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m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ms

博文

关于二十世纪 第二次 中日战争 的一些 观点

已有 4346 次阅读 2016-12-30 14:59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本来,中日战争 的起因 过程 结果 应该 由历史学家 来讨论。科学网不是最好的地方。

本着 兼听则明的 原则。摘 一些这几天的 讨论如下。

+ 本人不是历史学者,并未一一核对这个帖的内容。本帖只是 为提供 多角度看待 事件 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如何 更好地面对未来

更应该要绝对避免的是 比如 1960 年 左右期间的 大规模 中国人非正常死亡 (估计达1500万)


-- 下面关于日本‘天皇’裕仁在二战的作用,现在看来他是起推动作用的。= 隐性鼓励侵略。

-- 应该是罪犯,据说那个东条,最喜欢听 ‘天皇’ 的。


[32]tuqiang  2016-12-30 12:19冯学荣:日俄战争是为了争夺东北吗?

        对于1904年在中国东北地区打响的“日俄战争”,不少历史读物是这样说的:“日俄战争,是日本和俄国争夺东北的战争,是一场狗咬狗的较量。”
  “狗咬狗”的定性,大概并没有错,但是如果说“日俄战争是为了争夺东北”,恐怕是“关窗读史、闭门造车”的结果,很难认为是可以成立的。
  那么“日俄战争”到底是为了争夺什么呢?
  这还得从甲午战争说起。
  甲午战争之后,朝鲜成立了一个名叫 “大韩帝国” 的国家。在此不得不提到:许多历史读物说“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吞并了朝鲜”,其实这也是不准确的。事实上,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并没有吞并朝鲜,反而是在朝鲜成立了一个号称“帝国”的国家——“大韩帝国”。“大韩帝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日本的影响,但同时在大体上也是基本算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才是更接近事实的表述。
  “大韩帝国” 成立之后不久,它的宫廷内部分裂成 “亲日” 和 “亲俄” 两派。俄国的势力,在“大韩帝国”的朝野,迅速渗透。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1、大韩帝国的财政、军事等方面聘请大量俄国人为顾问;
  2、俄语学校在大韩帝国的京城汉城出现;
  3、咸镜道的矿山开采权被俄国人攫取到手中;
  4、大韩帝国辞退很多日本顾问;
  5、日本守备队被大韩帝国裁减;
  6、一些日本外贸商人被大韩帝国驱逐。
  ..........
  换言之,甲午战争产生了“大韩帝国”,而“大韩帝国”却开始排日。于是,日本对“大韩帝国”的排日行为,感到十分不满、而且认为韩国人 “忘恩负义” 。当年的日本人认为:日本把朝鲜从大清国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朝鲜却倒向俄国的怀抱、对抗日本,同时也感到恐慌。关于这个,诸位可以参考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1版的《大本营陆军部摘译》,在第47页。
  总之,甲午战争之后,朝鲜半岛成为了日本和俄国互相争夺的对象。
  为了解决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日本开始与俄国谈判。人民出版社出版、由井上清所著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在第42页揭露:日俄两国谈到1898年,日本外务大臣西德二郎向俄国驻东京公使提出了“朝鲜归日本,东北归俄国” 的建议,但是,这个“分赃”提议被俄国公使拒绝了。
  这个事实说明了:在当时日本的眼中,对日本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中国东北,而是朝鲜半岛。日本要朝鲜半岛,宁可不要中国东北,它也要朝鲜半岛。
  在日俄两国为了争夺朝鲜半岛旷日持久的外交谈判当中,突然发生了对日本更加不利的事态:1900年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沙俄军队以“义和团危及中东铁路安全” 为由,出兵东北,闪电式地占领了大清国东北三省的广大地区。并且俄军在东三省驻军,赖着不走,这个军事占领的事实,一共持续了四年之久的时间(1900-1904)。
  沙俄的军队盘踞在大清国的东北大地上,日本坐立不安。日本认为:大清国的东北土地与朝鲜半岛仅是鸭绿江一水之隔。一旦宿敌沙俄经由中国东北杀进朝鲜,日本四岛则不再安全。《大本营陆军部摘译》这册史料在第61页揭示:当时的日本人认为:“占有朝鲜,是日本国防的绝对必要。绝不允许他国染指。”
  此外,商务印书馆1959年11月初版的(日)东亚同文会编《对华回忆录》在第250页记录了当时日本外务大臣小村寿太郎在日本议会上发表的演说。小村寿太郎当时是这样说的:
  “各位皆知:韩国之独立和领土的完整,是帝国(日本)安全康宁所不可或缺,这一直是我们的国家大事。中国东北一旦被沙俄侵占,则朝鲜就难免受到沙俄的侵蚀,则东亚的和平,就成为不可能……”
  又如,《大本营陆军部摘译》在第58页也记录了当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总务部长井口省吾的演说。井口省吾认为:
  “……俄国在满洲迄未撤兵,对(日本)帝国之未来,其后果堪忧,故不能置之不问。为排除对帝国将来之危害,帝国应与英美两国共同向俄提出撤兵要求,且必须使远东的永久和平得到切实保障,如英美两国不同意共同提出,则帝国也应单独与俄国公开谈判。万一谈判破裂,以和平手段不能使俄国接受我方要求时,即使诉诸武力,也必须贯彻帝国之目的……”
