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炜
又“发现”佛光寺
2021-10-16 18:23
阅读:1540

在梁思成先生《记五台山佛光寺》中记录了东大殿北次间明栿下题记为:功德主故右军中尉王 上都送供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对于这位“右军中尉王”梁思成先生认为是王守澄。认为宁公遇与王守澄同在一条榜题上应当是关系密切的,或为妻或养女至少亦为深受王守澄在世时的恩宠者。”为考察“功德主右军中尉王”,梁先生等学者也曾查阅过后晋刘昫《旧唐书.王守澄传》全文如下:360截图20211017064745938.jpg

王守澄,元和末宦者。宪宗疾大渐,内官陈弘庆等弑逆。宪宗英武,威德在人,内官秘之,不敢除讨,但云药发暴崩。时守澄与中尉马进潭、梁守谦、刘承偕、韦元素等定册立穆宗皇帝。长庆中,守澄知枢密事。

  初,元和中,守澄为徐州监军,遇翼城医人郑注,出入节度使李酝家。注敏悟过人,博通典艺,棋奕医卜,尤臻于妙,人见之者,无不欢然。注尝为李酝煮黄金,服一刀圭,可愈痿弱重膇之疾,复能反老成童。酝与守澄服之,颇效。守澄知枢密,荐引入禁中,穆宗待之亦厚。注多奇诡,每与守澄言必通夕。

  文宗即位,守澄为骠骑大将军、充右军中尉。注复得幸于文宗,后依倚守澄,大为奸弊。文宗以元和逆党尚在,其党大盛,心常愤惋,端居不怡。翰林学士宋申锡尝独对探知,上略言其意,申锡请渐除其逼。帝亦以申锡沉厚有方略,为其事可成,乃用为宰相。申锡谋未果,为注所察,守澄乃令军吏豆卢着诬告申锡与漳王谋逆,申锡坐贬。

  宰相李逢吉从子训,与注交通,训亦机诡万端,二人情义相得,俱为守澄所重。复引训入禁中,为上讲《周易》。既得幸,又探知帝旨,复以除宦官谋中帝意。帝以训才辩纵横,以为其事必捷,待以殊宠,自流人中用为学官,充侍进学士。时仇士良有翌上之功,为守澄所抑,位未通显。训奏用士良分守澄之权,乃以士良为左军中尉;守澄不悦,两相矛盾。训因其恶。

  太和九年835年,帝令内养李好古齑鸩赐守澄,秘而不发,守澄死,仍赠扬州大都督。其弟守涓为徐州监军,召还,至中牟,诛之。守澄豢养训、注,反罹其祸,人皆快其受佞,而恶训、注之阴狡。

李训既杀守澄,复恶郑注,乃奏用注为凤翔节度使。训欲尽诛宦官,乃与金吾将军韩约、新除太原节度使王璠、新除邠宁节度使郭行余、权御史中丞李孝本、权京兆尹罗立言谋。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御宣政殿,百僚班定,韩约不奏平安,乃奏曰:"臣当仗廨内石榴树,夜来降甘露,请陛下幸仗舍观之。"帝乘辇趋金吾仗。中尉仇士良与诸官先往石榴树观之,伺知其诈;又闻幕下兵仗声,苍黄而还,奏曰:"南衙有变。"遂扶帝辇入阁门。李训从辇大呼曰:"邠宁、太原之兵,何不赴难?卫乘舆者,人赏百千!"于是谁何之卒,及御史台从人,持兵入宣政殿院,宦官死者甚众。辇既入阁门,内官呼万岁。俄而士良等率禁兵五百余人,露刃出东上阁逢人即杀,王涯、贾餗、舒元舆、李训等四人宰相及王璠、郭行余等十一人,尸横阙下。自是权归士良与鱼弘志。至宣宗即位,复诛其太甚者,而阍寺之势,仍握军权之重焉。

从上文中可以得知王守澄确实任“骠骑大将军、充右军中尉”,也可以得知王守澄的被鸩而死的原因和王守澄被鸩杀后,他亲宠的人们的结局:及其弟守涓为徐州监军,召还,至中牟,诛之。守澄豢养训、注,反罹其祸,人皆快其受佞,而恶训、注之阴狡。

