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炜
与世无争说迎銮
2021-4-10 15:28
阅读:1364

360截图20210410143932495.jpg

关于《宋人故事图》人物三种观点:

一、曹勋制作的《迎銮图》迎銮者是太尉曹勋,地点是山东东平。这个观点是著名文物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考证的。

二、《迎銮图》所画迎銮者是韦皇后的弟弟安乐郡王韦渊,地点是江苏淮安。这个观点也是著名文物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考证的。

三、《迎銮图》所画迎銮者是赵构。地点是浙江杭州临平街道。这个观点也是著名文物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考证的。

今日看到一位先生只讲述赵构这一个观点,并认为是虚构的画面。这种说法造成画面与《高宗本纪》记载不符。高宗迎銮韦皇后身着常朝服,七日后迎接徽宗梓宫则是缌衣。“画面是将这两个相隔七日的场景组合起来的,是虚构的场景,”这就是今日看到的关于《迎銮图》的唯一说法。

更为谨慎的判断认为这张图并不是真正的《迎銮图》而只是《宋人故事图》。在公开讲课的时候应该客观的讲授三种观点。

分析判断一下:

如果是韦渊、赵构这张圖则不成立。曹勋已经在山东东平迎銮,若是韦渊、赵构迎銮则护送韦皇后和徽宗、郑皇后梓宫的侍者不应该身着的服饰与宋朝的侍者服饰不一致。因为韦渊、赵构迎接的銮驾是应该曹勋已经实现双方交接的宋朝侍者护送的銮驾,服饰應一致。

360截图20210410145749357.jpg

金朝侍者服饰

360截图20210410145639303.jpg

宋朝侍者服饰

而图中双方侍者的服饰是不一致,说明韦皇后和徽宗、郑皇后梓宫还没有双方交接,没有到达当时宋朝的实际控制区,从地点上看山东东平是金朝控制区,因此双方的服饰要区别,曹勋在山东东平金朝控制区迎銮的可能性是比较合理的。


对于重大历史题材的绘画例如:《步辇图》、《迎銮图》、《韩熙载夜宴图》、《紫光阁赐宴图》乃至《开国大典》、《南昌起义》、《井冈山会师》等等是以记录历史事件为目的的,需要的是对真实的人物、事件的描绘和记录,而信口说《迎銮图》这类写实主义历史题材是“虚构组合画面”则不可取。

t01386e3727f7394d17.jpg

《井冈山会师》油画

大家都知道《井冈山会师》是1928年4月28日朱毛红军的会师,而在特殊时期被歪曲的事情,故此作为历史题材绘画的研究者要认真学习文史知识、多方考证,而不能凭个人认识给一幅重大历史事件为题材的绘画信口定论。

徐邦达先生考证的《宋人物故事图》或《迎銮图》的三个观点发表已经近50年了,对现代研究、考证《迎銮图》还有指导意义,书画鉴定者或文史工作者或普通教员要以徐邦达先生的治学态度为标准,考证书画、文史资料,客观的、实事求是的阐述书画、文献中的史实和历史、审美价值。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炜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87371-128127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