  读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了吧:沙俄的军队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日本感到朝鲜半岛乃至日本四岛受到了俄国的军事威胁。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实,也是日本发动日俄战争最主要的原因。
  1904年2月6日,日本向沙俄发出《最后通牒》,一共有如下六条:
  1、沙俄和日本在大清国的商业利益应该均等;
  2、沙俄承认日本在朝鲜的特权,日本承认沙俄在中国东北的特权;
  3、朝鲜铁路与中东铁路实行连接联运;
  4、如果沙俄不从大清国撤兵,则日本就要出兵朝鲜;
  5、沙俄不得干涉日本在朝鲜的作为;
  6、废除以往日、俄之间关于朝鲜的一切条约。
  什么叫 “最后通牒”?最后通牒,有以下两层意思:
  1、这是日本所能接受的最优惠、最让步的条件,不能再商量了;
  2、如果连这么优惠的条件,俄国都不答应,那么日本只好动武。
  以上最后通牒一共六条,读者如果是明眼人,应该能毫不费力地读出来:除了第1条是关于大清国的商业利益以外,第2、3、4、5、6一共五条,日本都是为了朝鲜。换言之,日本向俄国摊牌、叫嚣动武,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拖了两天,沙俄没有回复,1904年2月8日,日本军队夜袭旅顺口的沙俄舰队,悍然打响了日俄战争。
  打了一年多,一直打到1905年的“对马海战”之后,俄国才与日本谈和,并于当年10月14日签署了日俄《朴次茅斯和约》。
  看一个国家发动一场战争的动机和目的,战后的和约是很好的切入点。
  《朴次茅斯和约》的英文名叫《Treaty of Portsmouth》,让我们来看看日本在这个和约里面,向沙俄要的是什么东西。
  首先看第一款,但是它很枯燥无味,写的是“停战”之类的套话,不必深究它。
  第二款很关键,它的行文如下:
  The Imperial Russian Government, acknowledging that Japan possesses in Korea paramount political, military and economical interests engages neither to obstruct nor interfere with measures for guidance, protection and control which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may find necessary to take in Korea. It is understood that Russian subjects in Korea shall be treated in exactly the same manner as the subjects and citizens of other foreign Powers; that is to say, they shall be placed on the same footing as the subjects and citizens of the most favored nation. It is also agreed that, in order to avoid causes of misunderstanding, the two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will abstain on the Russian-Korean frontier from taking any military measure which may menace the security of Russian or Korean territory.
  这个“第二款”写的是什么呢? 我将它翻译如下:
  “沙皇俄国政府承认:日本帝国政府在朝鲜享有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的无上利益。俄国保证不阻止、不干涉日本帝国政府在朝鲜采取的指导、保护、控制措施。俄国承认:俄国臣民在朝鲜享有和其他列强的臣民同等的待遇。换言之,俄国臣民享受其他列强臣民的最优惠待遇。为了避免误解,日俄两国约定:不在朝、俄两国之间的地带采取军事措施、以免危害俄国和朝鲜的领土安全。”
  看懂了吧?总之,就是一句话:从今以后,朝鲜半岛归我日本控制,你沙俄给我从朝鲜半岛滚得远远的。注意:这是整个和约当中的第一个要求、首要的要求、开门见山的要求。换言之,这是日本通过“日俄战争”最迫切的、最想要争取到的东西。
  第三、第四款,也是套话,实质性不强,不谈。我们直接看第五款:
  The Imperial Russian Government transfers and assigns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with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the lease of Port Arthur, Talien and the adjacent territorial waters, and all rights, privileges and concessions connected with or forming part of such lease, and it also transfers and assigns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all public works and properties in the territory affected by the above-mentioned lease.