在太和九年835年唐文宗皇帝派使者鸩杀的右军中尉王守澄在古籍并没有在唐宣宗大中年间得到任何的认为鸩杀他和诛杀王守涓等王守澄家族成员和亲信的是错误判断的记载。 “妻”的舆服等级别与夫、子的官爵匹配,作为被皇帝派使者鸩杀的王守澄恩宠的女性也会受到相应的株连,很难保持贵族身份和舆服等级。依照梁思成先生《记五台山佛光寺》记载:殿至建,上距守澄死适三十年。三十年的时间,按着大中十一年857年计算是22年,故此这里写的“殿至建,上距守澄死适三十年”,是有问题的,作为被唐文宗令使者鸩杀的“右军中尉”的“妻”22年所积累的财富比王守澄在世时更加丰厚,这一点还是值得思考与研究。她的收入来源是什么?王守澄的兄弟、亲信都受到诛杀,说明其势力范围是衰落的,哪来的资金去支持修缮大型庙宇,即便皇帝敕命修缮,让王守澄的家属去“送供”是不大恰当的。看到“右军中尉”即认为是王守澄,而不研读考察王守澄生平容易造成一个被皇帝诛杀的权宦作为“功德主”,其“恩宠”者能够为其修佛殿纪念的结论。综上梁思成先生《记五台山佛光寺》文中的“右军中尉”是王守澄的判断是值得再研究的。

 

近几日,查阅佛光寺的相关资料看到唐杜牧《樊川集.王元宥除右神策军军中尉制》记载:敕。繁缨趋朝,交戟入侍,委以兵卫,固须信臣。内枢密使骠骑大将军行右威卫上将军知内侍省事上柱国晋国公食邑二千户王元宥,俭而多才,忠而能力,事君尽礼,处已无私,自主枢要,益见诚信,今者十万全师,北落禁旅,视吴汉差强人意,非韩信无可计事。是以辍自心腹,寄兹爪牙,以尽尔材,出于余志。尔戢敛豪猾,整肃威容,无使乡闾,致有侵害。勉酬倚任,以报君亲。可行右骁卫上将军知内侍省事充右神策军护军中尉兼右街功德使,散官勋封如故。

唐宣宗大中时代的“右神策军护军中尉王元宥与唐文宗时代的“右神策军护军中尉”王守澄的官位是一致的。王元宥品行是“俭而多才,忠而能力,事君尽礼,处已无私,自主枢要,益见诚信”的。

俭而多才,忠而能力,事君尽礼,处已无私”的右军中尉王元宥才能有以下参与修缮庙宇和布施行为:

云笈七签》记载:“长庆四年824年,中使张士谦、王元宥,刺史蔚迟锐修之”等数据中记载王元宥曾在其生前参与修建佛寺等活动。

在《大宋僧史略》记载:同奏请千钵大教王经入藏(章晏二公受僧录见五运图)大中八年854年。诏修废总持寺。敕三教首座辩章。专勾当修寺。护军中尉骠骑王元宥。

在唐宣宗大中七年853年王元宥为会昌元年841年圆寂的圭峰大师“施碑石”,这通碑就是大中九年855年刻成的裴休撰文并书、柳公权篆额的《唐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并序》。拓片如下:

360截图20211016160815738.jpg

在唐宣宗大中十一年857年的经幢铭文中已经出现与“功德主故右军中尉王 上都送供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的题记一致的“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说明这时的王元宥已经去世。

至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资治通鉴》中记载右神策军护军中尉已经是王茂玄,并没有监修庙宇、布施的行为。梁思成先生等认定的太和九年835年被鸩杀的王守澄并没有任何布施或监修佛寺、道观的记载。

“功德主故右军中尉王 上都送供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的功德主是唐大中年间参与监修寺庙、广泛布施的右神策军军中尉王元宥,而经幢落成的唐大中十一年857年东大殿已经落成一段时间,王元宥已经去世了一段时间,他生前有为重修佛光寺东大殿布施的意图,去世后不久“上都送供女弟子佛殿主宁公遇”作为其遗愿的完成人或遗产的合法继承人才有到佛光寺“送供”的行为,这就是王元宥品行中“自主枢要,益见诚信”的体现。宁公遇“送供”的财富是刚去世三年的王元宥生前积累的。至今在一些地区的传统习俗是人死后三年还要有一次大规模的祭祀后才算是结束服丧。三年期满,为王元宥完成其生前布施、修缮佛光寺东大殿的夙愿是比较符合常理的。人只有崇德向善,才会有王元宥和宁公遇的布施行为,如果受被文宗令使者鸩杀的王守澄那样的生平品行的影响,宁公遇可能不会做出布施的行为。宁公遇的塑像神态略显悲伤,并没有发饰、面饰,这与唐代贵族妇女的一般簪钗、梳、鈿的发饰不一致,说明她还在服丧中,而彩色的服饰是明清两代维修彩塑的匠人的手笔。如果是王守澄逝去22年,宁公遇则可以依照唐代贵族妇女的头饰进行符合身份的装饰。从宁公遇肖像看“功德主故右军中尉王 上都送供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的功德主是王元宥。

综上,我比较支持近年来有学者提出的“功德主故右军中尉王 上都送供佛殿主女弟子宁公遇”的功德主是王元宥的观点。

snap 2021-10-05 at 16.13.04_副本.png

唐代彩塑佛光寺東大殿佛殿主寧公遇像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炜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87371-130819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