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
拔牙
2024-6-22 15:25
阅读:1627

孩子有两颗乳牙迟迟不肯脱落,眼看下面的恒牙就要长歪了。于是我带他去拔牙。他同意先拔那颗不大活动的,另外一颗摇晃得比较厉害的先不拔。医生给他打了麻药,很快拔下了一颗,然后又趁他不注意把那颗摇摇欲坠的牙齿也拔了下来。然后他不停地流泪,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我问他是因为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拔了另一颗?还是因为疼?他说都有,但主要还是前者。

医生和我也许赢了,孩子却留下了屈辱的眼泪。有时候我担心他花过多时间来消化这种屈辱,以至于它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长时间摄入过多信息量,纠结变成生活的常态,摆烂通常是因为选择过多而不是无路可走。最终任何一点小的困难就让他裹足不前,他变成了另外一个我。

我想起我奶奶讲的我爸爸小时候的一个故事,有一段时间,他天天穿着同一条短裤去上学,后来这条短裤脏的不像样了,但他就是不肯换。我奶奶趁他睡觉时给他洗了,他醒来后发现短裤不见了,就很着急,后来发现它被洗了,就大哭大叫,然后穿了这条湿漉漉的短裤去上学了。我爸爸现在七十多了,还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偏执到可怕的境地。我很想穿越回去只做一件事,让我奶奶不要洗那条短裤,让他爱穿到什么时候就穿到什么时候。还有就是劝她不要再生孩子了(她后来又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我曾经很执着地认为孩子不应该成为我这样的人,我不应该成为我父母的翻版。但当你对父母充满怨恨的时候是不可能过好自己的一生的。你也不能假装很爱他们。很多时候只有用很审慎的眼光看待父母,才能避免他们踩过的坑,不在孩子身上再犯同样的错误。有时我妈给我打电话,总有一句会问到孩子,然后跟上一句“他听话吗?”我其实很反感她这样问,总是糊弄过去。有时我会纠正她,孩子不能太听话了,那样的话就失去活力了。她下次打电话仍不忘问一句“孩子咋样?听话不?”我只好说,他很听话,也很懂事。然后我妈就觉得整个世界就太平了,挺可怜也挺可爱。

对于天才少女姜萍,网上有很多理论,大多数人在争论她到底有没有数学天分,还是有幕后推手。我觉得大家太在意天分这件事了,天分甚至都不如颜值,后者至少天天可以看得到,还可以当饭吃。天分这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它带给你的东西被人无法体会,于是引起了深深地羡慕嫉妒恨。别人家的孩子什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我带着拔了牙的孩子去吃冰淇淋,坐在大大落地窗户旁边,看外面的车水马龙,看海边的雾气缭绕,什么也不用说,孩子都懂,这是真正的天分,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何青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1002-143928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