  The two contracting parties mutually engage to obtain the cons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entioned in the foregoing stipulation.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on its part, undertakes that the proprietary rights of Russian subjects in the territory above referred to shall be perfectly respected.
  以下是我对“第五款”的翻译:
  “沙皇俄国政府在中国政府同意的前提下,向日本帝国政府让渡以下的权益:旅顺港、大连及其领海、及其租借地和附属于租借的不动产、建筑物。日俄两国同意:以上权益的让渡,需要经过中国政府的同意。日本帝国保证尊重上述地区内俄国臣民的专属权利。”
  看懂了没?这是日本要沙俄转让两个租借地给日本:一个是大连,另一个是旅顺。说到这里,笔者不得不指出:由于沙俄和大清国在1898年签署的《旅大租地条约》,当时这两个地方,是沙俄的租借地。
  再看第六款:
  The Imperial Russian Government engages to transfer and assign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without compensation and with the cons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railway between Chang-chunfu and Kuanchangtsu and Port Arthur, and all the branches, together with all the rights, privileges and properties appertaining thereto in that region, as well as all the coal mines in said region belonging to or worked for the benefit of the railway. The two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mutually engage to obtain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mentioned in the foregoing stipulation.
  我对“第六款”的翻译是:
  “沙皇俄国政府在不索求补偿、但是需要征得中国政府同意的前提下,向日本帝国政府让渡从长春府、宽城子到旅顺口的铁路,含其支线,也包含其他附属权益、煤矿等服务于该铁路的权益。日俄两国同意:以上权益的让渡,需要经过中国政府的同意。”
  很明显,这是要沙俄转让从长春到旅顺的一段铁路给日本。这一段铁路,后世称作“南满铁路”。
  第九款,是要沙俄割让“库页岛南部”给日本。这个与中国无关,相信中国读者对此兴趣不大,因此,我就不贴它的英文条款、也不作翻译了。
  日俄《朴次茅斯和约》签署之后仅仅一个月,日本就迫不及待地和“大韩帝国”签署《乙巳条约》、使“大韩帝国”正式沦为日本的 “保护国”。五年之后的1910年,日本再进一步、通过《日韩合并条约》、这才正式吞并了朝鲜。
  换言之,日本在吞并朝鲜之前,先后打了两场战争:1894年的甲午战争,以及1904年的日俄战争。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朴次茅斯和约》签署之后,日本和清政府签署了《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并从沙俄手中“继承”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以及一些林产、矿产。同时,日本从大清国东北撤军,并将其控制下的大部分领土归还给了大清国。
  我想,读者读到这里,总结起来应该不难了。日本发动日俄战争,主要目的是为了和俄国争夺朝鲜半岛,证据有如下:
  1、战前日本军政界人士的言论和主张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2、发动战争前夕日本发出的《最后通牒》的内容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3、战争结束后签署的《朴次茅斯和约》的内容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4、战后日本控制、吞并朝鲜的行为也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5、战后日本将军事占领下的大部分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这个行为也证明了:日本此战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综上所述,客观地看,日本发动“日俄战争”的动机和逻辑如下:
  1、日本出于国防和殖民的考虑,需要朝鲜半岛;
  2、俄国占领了大清国的东北三省,对朝鲜半岛乃至日本本土构成了军事威胁;
  3、日本遂发动日俄战争,主要是为了和俄国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
  4、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库页岛南部,这些都是次要的、顺带性的“战利品”,并不是日本发动日俄战争的主要目标。
  这才是更接近历史事实的说法。只有通观中国、日本、俄国三方面的材料,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有一些历史爱好者,出于闭塞的角度和狭窄的视野,看历史问题仅仅从自己的立场和眼界出发,所以看不到关于日俄战争比较全面的材料,也看不到朝鲜半岛是日俄战争的焦点,所以才会得出 “日俄战争是
为了争夺东北” 这种“一叶蔽目”的史观


