商亡于BC1027;殷商积年273年,则盘庚迁殷于BC1299。经历堂兄南庚、长兄阳甲,仲兄盘庚28年在位之后,留给小辛和小乙的时间不会很多的。依《今本竹书纪年》小辛3年,则笔者所定壬申夕月食属于小乙时期,其余四次属于武丁时期。不过,现在认为宾组卜辞属于武丁中期和晚期,或可下延至祖庚时期,时间跨度小于50年。只是甲骨出土总量约15万版,而50%属于宾组似有些不能协调。

最后剪贴冯时先生文章[1]的片断以致敬于学术前辈。

yueshi B.jpg

yueshi C.jpg

yueshi D.jpg

yueshi E.jpg

六块甲骨缀合而成的合》11483“癸未月食”,括号内为残缺刻辞的补字。

yueshi F.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尤明庆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75648-134537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