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
忌羡慕强者
2024-2-23 12:48
阅读:1785

翻一本旧书,里面掉出一张明信片,捡起一看是十年前一位朋友从美国寄来的,上面写着“wish you fantastic life, happy woman!”现在的生活既算不上“fantastic”,也算不上“wonderful”,我本人也并不“fabulous”,我把这张明信片贴在冰箱上,想着自己在异国他乡还有一位“gorgeous”朋友。

大学同班里最“ambitious”的几个人本科毕业后都出了国,几乎都留在了国外。四十几岁时开始看到身边亲友人生的各种可能性,于是就会发出些许感慨和假想,如果我要是他/她的话……然后会被孩子一声“老妈”重新拉回现实,于是开始幻想将自己那些实现不了的抱负,加注到眼前的这个小人身上。实习医生格蕾的母亲突然从老年痴呆中清醒过来片刻,对格蕾说的第一句话却是“you are anything but ordinary”,然后格蕾就沉入海底不打算起来了,虽然她当时也算得上一位合格的外科医生了,但是距离母亲的标准还差很远。打铁还需自身硬,学习了这么多年育儿知识,我终于切切实实地意识到这一点了,皮格马利翁效应里面最重要还是爱,爱生活爱自己和周围的一切,鸡娃是恨,恨自己不如别人。

但是伍尔夫说过“他人的眼睛是我们的监狱,他人的思想是我们的牢笼”,敌意,是从婴儿时期就可以感知到的东西。一个人的敌意可以摧毁一个人一天的心情,一群人的敌意可以使一个民族陷入灭绝的危险,一个国家的敌意总和可以引发战争。文明是一种很脆弱的东西,生活才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我婆婆是个大字不识一个农村妇女,五十几岁中风以后半边身体就不能动了,虽然她有三个儿子,一个也都靠不住,她勉强能自理,常常一个人慢慢走到村口晒太阳,我一年回不去几次,她自然跟我不是很亲近,但她很愿意跟我说话,有一天下午我俩都在村口晒太阳,她就跟我描述曾经有一次她吃了一个很甜的南瓜,是隔壁邻居蒸熟了吃不完送给她的,那个南瓜太甜了,太软糯了,她说,再没吃过那样的南瓜了。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生活中充满了各种这样的小确幸。你可以天南海北地去旅游,,也可以看更多的电影书籍,你可以出版一本个人传记,你也可以像美食家那样对一种食物有高屋建瓴的看法,但这都不是真正的生活——真正的生活是要无时无刻不打开自己的感官和精神世界,开放友好有创造性地活着,在不同的认知方式之间切换自如。

在世外桃花源中,有一只温柔的老虎,在吃奶的年龄,他的妈妈去世了。他除了吃奶,还没有吃过别的动物。有一天他问一只松鼠:请问我可以吃你吗?旁边的猴子都快笑死了。松鼠说不可以,老虎就走开了。老虎时常幻想着有一个地方可以没有任何的危险,可以不用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也能快乐地生活,他常常静静地趴在草地上看蝴蝶,帮助遇到了麻烦的小动物,最后他安静地死去了。

女性主义是追求弱者也能得到尊重,争取一个弱者也能安心生存的社会的思想。

                                                        ——上野千鹤子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何青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261002-142272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