[19]王毅翔  2016-12-2815:55

+ 我与王键   意见并不完全一致。

[18]王毅翔  2016-12-28 15:55

日本从来没有要全面入侵中国的计划。  刺杀张作霖,918 事变,日本本部都派  问质关东军,只是他们没有办法约束。

[17]王毅翔  2016-12-28 15:51

看看现在哈尔滨,好像对于其大量的俄罗斯建筑很自豪。称东方的莫斯科。其实是那个时候完完全全被俄罗斯占领和控制,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一部分,的最好证明。
日俄战争,日本死了20 万人,打败了俄罗斯,把俄罗斯赶出东三省,代价是关东军东三省,满铁等等,东三省-至少名义上 - 还给中国。  
--
蒋介石提出废除不平等条约,威胁关东军地位。

日本从来没有要全面入侵中国的计划。  而且,那个时候日本很乱,日本大本营没有办法完全控制关东军。为了防止关东军乱来,他们特意派来一支军队,华北派遣军  (?),自己受大本营指挥,夹在华北关东军之间,以防止关东军入关闹事。

我的看法中文媒体对于日本严重误解。

8月末,关东军阴谋发动事变的计划逐渐传到了日本国内,首相若槻礼次郎、外相币原喜重郎、内大臣牧野伸显以及元老西园寺公望等人,担心关东军的行动一旦导致战争,将危及若槻内阁的协调外交,希望天皇能够召见陆相和海相,以整顿军纪。910日和11日,从叶山夏宫刚刚回到东京皇宫的裕仁天皇,立刻会见了海相安保清种和陆相南次郎,并问询二人是否听到社会上关于军纪有各种批评
  天皇的垂询,加上来自内阁、元老及舆论的压力,陆军在914日召开了陆相、参谋总长、教育总监三长官会议,决定了关于抑制关东军实施武力的方针

12月中旬,日本政局发生了变化,若槻内阁倒台,犬养毅内阁成立。新任军部首脑支持关东军进占锦州,并增派了大批部队进驻中国东北。1228日,关东军再度发起锦州战役,并于193213日攻占锦州。这样,山海关外的全部辽西地区也迅速为关东军所占领。而此时的裕仁天皇再次提出了事态不扩大的要求,并要求警戒关东军、朝鲜军的肆意行为,他对元老西园寺公望说:现在军部不顾统一命令,肆意行动,干涉国政、外交,为此,我对国家颇感忧虑。

为尽快结束上海的战事,犬养毅内阁根据陆相荒木贞夫的提议,于223日决定向上海增派第1114两个师团,组成上海派遣军,任命原田中内阁的陆相、最高军事参议白川义则大将为司令官。24日下午4时,内阁的上奏得到了天皇的批准。在225日白川义则的任命仪式上,天皇裕仁指示道:在将中国第十九路军从上海击退之后,不要长追不舍,希望在33日国际联盟大会召开之前能够停战。
但白川忠实地执行了天皇裕仁的指示,于33日下午向日军发出了停战的命令。据说裕仁天皇在战后曾同近臣谈到上海事变时夸耀道:在上海,将战区作某种程度的限制,以防止事件的扩大,这是白川(义则)大将的功劳。33日实现了停火。但这并不是依据参谋本部的奉敕命令,而是因为我已特地命令白川不得扩大事端。

尽管裕仁侥幸躲过了李奉昌的暗杀,但他的爱将、在沈阳躲过了王亚樵行刺的白川义则就没那么幸运了。429日正是日本所谓的天长节庆祝日本天皇诞辰的节日,1932429日是裕仁天皇31岁生日。,占据上海的日本侵略军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了庆祝仪式,白川义则也出席了这一庆祝活动。王亚樵与金九再度策划了行刺活动,当日本国歌《君之代》的乐曲接近尾声时,朝鲜义士尹奉吉将一颗自制高爆力炸弹投掷到了主席台上,白川义则等7人被炸伤,当时的日本驻华公使、后来在日本战败投降书上签字的重光葵也被炸掉了一条腿。白川义则因伤势过重被送回国内,在一个月后死去。行刺者尹奉吉当场被捕,同年底在日本的石川县金泽市英勇就义。
  闻知白川被炸伤后,伤心不已的裕仁于523日亲自看望了受重伤住院的白川,对其大加赞扬:作为上海军司令官,在异地奋力作战,终于完成任务,显扬了国威。并对周围的人们说,白川是好样的![日]尾崎胜敏:《人间·昭和天皇裕仁》,原书房,1999年,第87页。
  白川的死被当作战死,其灵位也被祀奉在了靖国神社。第二年春天例行大祭时,裕仁在白川的灵位前叩首。回想起白川的一片忠诚,裕仁暗中流下了眼泪。后来,天皇还把这种感慨写成了诗赐给了白川的遗孀。
  少女逢雏祭雏祭日,即33日,为日本传统的女儿节。,
  战火纷纷势无羁,
  朕心愁不已,
  难得爱卿排万难,
  停战有功当永记。
  天皇亲书诗词赠与臣下,以往并无先例,同时又担心给军部的刺激太大,所以长期没有公布

[28]牛登科  2016-12-28 18:01

看到楼下网友提到几年前爱国志士们砸同胞的日本车,想起了我写的一篇博客,分享过来。
前几年我国流行的砸日本车的行为,如果改为烧日本国旗,一定是皆大欢喜。,既可以泄愤,又支持了我国国旗产业的发展,每年烧上两亿条日本国旗,就支持了很多很多纺织、印染等产业工人的就业。唯一的疑问是,那些所谓的爱国志士们舍不舍得掏腰包买一堆日本国旗过来供大家烧。

[12]刘良云  2016-12-28 12:48

每个人的天理标准不一样,勿强求。
奇葩观点、奇葩人物多去了,他们也有跟你我一样的表达和言论自由权利,不违法就行。
我们长期生活在一元化思维社会了,太缺乏对异己观点的包容。思维多元化,大家有明辨直非的能力,害怕什么?
我比较害怕一元化社会,将汉奸、日狗等帽子扔给异己者,这种一元化群体思维坑害太多国人、且作恶太久太长时间了。

[34]王毅翔  2016-12-30 12:58

历史上日本长期在朝鲜半岛有过殖民地。
但是朝鲜半岛上一些日本地日本血统人朝鲜人融合了、结果并入了朝鲜。

《浩瀚大洋是赌场:大日本帝国海军兴亡史》2010语文出版社,作者: 俞天任

<<有一类战犯叫参谋>>  作者: 俞天任(冰冷雨天)  出版社: 语文出版社出版年: 200911

[4]王毅翔  2016-12-29 15:52

我没有讲日本没有侵犯中国,当然侵犯了。这个本身没有疑问。
但是 <日本从来没有要全面入侵中国的计划。>  这个也是事实。  他们是一步一步走上自我覆灭的道路的。并不是有系统有计划的。  
<
侵华、占领中国、亚洲,进而称霸世界,是当时日本国的基本国策。> 这个肯定不对,也许极少数狂人这样想。就是日本的军部,也不是这么愚蠢。事实上,关东军两次与苏联红军交手,均大败而结束,因此再也不敢进入西伯利亚。山本五十六,也知道米国大大的厉害。

后来  日本政府极为软弱,完全失去了对于军队的控制。 - 成了军国主义

[103]wqhwqh333  2016-12-30 07:49

历史研究要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既不夸大,也不缩小。

下面是360百科《田中奏折》关于伪造的部分:
5 伪造原因

事件经过
据传蔡智堪是台湾出生的日本富商,声称买通皇宫书库官,装扮成补册工人以两晚时间秘密抄录了东方会议的纪要文件(亦即是献上天皇约四万字的秘密奏折),交到张学良外交秘书的王家桢之手,王家桢本人也曾声称文件的获得是通过一个在日本政友会重要人物家里当抄写员的台湾人蔡智堪秘密抄写下来的。最终在1929年经时事月报十二月刊及其他媒体公布于世。依蔡智堪所发现的文件,1927725日,田中义一向天皇献呈秘密奏折,提出了侵略计划满蒙积极政策,主要阐述了侵略中国的方针政策,后来伪称之为《田中奏折》。奏折提出日本的新大陆政策的总战略是:欲征服***(指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日本获取中国的资源后就可以进而征服印度、南洋诸岛、中小亚细亚以至欧洲。”“大和民族在亚洲大陆显露身手,掌握满蒙的权利则为首要关键。

东方会议
19274月田中义一组成政友会内阁。他其任外务大臣,田中把对华外交的方针转为积极。6月在东京召集外务省、军人、驻华公使、总领事举行一个讨论对华政策的会议,大约为627日至77日在外相官邸中举行,名为东方会议。

当时的参与者包括外务政务次官森恪、驻华大使、南满铁道社长等人,其中更有在战后出任首相的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及内阁书记官长鸠山一郎。
外务政务次官森恪为该会议实际的主导者,他是所谓满蒙政策强硬论者,主张中国的东三省(即辽宁、吉林、黑龙江省)从中国分离。
77日发表对支(华)政策纲领816日,他再召集驻华东北的外交及军事人员,举行大连会议,商讨东方会议未决定的问题,大连会议结束后数天,田中向昭和天皇上呈奏折,呈奏日本对于满蒙积极根本政策。被诬指为田中奏折。


西方反应
《田中奏折》在1934年被译成英文,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常以此作为应该敌视日本的原因。

事件过程
1930年,日本的外务省向中国国民政府抗议,称田中奏折是伪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同盟国没有找到田中奏折原件。


有历史研究者认为田中奏折是苏联情报部门伪造的,目的在于引日本南进派进攻东南亚,遏制日本军事势力北进派进攻苏联,从而缓解苏联东西面临两面作战的压力。

所持观点

多数主流历史学者认为这个奏折是伪造:

一直以来都只发现奏折的汉文版本,而不见日语原文。

曾作为日本图谋征服世界的证据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被提出,可是美国籍辩护律师反驳文章的记述矛盾点多,另外,盟军在日本的档案中从未发现该文件的存在。结果,有关日本图谋征服世界的证据不足,没有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就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已未加以采认,至今却仍被以假当真,继续用来作为反日教育的题材)。

有日本历史家推测,制造了田中奏折的,就是收到奏折文本的张学良秘书王家桢。

疑点:上奏天皇只能经由内大臣,并没有宫内大臣这条管道。

疑点:文中提到田中在欧美旅行之归途受到中国人攻击。是在上海遭到朝鲜人攻击。无弄错自身经历可能。

疑点:文中提到山县有朋协调制定打开九国公约困境的策略。但当时山县有朋已死。无签约可能。

疑点:文中提到中国政府建造了吉海铁路。上表文时间为昭和2年,中国吉海铁路竣工是上表后两年后的事。(吉海铁路确实于1927年开工,1929年才竣工)

疑点:本年(昭和2年)予定于东京开办国际工业电気大会。当时没有这个大会,倒是国际工业动力会议首办于昭和410月。

疑点:此上奏文不符日本上奏文的格式。

疑点:此上奏文之用句,与日本当时的用词大相迳庭。

疑点:田中因为东北事件处理不当,被天皇一怒之下革职,没有机会上奏。

疑点:内容、日期表记错误极多,如宫内大臣一木喜德郎误为一木喜德(见条目附图)。

疑点:虽有诸国语言,却独独没有日文版,非但原文不存,连传述版皆无。

疑点:台湾商人偷偷潜入日本天皇皇居,躲匿书房二日,抄写翻译而出。如何潜入?

反对造假

日方投降之前曾大量销毁文件及证据,从此种行为推测不排除其销毁此证据的可能性。

重光葵在远东军事法庭上说明:日本在中日战争中的战略行为近似《田中奏折》中所叙。

该奏折在战败之前是机密内容,而此类内容经常在一定时间后销毁,字词错误仅是传抄中出现的问题。

真实情况

200512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与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访问团举行座谈会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长蒋立峰表示,希望日方今后要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历史研究,看历史、写历史必须客观、全面。例如关于《田中奏折》的真实性问题,中国史学界也是众说纷云,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田中奏折》为后来伪造的

这方面资料非常多,下面是维基百科(就是公布希拉里邮件的那个维基百科)公布的有关《田中奏折》的资料:
When the Allies searched for incriminatingdocuments to support war crime charges following the surrender of Japan, nodrafts or copies of anything corresponding to the Tanaka Memorial appearedamong them; a Japanese language "original" has never been produceddespite extensive research efforts.

The origin of the Memorial is still in question.Because the initial edition of the Memorial was in Chinese, some Japanesehistorians have attributed it to Chinese sources , probably either ChineseNationalists or Chinese Communists.[11]

There have been claims of forgery by the SovietUnion to encourage war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and so to advance Sovietinterests.[12] The two theories are not mutually exclusive, as the ChineseCommunist Party was a branch of Comintern under control of the Soviet Union,and Soviet policy from the 1930s was to wage a propaganda war against Japaneseexpansionism. Also, the first translation of the Memorial into English was doneby the Communist Party of America and published in the December 1931 issue ofCommunist International magazine. It was later re-printed in book format.[13]

In 1939, Peter Fleming claimed to have produced an‘update’ to the Tanaka Memorial, by writing an imaginary report on a secretAllied strategy conference attended by Kuomintang leader Chiang Kai-Shek, andhaving it leaked to the Japanese. This indicates that the Tanaka Memorial wasknown to be a forgery by the British prior to World War II.[14]

While the Tanaka Memorial has been mentioned innewspapers and school textbooks in China, most Japanese historians contend thatthe document is a forgery.[15]

In 1995, Vitaliy Pavlov, a retired high-rankingNKVD officer, wrote about the Tanaka Memorial in the Moscow journal NovostiRazvedki I Kontrrazvedki (News of 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 Pavlovsaid the work was a forgery prepared by the Soviet Union in 1931 to sowanti-Japanese feelings in the U.S. and in Europe.[12]

On January 1, 2008, a Japanese newspaper TokyoShimbun reported that a Chinese historian group considered the "TanakaMemorial" to be of dubious authenticity and suggested that the majority ofChinese historians regard the document as a forgery, in a collaborativeresearch meeting held in September 2007.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49160-1024296.html

上一篇:德国和法国的一流大学在哪里
下一篇:写科普作品更加需要认真和严谨。

4 王俊卿 张海权 wqhwqh333 techn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5 17: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